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天朱晨麗
2018年10月04日16:01

如果沒有人提起,應該不會有太多人記得,朱晨麗是二○一一年的香港小姐冠軍。

同屆的亞軍朱希敏和季軍許亦妮,都早已近乎從娛樂圈中煙消雲散。

她更是史上首個,承認曾經住過?房的港姐冠軍。

如果沒有人提起,你也應該不會記得,她在去年的萬千星輝頒獎禮,得到最佳女配角獎。

但其實她早在當選後即備受重用,替代陳法拉拍重頭劇《名媛望族》做女三,卻因廣東話不純正而被擠下第一線,經過整整六年之後,才得到女配角獎,繼而在一八年,終於成為劇集女主角。

「雖然我十五歲幾就來香港,但真正用心學廣東話,是入行拍劇之後的事。」

現在的朱晨麗,以極度純正的廣東話回答問題。

基本上所有香港人的俗語,她都已經講得出、聽得明,皆因曾經因為講廣東話,讓她有回家痛哭的經歷,甚至因此被同劇演員「整蠱」。

「當時有位同劇演員,叫我去跟劉松仁說:『松哥,請問你賓州?邊度?』,當時的我,是完全不明白當中的含意,真的在吃飯時去問松哥,引來全場大笑,松哥當然知我是被整蠱,他好好人、好有耐心地解釋給我知是甚麼意思,之後仲教我要小心?添!」

時至今日,朱晨麗當然不可能再中這樣的招,頗有語言天份的她,更是能說蘇州話、上海話、普通話、廣東話和英文。當然亦早已從?房,搬到將軍澳千萬豪宅,甚至有能力與朋友合資,在淺水灣開畫廊。

「只要肯努力,每個人都一定有成功的機會。」

叻到曉飛的朱晨麗說。

撰文☆梁文威 攝影☆梁比利 服裝☆pret-a-dress.com 設計☆美術組

機緣巧合

如果,世上所有相遇都是久別重逢的話,那麼人生就是千百次的機緣巧合,一環扣一環。

從家鄉蘇州到香港的選擇,最初其實也和電視劇有關。

「那些年,家中常常看港劇,特別是梁朝偉、劉德華的《鹿鼎記》、《射鵰英雄傳》和《神鵰俠侶》等,爸媽不時重播來看,常常告訴自己,有一天一定要去香港。

「我四、五歲開始學跳舞,十歲就一個人去上海寄宿學習芭蕾舞,慣了獨立。其實來香港前,有其他選擇,可以去北京或繼續在上海,但我很想去香港,所以申請入演藝。

「十五歲多一點,就以優才身份來港入讀演藝學院,當年信件的郵寄可能不太容易,有一段時間連父母都懷疑,是否香港不收我,但我非常確信,自己一定可以來香港讀書跳舞。」

是她選擇了香港,還是香港選擇了她?

此後,就開始了四年的?房生活。

「第一次到香港,當然是住?房,因為根本不可能有其他選擇,雖然是有獎學金,但真的只夠日常生活,而且來香港讀書又不可以打工搵錢,返學在灣仔,最初也是住在港島,不是住?房,還可以住甚麼地方?」

朱晨麗總共住了四年?房,初時只有一百呎大,每月約二千元租金,和一位同學一齊?上下格?,之後比較認識香港的環境,就搬去九龍住大一點的?房,有二百呎。直到畢業後,成為香港芭蕾舞團成員,才算是終於有經濟能力,真的可以租屋住。

「當時根本不敢告訴父母我住甚麼地方,其實在蘇州屋企生活環境是不錯的,若講真話,他們一定會衝來香港幫我。我常跟他們說:『不用來探我,我在這裏讀書幾好、住得幾好、食得幾好。』直到搬離開?房,才敢請他們來香港玩。」

雖說父母有寄錢給她,但朱晨麗很自豪的說:

「我從來冇用過,來香港讀書,沒有用過父母一分一毫。」

演藝畢業後,更考獲獎學金到美國深造,回港後成為香港芭蕾舞團舞蹈員。

當時才剛剛二十歲。

我係五號

年紀輕輕就達成夢想,比很多同年紀的人走快不知多少步,但同時也順道帶來迷失。

「我是獨女,個性一向都非常獨立,很會照顧自己,亦會照顧身邊的人,就連屋企爆水喉,我都可以自己整,可能也是這樣,所以總是想得多一點。」

當舞蹈員不久,就開始知道不能「做一世」。

「為甚麼會放棄做舞蹈員,去參選港姐?因為人生不應只有芭蕾舞,我當時是先辭職的,真的是裸辭,放了差不多整整一年的假,就是在想應該做甚麼,直到連儲蓄都差不多全部用完了,剛好就見到港姐選舉,當時就想試一試吧!」

