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該忽略收益率曲線倒掛 或是無視就業市場緊俏?
2018年09月21日13:39

  失業率接近20年低點,令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美聯儲/FED)面臨升息壓力,否則經濟恐有過熱風險。然而債市已經接近暗示景氣步入衰退的水準,像是對美聯儲說著別過快升息。

  美聯儲下週做出利率政策決定時,將得思考該避開哪個迫在眉睫的問題。美聯儲選擇了哪條路徑,將決定著美聯儲主席是否能夠引導經濟持續走在全面就業下毫無衰退的時代,還是會升息到經濟難以下嚥以至於壞了這場榮景。

  從美聯儲最新內部職工研究以及鮑威爾自身的說法來看,他們似乎更重視的是勞動市場超級緊俏的相關風險,這可能意味著美聯儲的利率前景向上,論調會更強硬。

  高盛分析師團隊聲稱,美聯儲的“最適宜”利率路徑“在一連串的假設條件下遠高於市場揣測”。高盛分析師認為明年美聯儲將會四度升息,而市場投資人僅預期一次至兩次升息,看法存在很大落差。

  聯儲官員暗示可能在下週二至三會議上升息25個基點。投資者也有此預期,並預料12月還有一次升息。

  紐約聯邦儲備銀行總裁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認為,當前經濟持續增長、就業增長穩定以及通脹溫和且接近目標的狀況,為聯儲延續始於前主席耶倫時期逐漸升息提供最好的環境。

  但升息能走多遠、多快卻要取決於鮑威爾任下的聯儲。下週聯儲聲明措辭、對於直至2021年的最新經濟預估,以及鮑威爾在政策會議後的記者會,將反映出他在關鍵路口所選擇的路徑,當前正值兩個曆史性事實開始衝突之際。

  一方面,更多升息有可能會導致美國公債短期利率高於長期,逆轉債市應更獎勵較長線投資者的常態。而且這通常意味著衰退將至,因為投資者會對長期經濟前景生疑。

  儘管本週美國10年期和兩年期公債利差略微走闊,但是從2016年底以來一直在收窄,目前仍在25個基點左右,相當於聯儲升息一次的規模。一些決策者認為,聯儲應暫停升息,而不要甘冒導致收益率曲線“倒掛”的風險,也就是在長期利率變動更遲緩之際推高短期利率。

  與此同時,失業率也在不斷推動其自身的邊界,目前為3.9%。“充分就業”的失業率被認為在4.5%左右。自從1960年代以來,失業率已經降至該水平下方,並且在1998年11月至2001年5月間的31個月持續低於該水平。

  之後的春季開始的短暫衰退結束了這一過程,其間美聯儲升息和科技股泡沫破滅。

  現在失業率已經連續17個月低於4.5%,鮑威爾面臨全球關稅增加、薪資增長、金融穩定性擔憂加劇的風險。

  與此同時,美聯儲工作人員的研究集中在,不對就業市場緊俏採取應對措施的風險,鮑威上個月在傑克森霍爾美聯儲年度會議上的主題演說中也呼應了這一觀點。

  儘管分析師普遍指出,通脹和低失業率之間長期以來相關關係已經瓦解,但鮑威爾提出的方法則警告不要以這種關係為依據來製定政策。研究主張,維持寬鬆政策並希望通脹率保持溫和,甚至希望失業率處於如此低位,其風險在於,經濟的潛在成本要超過現在收緊政策以免物價加速上漲的影響。

  官員們似乎已經注意到這點。

  美聯儲理事佈雷納德和芝加哥聯邦儲備銀行總裁埃文斯過去不願過快或過高地升息,近幾週曾表示,未來幾個月美聯儲政策實際上需要變得“偏緊”。

  波士頓聯邦儲備銀行總裁羅森格倫等較傾向升息的其他官員,則提供了更多升息理由,指出美聯儲從未成功推動失業率從超低水平升至更可持續的水平。

  事實上自1980年代中以來的三次衰退之前,每次都出現失業率和美聯儲政策利率“倒掛”,即短期利率高於失業率--而按當前決策者的預期,美聯儲明年就將瀕臨這種局面。

  耶倫執掌下的美聯儲多年來致力於讓失業率盡快下降,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當前的政策重點可能發生轉變,試圖要看看是否這次情況會有所不同。

  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美國經濟學家Kathy Bostjancic認為,美聯儲的政策走向是顯而易見的,“鷹派陣營中擁有投票權的委員越來越多,人數遠超鴿派陣營。”(完)

  文章來源:路透中文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