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連冠大師在此!禪師和卡爾展開師徒對談
2018年09月20日19:00

  25年前,48歲的菲爾-積遜率領芝加哥公牛隊完成了執教生涯首個三連冠。而在2018年的秋天,“禪師”曾經的弟子史提芬-卡爾即將率領球隊開啟三連冠的征程。在美國媒體《加州週日》的組織下,這對分別拿下13冠和8冠的教練師徒進行了一次對談。為您帶來部分精彩內容:

  菲爾-積遜是三度率隊完成三連冠的教練,他會給目前這支勇士提什麼建議呢?禪師說:“賽季漫長,你得允許你的球員用他們的方式回歸比賽。因為他們已經很累,去年史提芬的球隊就展現了連續進總決賽帶來的疲勞感。他們連進了4年總決賽,傷病會開始更加頻繁,球隊老化也開始出現。他們得找到自己的比賽方式,這點球員自己心裡最清楚。”

  作為8冠先生,謙遜的卡爾並不認為自己什麼都懂。他也有一些自作聰明的昏招,在談到上賽季的失誤時,卡爾認為公開質疑球員的努力程度並不對:“賽季漫長大家都很累,他們出現了若干問題。常規賽末段我們連續打了4、5場糟糕的比賽,我感覺看不到大家的努力。我當時很擔心,因為季後賽要來了。我在球隊更衣室里和發佈會上都批評了大家,在印第安納的作客賽後,我的助教建議我收回批評。20年前這樣的公開批評可能更有效,現在行不通了。新賽季我認為要壓抑我的沮喪感會更困難,這些傢伙過去四年付出太多。我得給他們一些空間,我得極度耐心,但我們都是有競爭性的人。我們都想贏,什麼時候該掏蘿蔔、什麼時候該揮大棒,作為教練該認清。”

  執教時,菲爾-積遜有給球員送書的習慣。在卡爾看來,這也是禪師成功的原因:“你給大家送書,向他們傳遞了很多思想。你給每名球員送的書都有用意,這很重要。我認為不是每名教練都有這樣的魄力這麼幹。多數球員20歲就進了聯盟,他們可能只在大學里呆一兩年,然後掙了這麼一大筆錢。正如過去里克-費斯說的,你得去找回自己(的初心)。一旦你進入聯盟意識到自己可以謀生,可以打很久時,你就會開始思考如何運用自己的影響力來讓一些事變得更好,我認為優秀的教練會在這方面幫助年輕球員。

  除了手握一把好牌,卡爾的高情商和幽默感也讓他在聯盟獨樹一幟。卡爾表示,營造輕鬆的球隊環境非常重要。他拿球隊看錄像舉起了例子:“我從菲爾那裡學到的事情之一,就是讓錄像課輕鬆起來有多重要。在影片中添加一些其他的東西,之前我的教練們沒這麼幹的。在我看來,這種傳遞信息的方式非常有效,你用幽默的方式向球員傳遞你的理念,你不用刻意去討好或者嚴厲批評他們,只需要告訴他們你的想法,但你需要運用幽默感。我認為這是菲爾智慧的一部分,我們一直在嘗試使用。如今這個時代這麼幹更方便了,因為有了現代科技。我們有3-4個影片分析師。”

  卡爾還拿上賽季的一次進攻舉起例子:“我們有一次二打一的情況,追夢持球,史提芬跑到三分線外。追夢原本可以輕鬆入樽的,但他傳給了居里,居里匆忙出手球沒進。回看這一段時我跟教練組說‘這有什麼好說的,讓追夢完成這個兩分就行了’。該如何向追夢傳遞這個想法呢?怎麼表達得有創意呢?第二天的錄像課上我們決定播一個打黑傑克(21點,撲克玩法的一種)的影片,玩家正在猶豫要不要分牌。然後背景音提示到‘永遠不要去分牌,為什麼要拆一副好牌去嘗試湊到兩副更好的牌呢?’影片傳遞的消息很明確了,大家都愛玩這個。他們笑得很開心,追夢也笑了。這是我從菲爾那裡學到的,傳遞信息有多種方式,如果你夠有創意,就不會讓受眾感到厭煩,他們也不會對你每次說同樣的話感到厭煩。”

