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加息臨近中國搶先出手 人民幣空頭懵了
2018年09月21日15:32

  原標題:美國加息臨近,中國搶先出手,人民幣空頭懵了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圖文無關)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圖文無關)

  北京時間9月27日淩晨,美聯儲將公佈議息決議,美國再次加息幾乎沒有懸念。

圖片來源:天風證券
圖片來源:天風證券

  美元一旦加息,勢必吸引一些資金回流美國,在此背景下,中國央行先出手了。

  昨日(20日)晚間,央行官網發佈了一則公告:

  9月20日,中國人民銀行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金融管理局簽署了《關於使用債務工具中央結算系統發行中國人民銀行票據的合作備忘錄》(以下簡稱“備忘錄”)。

  央行官方表示,此舉旨在便利中國人民銀行在香港發行央行票據,豐富香港高信用等級人民幣金融產品,完善香港人民幣債券收益率曲線。下一步,雙方將繼續合作推進相關工作。

  公告的核心信息其實就是一句話,央行可在香港發行央票。

  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注意到,上述消息對人民幣彙率起到了提振作用,消息公佈不久後,離岸人民幣彙率迅速走高。

圖片來源:Wind
圖片來源:Wind

  21日, 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調升173個基點,報6.8357,上一交易日中間價6.8530,創9月7日來新高。隔夜離岸人民幣HIBOR報4.56200%,上升160.9個基點,為5月以來最大漲幅。7天離岸人民幣HIBOR報4.65467%,上升63.3個基點。

  此外,港元HIBOR全線上揚,7天港元HIBOR報1.88822%,為2008年12月以來新高,上升17個基點。

  那麼,此次央行考慮在離岸市場發行央票,究竟意味著什麼?

  央行釋放了什麼信號?

  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瞭解到,央行票據作為回收市場流動性的重要工具,曾被中國央行大規模使用。央行票據的期限十分靈活,短至以天為單位,長至數年,在市場流動性調節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近年來央行票據逐步退出公開市場操作,取而代之的更多是正回購、逆回購以及MLF等流動性操作工具。但作為央行流動性操作的重要工具之一,央行票據仍然在央行的一系列政策工具中。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建攝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建攝

  對央行可在香港發行央票一事,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清華大學金融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馬駿指出,

  在備忘錄下,人民銀行可以利用金管局的債務工具中央結算系統(CMU)債券投標平台,在香港招標發行央行票據;

  此舉有助於完善人民幣離岸市場債券收益率曲線,推動人民幣國際使用。央行票據作為流動性管理工具之一,今後人民銀行也可以通過發行央行票據來調節離岸人民幣流動性,穩定市場預期,保持人民幣彙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香港金管局總裁陳德霖先生對媒體表示,

  一直以來,離岸人民幣市場對於優質和高流動性的人民幣資產需求殷切,繼財政部每年在香港發行國債,央行票據可進一步滿足這方面的需求,尤其是對期限較短的債務工具的需求。

  另外,此舉可以進一步完善離岸市場的收益率曲線,為金融機構開發人民幣產品提供更好的基礎,並為金融機構管理人民幣流動性提供更多選擇。

  央行在香港發行票據,亦有助鞏固香港作為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的地位。

  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教授郭田勇對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表示,

  人民幣在香港市場資金量還是比較大的。中國人民銀行在香港發行央行票據豐富人民幣金融產品,是一個新的投資標的。給離岸人民幣提供保值增值的渠道,有利於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

  此外,發行央行票據後能夠對離岸人民幣的流動性進行調節,保持人民幣彙率的穩定。我們看到去年人民幣出現過一些不穩定、低於預期的情況,在香港出現了人民幣的拋售、做空的情況。如果央行能有更多的調控工具來適時地回收離岸人民幣的流動性,那麼拋壓情況就會減少。

