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並不同情30+楊蓉們的陣痛
2018年09月27日01:27

  來源於微信公眾號:維小維生素

  原標題:《我就是演員》火了:我並不同情30+楊蓉們的陣痛

  《我就是演員》楊蓉們的陣痛

  中秋閑來無事,我看了最近大火的《我就是演員》。

  明明是演技派的實力爭鋒,最後卻變成了女演員們的不甘、焦灼和難堪的中年拚圖。

  楊蓉直截了當說了訴求:希望坐在觀眾席的出品人,能夠給30+、40+的女演員一些機會,她怕被淘汰。

  (高情商的她,還順帶著誇了台下的出品人,是今後影視作品的半壁江山)

  《延禧攻略》的純妃娘娘王媛可直接哭了,她說自己要養家餬口,卻曾經11個月沒有戲拍。希望以後,不用再對著鏡子自己給自己演戲了。

  那種彷彿被打進冷宮的心酸,有一種襲面而來的悲涼。

  《甄執防錈嬪蠣甲陌繆菡哽店廝擔撕⒆又埃嫻囊暈肥牆硬煌甑摹I旰⒆又蟛胖潰瀾繒嫻幕嵐涯閫簟W魑桓雎杪瑁芟脛匭縷艉劍鍬俏弈巍

  坐在屏幕前的我,看著她們哭得泣不成聲,心裡有點慼慼然。

  好演員卻沒戲拍,皆因好演員實在是成千上萬。時代拋棄任何一個人,都從來不說再見。何止不說再見,甚至還回頭白你一眼。

  這個社會變化速度之快,超乎所有人的想像。無名小生可以在抖音一夜爆紅,當紅明星也可以一夜之間無人問津。

  娛樂圈的波瀾變動,跟人生的跳脫起伏差不多。

  誰都保不準自己能一直走上坡路,誰都要面對失去、沉寂和不再風光。

  一切如姚晨在星空演講中,頗為真實的一句話:“成功只是偶發事件,失敗才是人生常態。”

  時代拋棄你,看似殘酷

  卻只是常態

  韓國當紅男星李鍾碩,上個月舉行世界巡迴見面會的時候哭著表示,

  自己即將入伍,如果粉絲們忘記他、不等他、喜歡別人,他也能理解,不會要求大家等著他。

  不看韓劇的人也許不知道李鍾碩的地位。

  我給你科普一下:他有李易峰+楊洋的人氣,還有陳偉霆+鄧超的演技。和宋仲基、李敏鎬這樣的一線小生相提並論。居然,這樣的人,也怕暫別之後被人忘記。

  這個社會更新迭代的速度太快了,無論明星、產業、熱度,生命週期越來越短。

  根本沒有誰能一直停在原地等候著誰,也根本沒有誰能保證,爬上山峰之後能再攻下另一個山巔。

  焦慮感,煎熬著也鞭策著每一個人。

  而人生不止一個戰場,這是有財商遠見的人普遍的共識。

  曾經的星女郎林允,已經轉戰小紅書,專心一致學習范冰冰做帶貨女王。我們經常看到她的身影不再在攝影棚,而是在App裡面,熬夜寫產品使用心得;

  早就退居二線的黃曉明,買酒莊,做投資,搞基金。寧願做資本界叱吒風雲的主兒,也不綁死在演員這樣一棵樹上。

  大潤髮沒有被同行幹掉,卻最終被阿里巴巴收購,高層集體走人。創始人黃明端黯然離職的時候說,戰勝了所有對手,卻輸給了時代。

  他的話,多麼像當年諾基亞被微軟收購,在記者招待會上CEO約瑪・奧利拉最後說的一句話:

  “我們並沒有做錯什麼,但不知為什麼,我們輸了。”

  這是時代的殘酷,也是社會的進化。所謂“穩定”兩個字,成了一個不可逆的悖論。

  有遠見的人早就給自己安排了後路,而只想著靠一個本事吃飯到老的人,自然面臨下坡路的徬徨。

  楊蓉們的尷尬,本質上,是一種對“失去”二字毫無防備的控訴。一個職業,說到底也是一趟輪迴。無論你是演員、是策劃、是作家、甚至是老闆。

  在上升期沒有找好全身而退之路,似乎只源於對未來、對週期、對起伏過於樂觀。

  主動改變,是焦慮的唯一出口

  看《我就是演員》的時候,楊蓉因緊張而顫抖的聲線,斕曦為了爭取出位而誇張到跳上桌子的動作,我看在眼裡。

  我都能感受到她們內心的徬徨。

  她們強烈的渴望寫在每一分鍾的表現力上。好像每一個微表情都在訴說:這是個機會,必須要抓住啊!

