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精通多門外語 靠天賦異稟還是後天努力?
2018年09月21日01:19

原標題:他們精通多門外語 靠天賦異稟還是後天努力?

本報記者?付麗麗

語言是打開文化的一扇窗。學會一種語言,就可以帶你進入一個新的世界。生活中,經常會碰到這樣一些奇人,他們能掌握好幾種外語,見到不同的老外,都能侃侃而談,真是讓人十分豔羨。

羨慕的同時,人們不免疑問,為什麼這些人能熟練掌握那麼多門外語,是不是大腦結構與常人不一樣?其實,不只是普通民眾,科學家們對這個問題也是孜孜以求,人到底能掌握多少種語言,語言學習能力強,究竟是天賦異稟還是後天勤奮習得,普通人通過訓練也能成為語言大師嗎?

人掌握語言的潛力有多大

“要搞清楚人類有關語言潛力的問題,首先要知道人類語言是如何習得的。”20日,語言學博士、中國科普所理論研究室博士後唐葉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說。

據唐葉介紹,人類語言來源比較經典的理論有三種:模仿說,認為兒童的語言是通過模仿成人學到的;強化說,即兒童是通過強化機製來獲得刺激――反應之間的連接,從而獲得語言知識的;再就是內在說,也叫“先天論”。

在唐葉看來,其中比較經典的是內在說,其代表人物是喬姆斯基。她認為,人類大腦中具備一種語言機製,這種內在的語言機製使人們具備了語言能力。在這種語言機製里,已經設定了初始狀態。所有人類的初始狀態都是一模一樣的,沒有區別。另外,在這個語言機製里還有一些其他的基本設置,主要就是一些數量有限的原則和一些有待賦值的參數,即原則和參數模型。人們都具備相同的原則,原則是那些保持語言相似性的普遍特徵。參數就如同一個開關,在一些語言中參數需要設在開的位置,而在其他語言中則要處在關的位置。至於何時開、何時關,就要看人們處於哪種語言環境里,接觸到的是哪種語言。

“所以說,人們習得語言的過程就是人生中在原則的指引下,在具體的語言環境中給各個參數調節開關的過程。”唐葉說,至於一個人能掌握多少種語言,那要因人而異。

對於這些問題,語言學家們的意見也不一致。一位奧地利語言學家對有人能說100多種語言的說法持懷疑態度。他認為任何人都不可能學會說72種語言。假設每種語言有2萬個單詞(實際上遠不止),即使能過目不忘,每分鍾記一個詞,每天12小時不停地學,也得花5年半時間才能掌握這些語言,更不用說還要參加其他活動了。

但也有語言學家認為,人具有學會很多種語言的潛力。一位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心理語言學家認為,除了沒有時間、沒有機會接觸某種語言等因素外,人類學習語言的能力是無限的。而且一個人懂的語言越多,再學其他語言就越容易。

語言奇才是否天賦異常

“目前,很多關於語言學習天才與其大腦結構之間關係的考察在學術界往往存在爭議,很多研究混淆了因果關係與相關關係。”?紹興文理學院教育系主任、浙江大學國家哲學社會科學創新基地“語言與認知研究中心”博士後陳巍說。

陳巍解釋,簡單來說,有關腦可塑性的研究顯示,魔術師、芭蕾舞演員等職業的長期從業者,與該技能大腦相關區域的灰質均得到了增長。究竟是語言學習導致了這些所謂天才相應大腦結構發生了變化,還是這些個體具有特異於常人負責語言加工的大腦區域,從而使得他們更好地掌握語言,目前尚未有定論。不過,近期來自著名的英國阿斯伯格綜合徵(其與自閉症、兒童期瓦解症以及待分類的廣泛性發育障礙合併成新的類別――自閉症譜系障礙。)患者丹尼爾・塔米特帶給科學家一些新的啟發,在塔米特那裡,他使用聯覺將數字、字母視為帶有顏色,甚至個性特點的獨特存在。例如,對於他而言,星期三是藍色的,靦腆又安靜。用這種方法,他學會了10種語言,甚至在一週內初步掌握了公認難學的冰島語。當然,在這種學習背後是否有著不為人知的大腦基礎,乃至遺傳因素,目前仍然不得而知。

不過,許多研究人員都認為,普通人與語言天才的大腦還是存在差別的。在20世紀80年代末,紐約大學的一位神經語言學家發現一位才華橫溢的語言學習者“CJ”。當時他只有29歲,正在哈佛大學攻讀碩土學位。他在單語種家庭中長大,上高中時學了第一門外語――法語,後來又學了德語、西班牙語和拉丁語。他在大學里的專業是法語,畢業後在摩洛哥工作,在那裡他又學習了阿拉伯語。

研究人員對CJ進行過智商和性格測試。人們通常認為通曉數種語言的人肯定異常聰明,但CJ的智商很普通,也就105。在學校里,他只是個普通的學生,成績也一般。但他在現代語言能力測試(預測學習一門新語言的能力)中得分卻極高。他的文字記憶力很強,但在圖形和數字記憶上和普通人忘得一樣快。

其他測試也顯示,CJ的大腦天生傾向於學習語言,但在其他方面不一定很出色。CJ說,他不會看地圖,容易迷路。就像一些左撇子在數學、音樂、藝術等領域天生具有特殊的稟賦那樣,CJ的語言天賦可能也是天生的。

普通人能否成為語言大師

據目前史料顯示,人類掌握最多種語言的世界紀錄者的名字一直飽受爭議。原因之一是語言的複雜決定了通曉熟諳一門語言,和僅僅能用某種語言問路之間存在著等級上的巨大落差。

“人類掌握語言能力的高低是由先天遺傳因素與後天環境、學習交互作用塑造的。”陳巍說,就目前的語言心理學、發展心理學證據顯示,幾乎所有人都能學習第二語言,即便是在中年甚至晚年開始學習,只要勤奮、主動與堅持,都會有所進步。但是最終決定語言掌握程度仍然與學習語言的才華或天賦有關。人們學語言的才華因人而異,各有千秋,就像學數學或學修理自行車一樣。

唐葉也認為,生活中,有很多人在成年之後學習語言的成功案例,這些屬於第二外語習得的範疇,普通人完全可以做到。因為這是屬於技能,而不是本能。

至於為什麼很少人能夠做到?美國語言學家斯蒂芬・克拉舍寧認為,和常人相比,語言天才學習更刻苦,他們對於自已所學到的東西會有更深刻的理解。

作為證據,他以洛姆・卡托為例。這位匈牙利人曾在冷戰時期當過翻譯。她在小學學的是德語,1996年克拉舍寧在布達佩斯遇見她時,86歲高齡的洛姆能說16種語言,包括漢語、俄語和拉丁語,當時已是高齡的她還在學希伯來語。

洛姆說,她覺得自己在語言上沒什麼特殊天賦。她聽課學了漢語和波蘭語,其他語言都是自學,通過讀小說、查字典或教科書學習。她最喜歡的學習方法是讀小說。據克拉舍寧說,洛姆只是一個普通人,除了有學習多種語言的熱情和有效的學習方法外,並無任何特殊天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