  除了禪師,卡爾人生中合作過的名教練不勝枚舉。這讓他一直受益匪淺,在談到自己還有哪些需要提高的東西時,卡爾說:“首先我的球員生涯經歷的教練,可能是任何有誌從教的人都無法經歷的。我曾經有4-5位名人堂級別的教練合作,菲爾,蘭尼-威爾肯斯、普波域治、盧特-奧爾森(亞利桑那大學)、科頓-菲茲西蒙斯(太陽),我還向其他領域的教練們取經。彼特-卡羅爾(NFL西雅圖海鷹隊教練)跟我成了好友,他來或者海鷹來灣區打作客時,我們都會聚會,我從他那裡學到很多。我記得有一次訓練,菲爾走進來問大家有人看了昨晚快艇的比賽嗎?當時快艇西岸墊底,大家面面相覷‘當然沒啊,我們很忙的。’不過現在我會看所有的比賽,關注其他球隊的動向。我從其他球隊那裡偷師,聯盟都是如此,大家互相偷偷學習取經。”

  積遜執教生涯中合作過巔峰期的佐敦&柏賓&OK這些巨星,卡爾目前執教的勇士則是全聯盟最豪華。在談到執教巨星的優點時,禪師和卡爾分別拿高比和居里舉起例子。

  卡爾已經在不同的場合誇過居里的影響力,他說:“他是史上最獨一無二的球員,很少有他那個體型的球員能對比賽有這樣的影響力。他跟我體型差不多,6尺3/180磅(1米91/86公斤)。如今的比賽規則變了,你不能把手放在他身上讓他減速。我從未見過有人有他那樣的射程和射術,無論是運球投還是接球投。多數人只能做好其中一項,但居里他能投各種籃,他的手感不可思議。”

  卡爾接著說道:“我認為他最獨一無二的是他的個性,有時我會拿他比作小個版的鄧肯。因為他對比賽的影響與鄧肯之於馬刺相同,他在日常中的謙遜,對他人的關心,對社區的關懷等等。他在場上又是如此傲慢,他知道自己是多麼出色的球員。傲慢又謙虛,非常奇怪的組合,我很少見過這樣組合的球員。”

  禪師則提到了幫他拿到5冠的高比:“他充滿競爭性,就像在大海里追尋血味的鯊魚。他在比賽中的傲慢接近粗魯的程度,我記得第一次看他打全明星,我認為他對待比賽的方式缺乏尊重。但他總是這樣熱愛挑戰,總是努力捕捉水中最大的魚。球星有風光的時候,就會有走下神壇時的低谷,這種事我們見得多了。曾經很多人盯著米高佐敦的賭博事件,高比的那次官司改變了他的人生。那時候我們跟波特蘭打背靠背,在主場打完後當晚飛赴作客,那次旅行並不順利。還在下雨,我們得淩晨3點抵達。我經常在上午開教練會議,我們早上9點在酒店地下室開會,我們坐著高比進來了,那天是聖灰星期三,他還沾著灰,他早起去了教會。從那時起,他開始瘋狂成長成我們見識的那個不可思議的高比。這就是奉獻精神,我通常8:30去訓練場,前一晚要是有比賽,這個點已經很早了。我把車開進停車場,高比在他的車里休息。他6:30就開始訓練了,他有著強大的動力來逼自己進步,我從未見過像他這麼訓練的球員。”

  在訪談的最後卡爾透露,去年西決期間菲爾-積遜曾經打電話給過自己對付基斯-保羅的意見。

  原文來自《加州週日》 作者Kit Racblis 地址https://story.californiasunday.com/steve-kerr-phil-jackson

  本文來自:NBA官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