  說實話,我很討厭這種略帶對著權威低頭的焦慮。那種討好中的迫不得已,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得到。

  但是前天發生的一件事,讓我徹底改變了自己的想法。

  因為偶然的關係,我加了一位編輯的微信。聊了半天,才知道這個,一直頂著編輯身份在親自招攬作者的人,原來不是編輯,而是公眾號老闆本人。

  這位老闆,說話老練,處事果斷乾脆,效率奇高。細問之下,他19號才剛過完21歲生日,大學還沒畢業,年收入已過百萬。我捂著驚呆的嘴,無言以對。

  我對他的年輕有為表示驚歎,他卻謙虛地表示:

  過去幾年,仗著膽大站在了風口,所以當老闆賺了錢。實際上,壓力真的是如影隨形。

  因為知道成功是什麼感覺了,所以更不希望它轉瞬即逝。

  更不想還沒來得及體驗更多更大的成功,就被時代的大潮帶走。

  現在的親力親為,無非是希望組建一個真正能傳承的團隊,把未來的路徹底走出來。

  每個人都會有迫不得已的一刻。哪怕是紅極一時的演員,或是已經把事業到百萬級別的老闆。到最後,就看你早一點去逼自己抓住紅利的尾巴,還是晚一點遙看過去的機會,對世界搖尾乞憐。

  看看我們過去的50年,60後恰逢改革開放,70後迎來了下海潮,80後抓住了買房黃金期,90後遇到了微信。

  其實,每個年齡段都是人生的坎,同時何嚐不是風口。

  解決35歲危機的唯一辦法就是:早一點看到下坡路,主動出擊找出路,在儘可能恰當的時機,佈局能躺賺的事業線。

  張泉靈曾經在某個演講中,講出了自己放棄光鮮體面的央視,轉戰一個陌生的互聯網領域的原因。

  那是,於她而言,更大的恐懼來自於明明知道世界在變,變得如此之快、如此無孔不入,進入你的方方面面。但是你卻並不知道它是怎麼變的。

  所以,她主動離開了安逸區,去啃另一塊新的難啃的硬骨頭。

  十年前,我的高中的化學老師曾經說過:

  “你們未來的人生,就像做化學實驗一樣,有快速起反應的,也有緩慢起反應的。

  所以,快未必是好事,你更得預見實驗結果是什麼產物――那可能是昇華,也可能是灰燼。”

  10年前的話,放到現在依舊是至理名言,每當我心慌的時候,都會想起來他說的這段話。

  我曾經看過一則關於翟天臨的報導,就是那個一路讀到博士的實力演技派。關於演員的被選擇感,他的觀點是這樣的:

  “這一點不是在於我們年輕演員身上,老演員、老藝術家,他們也有這種焦慮。

  每個人都面臨被選擇,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有什麼好焦慮的呢?如果你足夠自信的話,為什麼你會認為別人不需要你?

  當你產生這種恐慌的時候,不應該人間不值得,應該是好好去精進自己,讓自己更能夠被更多的人所需要吧。”

  你看,即便張泉靈邁進了新領域,也沒有一蹴而就,而是用了大半年的時間去琢磨互聯網的運行模式。

  她的投資,也並不是每一次都成功,甚至還發表過一句外人想像不到的感言:“做投資這段時間,我自己一個人偷偷哭過的時間,比我之前10年加起來都要多。”

  人生,每一步都不好走。突破卻只在你的意念之間――

  要麼,精進自己,尋求更多選擇;

  要麼,早作準備,佈局賺錢的資產。

  最怕的是,當你的實力早已狼狽不堪的時候,還以為自己正混得前途無量風生水起。

  你對這個世界放下警惕性的那一天,也許就是你走向下坡路的開始。

  先不論這場戲中的演技之爭,楊蓉有一句爭議很大的話:因為市場的原因,我一直只能是個少女人設。

  這句話,我是絕對不同情,也不讚成的。誰不是從少女人設走過來的呢?當年《還珠格格》 的趙薇也是少女,現在已經是《虎媽貓爸》裡面的中年老母親;當年《玉觀音》裡面的孫儷也是少女,現在一樣是《那年花開月正圓》的大女主。失敗的人常給自己找藉口,成功的人都給自己找出路。與你共勉。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