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意外 怎麼他變成渣男了
2018年10月02日00:08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新浪娛樂”

  今天的BGM↓

  今天是國慶小長假的第一天,在這裏祝大家節日快樂啦!

  本週被翻牌的老劇是――

  《洗冤錄》

  《洗冤錄》由歐陽震華、宣萱、林文龍以及陳妙瑛主演。講述了宋慈從一個飽受歧視的棺材遺腹子逐漸成長為“法醫學之父”,並寫出世界上第一部系統的法醫學著作《洗冤集錄》的故事。

  該劇於1999年12月20日在TVB翡翠台首播,它是歐陽震華的視帝之作。

  作為一部古裝懸疑推理劇,《洗冤錄》在案件的設置上,相比現代刑偵劇來說,是弱了許多的。

  整部劇看下來,印象最深的不是各類案件,而是男女主角之間的CP混搭。

  宋慈 & 唐思

  三十歲的宋慈(歐陽震華 飾)因為他棺材遺腹子的身份被大家歧視多年。村里分豬肉沒他的份兒,分地也和他沒關係,走到哪裡都被人嫌棄,只有晚上打更的工作才能避免和村里人見面。雖生活困苦,卻天性樂觀。

  唐思(宣萱 飾)是街頭小混混,靠偷竊為生。她喜歡賭博,卻常常沒錢還債,被債主逼得東躲西藏。可她俠義心腸,是個敢說敢做的女漢子。

  宋慈和唐思是典型的“歡喜冤家型”CP,他們相識於一場命案。

  因為死者死前與他們兩人都有過爭執,所以他們雙雙被下了大獄。在獄中,宋慈為了讓唐思不那麼孤獨和害怕,答應和她拜堂。

  他們拜天地其實也是情勢所逼,所以翻案之後,兩個人都後悔了,甚至看到對方的時候都怕得要死。

  以為對方會纏著自己,只能一個勁的說自己的缺點。

  生怕對方會愛上自己,總是把對方說的毫無優點。用現在的話講,就是“互相嫌棄”。

  可能他們相識於微時,所以感情的升溫也是單純和不由自主的。

  為了讓唐思高興,宋慈會買她最愛吃的南乳花生;唐思的玉珮掉了,宋慈會假裝不經意間撿到而還給她,其實那塊玉珮是他重新買的;宋慈擔心唐思認親會吃虧,所以他要陪著唐思一同前往……

  宋慈是一個不會表達自己真實情感的人,所以他喜歡一個人,總是默默的付出,同時也害怕對方會知道自己的真實心意。

  其實,很多時候,這樣的表現,是因為自卑和沒有自信。

  而唐思,大大咧咧的性格把誰都當成自己的兄弟,每天和宋慈在一起,她認為宋慈對自己好,是出於好朋友之情。

  唯獨不知道的是,感情就是在不知不覺中產生的。陪著宋慈上京告禦狀,想把宋慈驗屍的心得寫下來,其實都是關心宋慈的表現。

  他們之間,有過誤會,有過動搖。在宋慈最困難的時候,陪在他身邊的人,並不是唐思。

  宋慈以為當上郡主的唐思移情別戀,唐思以為宋慈和藍彩蝶有不可告人的關係。我其實真的相信,在宋慈被宋翊冤枉這件事上,起初的唐思是不相信宋慈是無辜的。

  雖然最後唐思幫助宋慈脫罪,但這個誤會還是因為兩人之間不夠瞭解對方,不夠無條件的信任對方造成的。

  唐思不是不好,但是就我個人而言,這部劇里,我更喜歡聶楓的性格。

  宋翊 & 聶楓

  宋翊(林文龍 飾)是這部劇中最矛盾的一個人。“一步錯步步錯”用在他身上是再合適不過了。這個宋翊本名方俊,冒名頂替真正的宋翊成為知縣,為了掩飾一個謊言,他不僅撒了很多謊,還殺了很多人,最後還是被宋慈找出真相而伏法。

  聶楓(陳妙瑛 飾)是一名女捕快,敢愛敢恨,很有正義感。工作的時候,不比男捕快遜色,私底下,又有小女生的心性。她考慮別人的感受總是多過自己,所以也常常受傷。

  假的宋翊一開始是想做一個好官的,他替宋慈翻案,關心百姓的疾苦,也很孝順宋翊的父母。

  同時,他對聶楓的感情,也是真的。

  只不過,外表裝得再相像,始終會有破綻;就算真的喜歡聶楓,在他決定冒名頂替的那一刻起,就不能否認他心裡的貪念。

  宋翊是一個懂得明哲保身的人,所以他會出賣宋慈的師父馬貴,同時,他也是一個嫉妒心很重的人,看到步步高陞的宋慈,他會心生芥蒂,所以,為了功名利祿,本就意誌力不堅定的假宋翊,放棄他和聶楓的感情,一點都不會讓人覺得奇怪。

  我以前一直覺得,假的宋翊如果不屈服於藍彩蝶的威脅利誘,他或許真的會成為一個好官。但是,現在再看,我開始相信,這個宋翊就算真的很想做一個好人,但是骨子裡的慾望是不會減少的,如果他真的無慾無求,最初的時候,就不會冒名頂替了。

