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化的力量:2018諾貝爾化學獎聚焦“蛋白質”
2018年10月03日20:12

  原標題:進化的力量:2018諾貝爾化學獎聚焦“蛋白質”

  北京時間10月3日下午,瑞典皇家科學院宣佈,將2018年諾貝爾化學獎授予美國加州理工學院的弗朗西斯・阿諾德、美國密蘇里大學的喬治・史密斯以及英國劍橋MRC分子生物學實驗室的格雷戈里・溫特爵士。

  阿諾德因首次進行了“酶的定向進化”占獎項的一半,她也是諾貝爾化學獎史上第5位獲獎的女性。

  史密斯和溫特爵士將分享獎項的另一半,他們的貢獻是“肽類和抗體的噬菌體展示”。史密斯開發了一種稱為“噬菌體展示”的方法,其中噬菌體可用於進化新蛋白質。溫特爵士則使用噬菌體來生產新的藥物。

  據《紐約時報》,通過定向進化產生的酶可用於製造從生物燃料到藥物的所有物質。而噬菌體展示產生的抗體能夠中和毒素,抵抗自身免疫疾病並治癒轉移性癌症。

  他們將獲得金質獎章、證書,並分享900萬瑞典克朗(約合人民幣696萬元)的獎金。

  諾貝爾化學獎檔案

  第一次頒獎:1901年

  總共頒獎次數:109次(截至2017年)

  未頒獎年份:1916、1917、1919、1924、1933、1940、1941、1942

  獲獎人數:178人

  女性獲獎者:4名,分別是瑪麗・居里(波蘭裔法國籍,1911)、伊雷娜・約里奧-居里(法國,1935)、多蘿西・克勞福特・霍奇金(英國,1964)、阿達・約納特(以色列,2009)

  多次獲獎者:瑪麗・居里(1903年物理獎;1911年化學獎);萊納斯・鮑林(1954年化學獎;1962年和平獎;唯一一位兩次都是單人獲獎的獲獎者);弗雷德里克・桑格(1958、1980兩次獲化學獎)

  諾貝爾化學獎中的華人

  在諾貝爾化學獎的獲獎名單上,有一位中國人,一位美籍華裔。

  1986年,著名化學家李遠哲與美國哈佛大學的達德利・赫希巴赫、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的約翰・波拉尼同獲諾貝爾化學獎,以表彰他們應用交叉分子束實驗方法在反應動力學方面的研究成果。

  李遠哲1936年生於台灣省新竹市,1974年加入美國國籍,1994年放棄美國國籍回到台灣,是第一位獲得諾貝爾化學獎的中國人。

  另一位則是“中國導彈之父”錢學森的堂侄、美籍華裔化學家錢永健。錢永健1952年生於美國紐約,2008年與美國生物學家馬丁・沙爾菲、日本有機化學家下村修同獲諾貝爾化學獎,以表彰他們在綠色螢光蛋白方面的研究。

  2016年8月24日,錢永健在美國俄勒岡州逝世,享年64歲。

  諾獎“家庭檔”

  提到諾貝爾獎的“家庭檔”,最令人矚目的無疑是居里夫人一家。

  1903年,“居里夫婦”――瑪麗・居里和丈夫皮埃爾・居里同獲諾貝爾物理學獎。

  1911年,瑪麗・居里獨獲諾貝爾化學獎。

  1935年,“小居里夫婦”――“居里夫婦”大女兒伊雷娜・約里奧-居里和丈夫弗雷德里克・約里奧-居里同獲諾貝爾化學獎。原本伊雷娜・居里婚後該隨夫姓約里奧,但為了紀念“居里”這一偉大姓氏,伊雷娜和丈夫決定將兩人的姓合併成“約里奧-居里”。

  1965年,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獲諾貝爾和平獎,而代為領獎的正是“居里夫婦”小女兒艾芙・居里的丈夫亨利・拉波易斯。

  除居里夫人的“家庭檔”外,諾貝爾獎中還有許多的“夫妻檔”、“母女檔”、“父女檔”、“父子檔”、“兄弟檔”。

  “夫妻檔”中除“居里夫婦”、“小居里夫婦”外,還有3對“夫妻檔”。

  1947年,卡爾・科里和妻子格蒂・科里因發現糖代謝中的酶促反應,獲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2014年,梅・布里特・莫澤和丈夫愛德華・莫澤因發現組成大腦定位系統的細胞獲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此外還有一對分獲不同獎項的諾獎夫婦。丈夫貢納爾・米達爾於1974年獲諾貝爾經濟學獎,妻子阿瓦爾・米達爾則因在世界核裁軍運動中做出的貢獻獲1982年諾貝爾和平獎。

  化學獎頒給了“非化學家”?

  諾貝爾化學獎一直以來頗受爭議,許多化學家認為諾貝爾化學獎經常頒給“非化學家”,成了“理科綜合獎”。

  幾十年間,生物化學、分子生物學、物理化學、生物物理甚至材料科學等領域的科學家都曾獲得諾貝爾化學獎。據統計,2012年之前的十年間,只有4個獎項是授予嚴格意義上的化學研究。

  2017年的諾貝爾化學獎最終頒給了英國科學家理查德・亨德森、美國科學家約阿希姆・弗蘭克以及瑞士科學家雅克・杜博歇,表彰他們在冷凍顯微術領域的貢獻。這三位獲獎者都有生物物理學背景。

  英國《經濟學人》分析稱,在諾貝爾獎初設期,生物學還處於起步階段,因此當時並未設立這一獎項。而化學領域跨度較大,形成許多交叉學科。

  文/謝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