《殺手2》試玩:殺手47的南美之旅
2018年10月11日19:31

在哥倫比亞鄉村的一家酒吧里,筆者給一個紋身師幫了點小忙。在為他調製了一杯特別的“雞尾酒”之後,筆者幫他免去了血光之災。這一切都發生在《殺手2(Hitman 2)》的沙盒世界中,接下來請允許筆者向你介紹一下事情的原委。

身為殺手47,筆者在小鎮中踩點的時候混入了一家酒吧,碰巧聽到紋身師P-Power正在抱怨自己被一個凶狠的大毒梟(同時也是47的此次的暗殺目標之一)里科・德爾加多(Rico Delgado)叫到了這個窮鄉僻壤來給他做紋身。他非常害怕自己會因為搞砸了這次工作而小命不保。於是筆者決定幫他一個小忙,替他完成他的工作,順便除掉威脅他性命的毒梟。筆者在酒吧後面找到了老鼠藥(明顯有人隨手把它放在了那裡),之後趁著紋身師和調酒師不注意,把它放到了紋身師的啤酒里。

如果你曾經玩過前作《殺手(Hitman)》,你肯定就會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過了一會兒,紋身師的肚子突然痛得很厲害,於是他就跑到衛生間里去了。筆者跟著他進去,趁他彎下腰扶著馬桶嘔吐時把他勒暈了。之後筆者穿上了他的衣服,把不省人事他從窗戶扔出去,藏在了一個大垃圾桶里以免被人發現。目前為止,一切都非常理想――至少對於47來說是這樣的。

筆者從酒吧後面從容地走了出來,穿過小鎮的街道,來到了德爾加多宅邸的正門。這扇門十分巨大,而且周圍的圍牆也很高,想要翻過去是不現實的。筆者敲了敲大門上的金色門環,兩個德爾加多的手下打開了門,在得知筆者的“身份”之後要求搜筆者的身。這下筆者徹底慌了,彷彿可以聽到自己藏在身上的消音手槍在低語:“這下全完了。”

他們很快發現了筆者身上的手槍,馬上掏出槍來對著筆者,筆者只得往門外逃去。但是他們人實在是太多了,拿著槍從四面八方衝了過來。很快筆者就被射殺了,只得讀取最近的一次存檔,重新來過。(還好《殺手2》會在一些關鍵時刻之前自動存檔。)

在哥倫比亞,47有三個暗殺目標,其中下一個就是安德莉亞・馬丁內斯(Andrea Martinez),她藏身於自己宅邸的樓上。筆者觀察了很久她的行動規律,發現她有時會離開住所,來到小鎮上,不過她一路上都有隨從保護,沒有什麼下手的機會。但是因為筆者試玩時間只有一個小時,實在來不及製定什麼周全的計劃,就算知道很可能會出些意外,筆者還是決定走一步算一步,直接開始了暗殺行動。

直接走正門?兩個看門的守衛哪個看起來都不是好惹的。走左邊?不可能,左邊的圍牆下面是一條河。這樣一來,唯一的選擇似乎只有走右邊了,那裡有一個普通民居。筆者敲開了房門,把出來的人打暈,趁還沒有人看見馬上把他拖進房子裡藏了起來。這下筆者終於通過前面的矮牆翻身進入了別墅中。進入別墅後,筆者面前是一片茂盛的灌木叢,正好掩蓋住了自己的行蹤。筆者打暈了一個園丁,穿上了他的衣服之後開始在房子裡探索,尋找機會。但是安德莉亞的手下對我這個亂闖房間的園丁並沒有給什麼好臉色,嚷嚷著把筆者從房子裡攆了出去。但還好他們沒有當場把筆者殺掉。於是筆者採用了B計劃:回到矮牆附近,筆者打暈了一個守衛,換上了他的衣服,這下就可以在別墅里暢通無阻地四處走動了。

最終,筆者小心翼翼地溜到了樓梯旁,悄悄走上樓,從一扇打開的窗戶里翻進了安德莉亞常去的屋子,靜靜地藏在角落里,之後耐心地等了又等。《殺手》系列和其他純粹的潛入遊戲一樣,不是給哪些沒有耐心的玩家準備的。筆者的耐心最後也有了回報,安德莉亞終於回來了,她身邊只有一個保鏢,於是筆者抓住了機會,扭斷了安德莉亞的脖子。只不過鬧出的動靜有點大,被門外的守衛發現了,筆者馬上衝出去把他也幹掉了,還好沒有引來更多守衛。完成任務之後,筆者悄無聲息地按原路了走了出去,好像自己從沒來過一樣。

就在只剩下一個目標就完成整個任務的時候,筆者在這個沙盒殺手模擬器中一個小時的試玩時間剛好到了。雖然有些遺憾,但筆者十分期待能在今年11月份遊戲發售的時候完整、周全地完成這個暗殺任務。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