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19歲成第1豪門基石 新秀賽季就威脅占士
2018年10月07日19:51
傑森-塔圖姆
傑森-塔圖姆

  他是波士頓的意外之選,如今卻被視為塞爾特人的寶;他是又一位杜克出品,進入NBA就直衝東決,起點極高;他含著金鑰匙走來,已被視為綠軍的未來。《他說》第二季第47期――傑森-塔圖姆。

  家學淵源

  我於1998年3月3日出生於密蘇里州聖路易斯。我的父親Justin就讀於聖路易斯大學時就是校籃球隊一員,後來在聖路易斯的基督兄弟會學院(CBC)出任體育老師和籃球教練,同時還曾在Soldan國際研究高中出任教練和體育指導員達6年。可以說,我走上籃球這條路是得益於父親的遺傳。我的母親布蘭迪-卡爾和父親是大學同學,畢業於法學院,如今也是聖路易斯當地一名執業律師。據說我降生的時候,父母都只有19歲,尚未大學畢業。此外,我還有一個弟弟Jaycob,一個妹妹Kayden。

  “教父”休斯

  當然我能走上籃球之路不光是父親的功勞,“教父”的拉利-休斯也功不可沒。拉利和父親是高中和大學校友,在場外也是無話不談的密友。在我呱呱墜地時,他自然也就成為我的“教父”,帶我接觸了多位NBA業內人士,包括勒邦-占士,此乃後話。

  此外如今的媒體真是無孔不入。在今年東決進行期間,媒體爆出騎士教練路爾其實是我的表叔,他和我父親Justin是表兄弟,而他倆和拉利都來自於聖路易斯。還在我就讀於杜克時,盧指導就時常對我指點一二,並愛稱我為“Jay”。多年後盧指導曾感慨:“眼看著當年6、7歲的Jay有如此成就,真的太瘋狂了。我們預料到他會成為優秀球員,但他卻又提升了一個檔次。小時候他很吵鬧,不料如今卻成為一名高水平的NBA球員,我很開心。”

  偶像高比

  但真正讓我對籃球癡迷的卻是高比-拜仁。自打6歲起在電視上看到高比,我就無法自拔,開始模仿高比的招牌動作,觀摩他的比賽錄像,竟也惟妙惟肖。後來高比在《Detail》節目中分析我的那一期,我自稱反復觀摩了25遍,並有幸在休賽期和高比一起訓練。我曾說過:“若無高比,我可能不會打球。”

  還是父親說得好:“看到他和偶像一起訓練,這會讓他更加動力十足,就像闖進糖果店的孩子一樣。”其實,說到這裏我也有2點感慨:其一,高比曾建議湖人挑選我,我本來可以披上紫金戰袍,延續他的衣缽;其二,造化使然我身為科蜜卻加盟了湖人,和1998年的皮雅斯遭遇出奇相似。

  過關斬將

  我的高中生涯是在密蘇里州Creve Coeur的Chaminade學院預科高中度過的。菜鳥賽季我場均得到13.3分6.4個籃板,並列當選2013年Metro Catholic賽區(MCC)最佳球員,並率隊獲得MCC區和密蘇里州冠軍。後2個賽季,我場均已可拿下20+10(26分11個籃板、25.9分11.7個籃板),併入選奈史密夫全美第二陣容。

  2015年夏我加盟AAU聯賽球隊聖路易斯鷹隊,參加了耐克青年精英籃球聯盟(EYBL)巡迴賽,開始過五關斬六將之旅:7月11日,我率隊1分險勝CP3之隊,陣中有後來杜克校友、2017年首輪第20順位的哈里-賈爾斯,該場我得到28分5個籃板,還命中絕殺;7月12日,我拿下24分7個籃板4次封籃,但球隊負於佐治亞之星,隊中也有未來杜克校友、2018年第7順位的溫德爾-卡達;

  口頭承諾加盟杜克後,高四賽季的Cancer Research經典賽,我拿下40分17個籃板戰勝Bentonville高中,對手陣中有2017年首輪第11順位的馬里克-蒙克;隨後我拿下46分,率隊戰勝Huntington Prep高中,對手陣中有2018年首輪第12順位的邁爾斯-布里奇斯;接著我又出徵了Hoop Hall經典賽,並砍下40分戰勝DeMatha教會高中,對手陣中有2018年狀元秀馬克爾-富斯……

  高中明星

  一路拚殺的結果是榮譽紛至遝來。高四賽季我場均砍下29.6分9.1個籃板,有6場得分40+,率隊第2次拿下密蘇里5A賽區冠軍,被選入2016年麥當勞全美明星賽並在技巧賽奪魁。此外我還參加了佐敦經典賽和耐克籃球訓練營的全明星賽,並被評為佳得樂全美最佳球員。當時,賈爾斯被評為全美第一高中生(可惜他後來順位下滑,NBA菜鳥賽季還因傷報銷),祖殊-積遜位居第二,我則是第三,而這似乎預示著我日後會成為探花秀。