「我要講一件事,當年我是沒有任何提名人的,真的沒有後台,自拍了幾張相就寄去電視台,最初收到面試電話時,我還認為是『電騙』!」

到今天,選港姐最記得的,是她要以「唔鹹唔淡」兼「口窒窒」的廣東話,講:「我係五號朱晨麗。」

贏了,就似夢一場,之後才是真正的開始。

第一次拍劇就是重點角色,可惜當時的她,還未算準備好。

「我不是天生的演員,不是那些一埋位就會演戲的人,再加上當時真的完全不懂廣東話,雖然我已在香港住了五、六年,但當時只聽得懂,真的不懂說,因為讀書和芭蕾舞團中的人,都是來自世界各地,通常都是說英文,有些時候講普通話,日常生活中也是這樣,香港人很聰明,講英文和普通話已經可以在香港生活,所以那幾年,從來沒有想過要學好廣東話。」

拍劇之後,才真的開始學,日日講、天天講。

「前輩會教我,田蕊妮就真的叫我咬?木塞讀報紙,現在我個腦都是用廣東話想事情。香港是一個比較自由的城市,語言溝通表達都容易,但每個地方都有不同的文化,入行時被鬧不懂廣東話,有唔開心,但冇辦法,亦真的回家喊餐飽,所以就真正畀心機學。」

去年在萬千星輝頒獎典禮,以《超時空男臣》爆冷拿下「最佳女配角」後,又因為台上的一段說話再被網民批評,朱晨麗無奈的說。

「我不是香港出生,但我明白很多人生活都很艱難,可能我講得唔好,其實我只是想說,我也是很辛苦才做到現在的成績,絕對不輕易!沒有甚麼是天生便擁有的,就算是做演員,我也是要慢慢學習的。」

好好把握

辛苦了七年,直到現在播出的《特技人》,朱晨麗才正式成為女主角,要說是順風順水嗎?也不算是,但已經比大量電視台「美女」幸運得多。

「拍攝時,不少危險動作都是親身上陣,也試過拍攝時病到,直頭要送去醫院急症室,因為連續拍,實在太辛苦。但我知道做人要珍惜當下,機會難得,一定要好好把握。」

此所以朱晨麗確實是非常出力地去宣傳。

不過,時光飛逝,轉眼間就入行七年多,朱晨麗又可有想過未來目標?例如是否會被父母催婚?

「不會啦!他們都知道,做娛樂圈很難太早結婚生仔,他們覺得只要我開心和平安就好。」朱晨麗繼而說,擇偶條件是孝順、性格要夾、經濟條件亦好重要。

那麼與何廣沛的關係到底是?

一聽這個名,朱晨麗是即時?笑的,但始終還是不露口風、不願直接認愛。

「佢要成熟?、同埋要搵多?錢先!哈哈哈!」

朱腳薑

關於朱晨麗,有一點無可否認的,就是她那對腳,確實是「有??」。

並不是簡單地說,她有一對舞蹈員的超級修長美腿,而是這對美腿,已成為了朱晨麗的其中一個「標誌」。

只要稍稍留意,就會發現無論是在甚麼宣傳場合,都會見到她「起飛腳」或者是「一字馬」,就算不計幾年前,她首次成為TVB月曆的其中一員時,踢起一招「虎尾腳」,讓網民即時動容,到在劇集中以跳鋼管舞吸睛,以至近月來《特技人》宣傳期間,差不多每一次現身,都是由一眾劇中男演員,抬起一字馬的朱晨麗。

訪問拍攝的過程中,我和攝影師亦確確實實地見識到「飛腳朱」的功力,輕輕鬆鬆就一腳踢過頭,轉身就即時凌空後踢到近乎一字馬,作為跆拳道黑帶兩段的我,亦真的不得不拍晒手掌叫好。

「&#134513家年紀大啦,又少練習,以前就真係腳腳過頭,一字馬、橫字馬都可以凌空做。」

「是盡自己力量,做好當下吧!」

剛剛三十歲的朱晨麗,輕輕笑?、謙謙的說。

A. 曾經是香港芭蕾舞蹈團成員,舞技當然是一等一。

B. 朱晨麗「原來」是香港小姐,不知何故這個印象總是很「淡」。

C. 朱晨麗身材驕人,去旅行拍一張泳衣照,即時引來網民們狂like。

D. 在《特技人》中,首次做女主角的朱晨麗可說是拚命演出,九成危險動作都是親身上陣,劇集開播後,宣傳活動亦是去到盡。

E. 因為拍攝《超時空男臣》而與何廣沛傳緋聞,近日更不時被發現拍拖行街。

▲去年成為最佳女配角,卻因為台上的一段說話而被誤解。

▲宣傳活動上,總會見到朱晨麗展現美腿功夫,而其實早在數年前的TVB月曆中,她已經出動過「虎尾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