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有無強姦,網絡暴力已判C.朗「死刑」...
2018年10月09日12:36

在網絡上,C.朗拿度已經被判死刑了
在網絡上,C.朗拿度已經被判死刑了

  C.朗拿度強姦案持續發酵,但隨著報導的跟進,旁觀的人們發現,案件不是越來越接近真相,反而是越來越像一場鬧劇,就和這起案件息息相關的「metoo」運動一樣。

  在娛樂圈被反性侵運動攪的翻天覆地之後,這股風終於也吹到了球壇。偏偏又是C.朗拿度,這個最受關注的球星,被指出曾在9年前犯下強姦的罪行。當事人,這位名叫馬祖爾加的女性勇敢地站出來揭開了自己的傷疤。

  《明鏡週刊》將此事捅出後,聲稱女方手中握有大量證據,目前,公之於眾的證據有一份C.朗拿度與女方之間的保密協議,也就是證明C.朗拿度給了37.5萬美元的封口費。媒體還表示,女方擁有「直腸擦傷」的醫療證明,和創傷後應激障礙的檢查報告,來證明C.朗拿度「開後門」的行為存在,並對他造成了精神傷害。還有一系列的女方口供等等,同時原告表示當時的報警錄音和證物(內衣等)消失了。這些證物暫時還不能成為給C.朗拿度定罪的實錘。

  C.朗拿度方面的態度堅決,發表公開聲明否認強姦。警方已經重新開始立案調查,原告也遞交了起訴文件。之後,原告律師沒有再拿出有效的證據。他挖出2005年另外一起C.朗拿度參與的性關係事件,想要以此加重籌碼,但那起事件毫無力度,甚至會對原告方起反作用,當時警方在對C.朗拿度進行過審訊後就撤銷了立案。

  原告律師還向C.朗拿度的前女友們,包括卡戴珊、施路頓、伊蓮娜等進行調查詢問,以及蒐集C.朗拿度團隊對其他女性造成心理創傷、名譽損害的證據。他們找到了一位意大利女孩,她聲稱在2010年時,C.朗拿度曾支付金錢與她發生性關係,當時她才17歲,而她還曾和貝盧斯科尼扯上過關係。事實上,在原告的起訴文件中,除了針對C.朗拿度的「強姦」行為,還包括對C.朗拿度團隊向其施加精神壓力、虐待弱勢人士等方面的訴訟。

更多女性被牽扯進來
更多女性被牽扯進來

  無論原告律師是否還保有指控C.朗拿度強姦的殺手鐧,現在他已經開始從輿論方面入手,突出C.朗拿度「花花公子」的形象,令到公眾站在自己一邊。詢問前女友、翻出05年舊案、蒐集其他女性事例等都是在做這項工作。在「metoo」運動的環境下,只要把握住輿論,就把握住了勝訴的關鍵。

  這與「metoo」運動本身一樣,已經變味了。運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都是好的,因強姦事件很難取證定罪,而女性們迫於社會壓力又不敢將被強姦的事實揭發,所以這場運動鼓勵受害者與性侵對抗,保護尊嚴,同時幫助那些無法尋求到法律幫助的受害者找到一條維護權利的通道。但運動的目的是利用輿論幫助司法介入,而不是讓輿論淩駕於司法之上,而這場運動發展到現在,漸漸瘋狂了起來。

  無論真相如何,先斬後奏,一旦被指控,名聲肯定先臭。群情激奮的人們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闖進大門喊著口號開始打砸搶,把人家蹂躪的不成樣子,這時傳來消息:哎呀搞錯了,他沒有做到!群眾這才停手,挺著胸膛說:我們喚醒了民眾對性侵的關注!走,下一家!

  「metoo」值得鼓勵,被害者的權利值得尊重,但這項運動發展的形勢越來越大以至成為了被人利用的工具。川普提名的大法官候任人Brett Kavanaugh身陷性侵傳聞,有位名叫Ford的女性指控受到了他的性侵,並舉出人證——她的一位好朋友,她聲稱這位名叫Keyser的朋友當時也在現場。而Keyser則否認自己身在現場,否認自己認識Brett Kavanaugh,並表示自己受到了來自好友Ford的壓力,還指出了對方試圖串供的行為。

大法官被自由派誣告
大法官被自由派誣告

  甚至有很多女性並不認為這項運動有利於女性維護自身的權利,法國著名女演員凱瑟琳-德納芙聯合了100多名娛樂、出版和學術界的法國女性,在報紙上對「metoo」運動進行公開控訴,認為這是一場矯枉過正的獵巫運動,造成了一種極權的氛圍。

  「metoo」的主要發聲人,指控韋恩斯坦強姦的女演員阿基多,自己反被控性侵17歲男孩並花錢封口。如果此事是真,那真是對這項運動的莫大諷刺,如果是假,那阿基多本人也一定感受到,這項運動已經越來越失去控制了。

阿基多反被metoo了
阿基多反被metoo了

  如果最終,C.朗拿度是無罪的,那他的損失要如何補償?他所遭受這麼多謾罵要去向誰討要說法?輿論的暴力是可怕的,邁克爾-積遜的孌童冤案成為了他英年早逝的原因之一,令到他的餘生都活在裸體檢查和輿論壓力的陰影下,而誣陷的原告父子沒有得到任何法律懲罰,反倒索取著不錯的賠償金。

  我們也記得今年夏天被網絡暴力折磨至死的女醫生,是不實的報導和輿論引導讓當事人難堪壓力,選擇了自殺。三人成虎眾口鑠金,輿論成了殺人不見血的刀。

事件最初的報導
事件最初的報導

  人是社會動物,存在的價值依賴群體的評價,依賴於別人的認可。當輿論令到所有人都認為他不好的時候,那他的生存價值也就沒有了。當你不問是非,對一個人進行謾罵的時候,你正在剝奪他生命的價值,在殺人!

  C.朗拿度最終有罪與否,是由警方調查和法庭決定的。客觀的態度是觀望並等待結果,若他被判有罪,那他就是人渣,若無罪,那他也應被還以清白。可在得到法院判決之前,輿論就已經給他定了罪。為什麼?因為他是C.朗拿度。

  (簡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