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臧天朔,是因我們珍視《朋友》里的真誠與溫情 |新京報快評
2018年09月29日19:20

原標題:懷念臧天朔,是因我們珍視《朋友》里的真誠與溫情 |新京報快評

  “如果你正承受不幸,請你告訴我,如果你正享受幸福,請你離開我”。簡單的兩句歌詞,是真正友情的寫照。

  ▲搖滾歌手臧天朔去世,你是否想起了那首《朋友》。

  文 | 胡涵

  走在今天的KTV里,如果有包廂傳出“朋友啊朋友,你可曾想起了我”的聲音,不用多想,一定是一場中年男人多年回首的聚會。

  KTV是個有意思的中國社交“江湖”。從門口傳出來的曲目,你可以輕易判斷出這場聚會的主題。

  如果傳出TFboys的歌聲,多半是90後的朋友聚會,而如果飄出幾個老男人唱民族歌曲,那多半又是有人回頭來重尋青春。而如果是一些“愛拚才會贏”之類的曲目,十有八九,是中年大叔在談生意。

  唯有臧天朔的《朋友》,似乎完全屬於舊時光。和商務夥伴喝酒,你不會想要摟著對方唱“如果你有新的彼岸,請你離開我”,因為對方就是你的彼岸;和公司同事唱歌,你也不會想要摟著對方唱“如果你正承受不幸,請你告訴我”,因為大家都是萍水相逢打卡下班。

  ▲1分鍾回顧臧天朔金曲。

  這或許解答了一個疑問:為什麼臧天朔音樂生涯若隱若現,人生故事浮浮沉沉,《朋友》這首歌為什麼卻始終縈繞在大家耳邊,臧天朔也成為幾代人印象深刻的歌手。

  專欄作家“和菜頭”昨天拿周華健唱的《朋友》與臧天朔的《朋友》作了一個比較。周華健的《朋友》,當年同樣是KTV的黃金曲目,歌詞也工整漂亮,但不知為何,總有一種塑料友情的感覺。

  事實上,“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這樣的描寫很港台很流行,但太溫婉女性。一看就是在商業文化土壤里長出來的歌,謙謙君子,客客氣氣,但同時也是拒人千里。傳唱到內地,就只能淪為合作夥伴之間虛情假意的唱段。

  這些“朋友”,都太不合內地人對“朋友”的定義。只有臧天朔的朋友,“如果你正承受不幸,請你告訴我,如果你正享受幸福,請你離開我”。簡單的兩句歌詞,簡直是真正友情的寫照。

  再想想這首歌紅起來的時間節點:90年代初。一些人剛剛告別機關大院,跌入商海浮沉和民間社會。社會關繫在重構,而一夜之間商品經濟里的不少市民,喪失了社交關係的蔭蔽。於是,與朋友合夥做生意,與兄弟一起搞事業,有了一種幫襯意義上的味道。

  兄弟氣息、命運飄零,都在這首歌里。也因此,這首有些社會豪情的《朋友》,居然難得地展露了真誠,儘管這種兩肋插刀和做好事不留名式的兄弟情,可能很難得到歐美甚至是港台同胞的理解。

  與臧天朔相似的歌手還有川子。北京南城人,年輕時因為打架鬥毆而入獄,出獄後開酒吧彈唱,又被盧中強發掘出道,成名作即是懷念兄弟感情的《今生緣》,“我們今生註定是滄桑,哭著來要笑著走過呀”。

  2014年,川子的個人音樂會嘉賓,正是與自己履曆幾乎相同的臧天朔。而他們,也共同代表了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的民間情懷。

  在這套情懷裡,因為前途忐忑,所以乾脆英雄情懷、惺惺相惜,既有荒野的粗糙和暴烈,又有真正生長於現實之上的善良和溫存。

  可惜的是,他們所代表的那一套情懷,或許也都隨著臧天朔們的隱退、猝然離世而消失了。

  今天的網絡歌曲裡,有不少試圖在走臧天朔一樣的路數,歌頌底層友情,但多半止步於金鏈子、闖社會的想像。

  前段時間很多人會在KTV唱的一首《朋友的酒》,“理想改變了我們的模樣,也讓我懂得了要珍惜朋友的肩膀”,固然曲調也高亢扮相很滄桑,但歌詞內外,都是大寫的自己。

  可以想像,唱歌的人各懷鬼胎,想的都是自己要去依靠別人的肩膀。

  也因此,臧天朔和他的歌,才更顯彌足珍貴。

  

編輯:新吾 楊梓銘 校對:陸愛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