  而發行央行票據更加靈活,可以根據需要來決定發行量,對離岸人民幣流動性調控更加靈活、更加便利。

  德國商業銀行亞洲高級經濟學家周浩撰文稱,

  央行(此前)在離岸市場的政策立場以及傳導路徑並不明晰,市場往往只能通過中資大行的一些操作來判斷背後可能的政策意圖。而如果使用央票對市場流動性進行調節,市場可以通過央票發行、到期以及續發規模來對央行的政策意圖進行判斷,這可以增加政策的透明度。

  周浩認為,短期來看,央票的發行會對離岸市場的流動性造成一定程度的緊縮效用,這在某種程度上對市場造成了“加息”效應:

  而在目前的時點來考慮發行央票,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央行希望保持政策靈活度,一旦離岸市場出現較為明顯的人民幣空頭情緒,發行央票可以提高離岸人民幣市場的利率水平,以提高做空人民幣的成本,抑製人民幣空頭。

  周浩還指出,在時點的選擇上,在離岸市場發行央票也值得玩味。市場普遍預期美聯儲將在下週加息,這將造成人民幣與美元利差的自然收窄,對人民幣彙率造成壓力,所以在這個時點上給市場發出一定的“加息”預期,其實也表明央行仍然希望保持彙率的穩定性。

  香港多家銀行宣佈加息

  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注意到,在美聯儲公佈議息結果之前,香港市場對美聯儲加息預期已經有所反應,當地多家銀行於近日宣佈加息。

  19日傍晚,彙豐銀行宣佈,9月20日起在香港提高港元、美元、人民幣定期存款利率。其中3個月至1年期存款統一加0.1厘,18個月則加0.05厘。定存利率上調後,1年期及18個月利率最高報2.15厘及2.2厘。彙豐同時也上調了美元及人民幣定存利率。這也是彙豐第二次上調港元定存利率,上一次是9月3日。

圖片來源:香港經濟日報
圖片來源:香港經濟日報

  作為香港龍頭銀行,彙豐加息對於當地其他銀行具有強烈的示範意義。東亞銀行之後也宣佈上調港元定存利率,將半年期利率上調0.01厘至2.18厘。來自新加坡的外資行星展銀行在20日跟進,把半年存息提高0.05厘,最新特惠息升至兩厘。

  香港的彙率政策是港元掛鉤美元的聯繫彙率,隨著香港利率的抬升,港元的貶值壓力明顯縮小。在過去一週多的交易時段來看,港元上升到了7.8440附近,暫時脫離7.85弱方兌換保證水平。

  而隨著港幣加息步伐加快,流向香港房地產行業的內地資金迅速放緩。從7月開始,香港樓市銷售進入萎縮。新房方面,根據房產代理的數據,7月成交量1740宗,環比減少15%。進入8月上半月,新公寓僅成交711宗,預計環比下滑18.3%。二手房市場也在冷卻。7月二手房銷售4040宗,環比下降7%。8月份僅1300宗,環比減少約35.64%。

  嶺據香港地產公司推算,假如9月香港銀行再進一步上調最優惠利率(P息)0.25%-0.5%,供樓負擔比率將由7月的65%增至約70%。

  那麼,一旦美元加息,人民幣跟不跟?

  天風證券分析認為,實際上,2017下半年以來,央行“放任了”中美短端利差的收斂,原因在於,央行關注利差的核心目的不在於利差本身,而是利差背後反映的“資本流失”/彙率貶值壓力。具體來看:

  4月以來,美元指數上行幅度5.1%左右,但人民幣已有一定程度貶值,從跟隨的角度基本上已補貶到位,如果國內外宏觀環境沒有顯著變化,短期其實並無顯著貶值壓力;

  7月過後,作為比較指標,美元指數實際上已經有所下行,目前的美元走勢反映完加息預期後短期大幅上行的概率不大,從比價角度而言,人民幣貶值壓力也就不大。

  所以從目前“彙率-資本流失”壓力的角度來看,人民幣跟隨美聯儲加息的必要性也不是很顯著。

  記者 宋戈 實習記者 胡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