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振華的足球情緣:他只想做中國足球的鋪路石
2018年09月20日12:23
2017年1月17日,蔡振華在中國足協第三次會員大會上發言
2017年1月17日,蔡振華在中國足協第三次會員大會上發言

  在離開公眾視野許久之後,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中國足協主席蔡振華的工作有了新動向。

  據《工人日報》報導,近日蔡振華現身河南鄭州,參加第六屆全國職工職業技能大賽中建七局杯砌築工決賽。與以往不同的是,此番他是以中華全國總工會黨組成員的身份出席。

  而此前就曾有媒體報導,蔡振華將離開奮戰四十餘年的體育戰線,但截至記者發稿前,他依然名列國家體育總局領導名單當中。

  2010年8月,當反黑掃賭風暴再度籠罩在中國球壇之時,時任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的蔡振華接替已經退休的前任崔大林,開始分管足球項目,2014年1月21日,第三屆全國足球代表大會一紙任命,蔡振華名字後面多了個中國足協主席的頭銜。

  8天之內,連續當選中國乒協(連任)、中國足協和中國羽毛球協主席(連任),三大掌門一肩挑,蔡振華或許是當時中國體壇最忙碌的官員之一。儘管他出身乒乓球項目,也早已身為羽球領軍人物,但此後,他無疑為足球傾注了更多心血。

  從管辦分離到用20年把中國建設成為亞洲足球強國,國乒教父表決心想當中國足球未來的鋪路石。

  他曾說過:「當大家在中國足球發展的歷史上,如果還能留下蔡振華在當主席的時候做的一些事,或者是打了一個基礎,我就挺欣慰的。」

蔡振華為國足簽約納比。
蔡振華為國足簽約納比。

  如今,站在中國足球「蔡振華時代」進入第九年的節點上,回顧過去這段時間以來他所帶給國內足球發展的點滴變化,儘管在各方面都取得了長足進步,但也印證了他在上任之初說過的「中國足球的發展需要決心、信心、恒心。」

  面對國內薄弱的青訓體系,蔡振華和中國足協的工作紮根於此,製定了包括中國特色青訓體系建設「165」行動、設置單年齡段青少年聯賽、推出主作客青超聯賽在內的一系列計劃,不僅推動了青少年足球競技水平的發展,更是打破了競技體育和校園足球之間的壁壘,為將來打造良好的人才輸送通道奠定了基礎。

  此外,在中國足協不懈的努力下,成立了中國青少年足球數據庫。通過龐大青少年數據的輸入與梳理,有了具體數據形象生動地支撐,今後選拔和跟蹤人才,不再過多依靠主觀判斷,而是通過數據科學下定結論。

蔡振華和高洪波。
蔡振華和高洪波。

  作為國內頂級的足球聯賽,中超聯賽也在近幾年持續火爆而得到廣泛關注。

  隨著廣州恒大連續七次稱雄國內聯賽,並五年內兩奪亞冠冠軍,中超聯賽開始在亞洲,乃至世界球壇嶄露頭角,也由此拉開了聯賽跨越式發展的序幕。

  2015年10月,中超公司宣佈體奧動力公司成為中超聯賽新一週期電視公共信號製作及全媒體版權合作夥伴,雙方簽約5年(從2016賽季開始),版權費為80億人民幣。這讓此前一直以白菜價出售轉播權的中超聯賽徹底脫胎換骨。

  但進入2017年後,中超聯賽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比如外援上場人數的限制,以及U23球員政策,讓不少人認為使中超聯賽的關注程度和精彩程度打了折扣。也曾有媒體開始報導體奧動力想要重新修改合同的消息。

  面對種種壓力,中國足協依然製定了更為嚴格的準入標準,在包括梯隊建設、財政公平、球員欠薪等方面都有明確要求。與此同時,球隊虧損情況也開始與收購掛鉤。

  這一系列舉措,讓球會的管理和投入更加合理,也給國內金元足球的浪潮來了一個急刹車。

蔡振華和前國足教練佩蘭。
蔡振華和前國足教練佩蘭。

  而U23政策的實施,無疑帶動了中國足球的青訓發展和人才培養,各支球隊都在重金引入實力外援之外,還得同時兼顧自家年輕球員的成長。

  受到這項政策的惠及,現如今中甲、中乙等聯賽或者是中超球會梯隊的建設已經比較完善,聯賽中更是湧現了張玉寧、黃紫昌、姚均晟、韋世豪等未來極具潛力的年輕隊員。

  但中國足球發展成功與否,終究要落腳在國家隊的成績上。自國足殺入韓日世界盃之後,近四次衝擊世界盃決賽週均以失敗告終。俄羅斯世界盃外圍賽,銀狐納比率領的國足止步於世盃外亞洲區12強賽,距離俄羅斯世界盃僅一步之遙。

  中國男足長年的「恐韓症」也在此期間得以終結。2010年東亞四強賽上,中國男足3:0痛擊許丁茂率領的南韓隊,打破了中國隊32年不勝韓的歷史。此外,中國女足也時隔八年重回女足世界盃八強、2016年奧運會,郝偉率領的女足女生們,同樣晉級八強。

  2017年6月20日,中國足協緊急召開了有關協會人士變動的會議,剛剛升任體育總局局長助理的原田管中心主任杜兆才出任中國足協黨委書記。

  作為足協主席的蔡振華本人當天並沒有參會,此後逐步淡出國內足球界的視線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