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將:足球會鎖住生活自由 美斯就像關在金色監獄
2018年09月25日09:04

奧斯華度遠離了足球
奧斯華度遠離了足球

  直播吧9月24日訊 據《馬卡報》報導,奧斯華度稱,自己離開足球是因為「它剝奪了我的自由」,同時也承認「吸煙讓我在球場上快要死掉了」。這位前國米、羅馬、祖記球員在兩年前選擇退役而專注於搖滾;他的前東家們也認為,奧斯華度的古怪天性並不適合足球這項運動。

  「如今的世界球壇不再適合我了:C.朗拿度每天回家之後會做150個俯臥撐,而我只想去院子裡準備烤肉。」

  「足球給了我賺很多錢的機會,這讓我可以不再去找工作;我可以去旅行,瞭解不同的地方以及不同的人。但它也剝奪了我的自由,我無法做到放棄自由。不過我仍然愛著足球,我不會對足球說不。」

  「我在意大利國家隊的集訓中抽菸,當時主教練還找我借過火。但當我回到小保加,那裡的主教練卻把我剔除出隊,因為吸煙令他十分詫異。不過,我昨天和朋友一起踢了球,我在場上感覺快要死掉了。現在,所有東西都會傷害到我。」

  「我會希望成為美斯嗎?才不會。我希望能夠像他那樣踢球,但是他沒有生活,他就像住在金色的監獄里。美斯無法隨便找個地方,安靜的喝點兒什麼。也許他並不在乎,但我在乎。」

  「我可以想像,美斯會買下全世界最大的電視,但他從來沒有機會舒舒服服的在客廳里看:因為他要開著法拉利去訓練場,儘管這隻需要15分鐘。」

  在採訪中,奧斯華度也談到了自己合作過的幾位教練,包括普捷天奴、干地以及安歷基。「普捷天奴本來能夠理解我的行為,尤其是在愛斯賓奴的時候;但是在修咸頓他就沒那麼理解我了,這可能是因為他變了,而我沒變。他就像我的爸爸。」

  「干地是最棒的;他總是對的,他看得比別人更為超前。」

  「我曾和安歷基關係很緊張,不過這是因為他很真誠,永遠不會向你撒謊。他和哥迪奧拿一樣是個天才教練,在他手下,你覺得自己能一場進六球。」

  (來自 直播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