  杜克之子

  頂著高中榮譽光環我來到了杜克,很快嶄露頭角。2017年1月4日勝佐治亞理工,我得到19分;3天后戰勝波士頓學院,我得到22分6個籃板。在相繼戰勝邁阿密大學(14分)和維珍尼亞大學(28分8個籃板)後,我率隊取得ACC區五號種子。接著我們一鼓作氣,相繼淘汰克萊門森和北卡,闖入決賽。3月11日,憑藉我的19分8個籃板,杜克戰勝聖母大學,獲得ACC區冠軍,並以2號種子身份進入NCAA淘汰賽。

  可惜的是,首輪戰勝特洛伊大學後,杜克卻在第二輪不敵南卡,提前出局。而我在杜克這一年出戰29場,先發27場,場均出戰33.3分鐘,得到16.8分7.3個籃板,運動戰命中率45.2%。

  賭徒安吉

  我決定提前參選,而我沒料到的是,我竟成了丹尼-安吉和塞爾特人“巧取豪奪”的又一經典案例主角。當年選秀,綠軍幾年前受網隊“餽贈”喜獲狀元簽,但安吉卻出人意料地用此從76人換來探花簽,選中了我。這一度引起爭議,畢竟我的選秀行情當時並沒有被炒得那麼高,且綠軍前一年同樣用探花簽選中貌似和我位置重疊的杰倫-布朗。

  自認本該是狀元的我對此不免有些沮喪,尤其是看到同屆多位新秀因擔心沒機會而拒絕去綠軍的消息後,連J博士也為我叫屈:“傑森本該是狀元”。不過事實證明,機會要靠自己爭取。2017年夏季聯賽,我在猶他州場均出戰近33分鐘,得到18.7分9.7個籃板2.3次偷球,獲得好評;轉戰賭城,我又交出場均出戰32分鐘,得到17分8個籃板的成績單。最終我順利入選夏聯第二陣容,綠軍欣欣然為我準備好了一切。

  一鳴驚人

  NBA生涯首秀我就拿下14分10個籃板,但如果時光倒流,我願用首秀抱蛋來換取哥頓-希禾特的健康。看到他重傷離場,對NBA賽場艱難程度估計不足的我腦子一片空白,也讓我體驗了身為NBA職業球員光鮮背後的苦楚,這在凱里-艾榮於常規賽季末倒下時感觸更深。

  但這也給了我機會,大家都這麼說,我也承認機會的獲得既靠實力也靠運氣。綠軍揮別傷痛重裝上陣,球隊目標悄然從爭取東岸王座轉移到培養新人,我因此受益。2018年關,喜訊傳來,我當選為2017年12月東岸最佳新秀。考慮到狀元富斯已開始纏綿病榻,人們不得不感慨安吉眼光毒辣,無愧於“紅衣主教”傳人。

  紀錄終結者

  常規賽季結束,綠軍以55勝27負東岸第二闖入季後賽,不料首輪就與公鹿鏖戰7場。我也演繹了何為初生牛犢不怕虎,生涯季後賽首秀便得到19分10個籃板。G4和G6,我相繼拿下21分和22分,刷新生涯季後賽得分紀錄,搶七戰我則再次拿下20分。

  次輪遭遇76人,我開始了刷紀錄之旅:首戰我砍下28分,成為自1980年的拉利-伯德以來,首位單場季後賽得分25+的綠軍新秀,巧的是,“大鳥”當時的對手也是76人;G2我再得21分,以20歲61天成為NBA史上連續4場季後賽得分20+最年輕的球員,超越1999年高比創下的紀錄(20歲272天);G3加時拿下賽點,我得到24分,又打破伯德紀錄,成為首位連續5場季後賽得分20+的綠軍新秀。

  儘管東岸七場鏖戰不敵騎士,但整個季後賽下來,我卻成為自卡里姆-阿卜杜-渣巴後,首位首次參加季後賽就有10場得分20+的球員。隨後,我順理成章地入選最佳新秀陣容一隊。

  我與勒邦

  2018年東決是我和占士的首次季後賽交鋒,我和他的過往也被挖掘出來。2006年,年僅8歲的我被休斯帶著參加了一場特殊的午餐,首次見到了勒邦。當時拉利還調侃稱:“勒邦,你得小心了,這小子以後可能會打爆你哦!”不料12年後,“教父”竟一語成讖。與此同時,我在6年前和占士的一張合影也就此走紅網絡。

  能和勒邦對位我喜不自勝。“以對陣聯盟第一人來開啟生涯再好不過了,”我說,“並非對其他人不敬,但我很開心一早就能經歷這些……這還只是我的菜鳥賽季,打入東決太瘋狂了,我還沒有經驗。接下來我們會找到對付勒邦的辦法。”不料勒邦卻在今夏西遊,加盟湖人,媒體稱這為經典的湖人VS塞爾特人世仇增添了新的看點。如今我猶記得皮雅斯說過的話:“我留下了一面冠軍旗幟,你必須升起第18面冠軍旗幟,替我將那塊空白填上。”

  我是傑森-塔圖姆,這就是我的故事。

  (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