  所以,就算沒有藍彩蝶,官場的誘惑還是會把他的本性徹底的激發出來,這隻是一個時間的問題罷了。

  宋翊是一個典型的被人觸及利益就內心不平衡的人,這樣的人,不僅會讓身邊的人痛苦,自己也活得辛苦。

  而聶楓就不同,和宋翊分開,雖然會傷心,但是本就豁達的她,用工作來減輕自己的壓力,久而久之,也沒那麼糾結了。

  可宋翊卻困在自己編織的牢籠里作繭自縛。

  一方面他和藍彩蝶本就沒有感情,隨著藍家的破產,他的仕途也越走越窄;另一方面,看到聶楓和宋慈在一起,心裡又開始有點後悔。

  宋慈 & 聶楓

  相比唐思,我個人真的是比較喜歡聶楓的。因為默契與信任。

  雖然宋慈最先喜歡上的人是唐思,我也一直相信,最初的感覺是最為真實的。

  只不過,宋慈和聶楓有同樣的遭遇,他們一個被藍彩蝶當眾羞辱,一個被假的宋翊拋棄。

  相比轟轟烈烈義無反顧的感情,我更喜歡默默守護的點滴之情。

  宋慈以為唐思移情別戀,聶楓用自己的經曆安慰他;宋慈中了屍毒,聶楓不怕傳染留在他身邊照顧;宋慈被宋翊冤枉,所有人都不相信他,只有聶楓陪在他身邊。

  我一直覺得恢復郡主身份的唐思比起前期過於冷靜了,有時候沒有理由的站在一個人身邊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那種大膽與任性會讓人覺得這個人會發光,很可愛。

  所以在那一刻,我是站聶楓的。

  我們不能否認唐思的付出與忍耐,但站在宋慈的角度,有那麼的一瞬間,他好像真的是喜歡聶楓多於唐思了。

  當然,這種用三角關係推動劇情的發展一直是電視劇慣用的套路,或許連宋慈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更喜歡誰,我們也不必較真。

  宋翊 & 唐思

  我想,很多情竇初開的小女生都會在某一刹那突然喜歡上一個偶像般的人物。

  唐思最初喜歡宋翊大概就是這種情愫吧~

  宋翊教她讀書寫字,告訴她做人的道理,對於一個從小缺少關愛的街頭小混混來說,眼前的這個人,真的很容易讓人欽佩與依賴。

  其實這樣的感情來得快去得也快。

  唐思在得知宋翊與聶楓的感情之後,雖然傷心,但也很快放棄了這份念想,還和聶楓做了好朋友。

  但是,原本對唐思沒有任何心思的宋翊,卻在唐思做了郡主之後,想利用她的身份,為自己的仕途鋪路。

  並一再的使出苦肉計離間宋慈和唐思的關係。

  只能說後期的這個假宋翊,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

  坦白說,《洗冤錄》的感情線放到今天再來看,不僅沒有一點新意,甚至還挺狗血的。

  可我小的時候,每天放學回家,卻看得作業都不想寫。

  那個時候之所以喜歡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出於對推理探案劇的喜歡。只不過,這部劇的破案部分實在是太簡單了。

  甚至可以說,基本沒有破過什麼大案。

  但我們不能否認,《洗冤錄》里的技術是現代法醫學的基礎。雖然很多內容並不嚴謹和完善,但是卻對現代法醫學仍有借鑒作用。

  《洗冤錄》里的驗屍方法也合乎科學依據。

  比如如何判定死者是不是溺死。溺死的人腹部微脹,有水,而如果是用衣物或濕紙按在口鼻上捂死的,便肚腹干脹,沒有水。

  又比如如何區分死者是不是被人勒死的。如果是被人勒死的,脖項下繩索相交而過,手指甲可能有抓損之處;如果是自己上吊死的,繩索勒在喉頭之下部分,舌頭伸出口外,繩索在喉頭之上的,舌頭不伸出。

  還有如何區分死者是不是被燒死的。燒死的人口腔里會有菸灰,因為人在火中就會張口呼吸,菸灰必進其口鼻。

  劇中還有一些古代驗屍的小竅門。

  比如如何去屍臭↓

  如何處理有瘟疫的屍體↓

  如何保存屍體↓

  也許這部劇之所以在推理探案方面比較弱,是因為編劇將側重點放在了宋慈這個人物的成長方面了。

  他在驗屍的過程里,形成了一套自己的體系。

  對案發現場的重視和保護↓

  驗屍已經不僅僅局限於屍體表面↓

  記錄驗屍過程,方便日後查看↓

  還有許多宋慈自己摸索出的驗屍方法和結論。

  比如死者如果和兇手有過搏鬥,他們的手指里一定會留有兇手的皮屑;兇手用冰塊拖延死者的死亡時間;糯米粉去屍毒的方法;以墨塗骨顯傷痕的方法;滴骨認親法以及世界上沒有相同的掌紋等推理……

  雖然在今天看來,有些方法並沒有太多的科學依據,但在當時卻是法醫學上的重大突破。

  比如“滴骨認親”,就是將血滴到死者的骨頭上,如果血滲進骨頭裡,就能證明滴血的人是死者的親人。這個說法其實是錯誤的,因為血能否滲進骨頭裡,主要是和骨質有關,至於滲多滲少,就和骨頭的腐化程度有關了。

  所以,《洗冤錄》中唐思“滴骨認親”的橋段其實是錯誤的。

  《洗冤錄》可以說是古裝版的《鑒證實錄》,可是現在回頭看,我發現,問題還是挺多的。

  人設立場轉變太快,缺少筆墨的鋪墊。比如宋慈的成長,宋翊的黑化,都是一瞬間的事情,讓人覺得有點突然。

  對於一部推理探案劇來說,感情線太過鋪張,篇幅過多,使得案件弱化,喧賓奪主。

  不過,《洗冤錄》是1999年的電視劇,TVB也不常拍攝古裝探案劇,這部劇,雖然有槽點,可題材經典,選角到位,放到今天來看,一點也不過時。

  最重要的就是,無論TVB的電視劇再怎麼變,紮根小人物,以小見大,體現“人情味”這一點,他們是永遠不會變的。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醫美(微博)

  聲明:新浪網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讚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