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毒」殺妻女罪成 許金山判囚終身
2018年09月20日03:00

【星島日報報道】中大醫學院副教授許金山被控殺害妻子黃秀芬及次女許儷玲案,陪審團昨於高等法院退庭商議七個半小時後,一致裁定許金山謀殺妻女兩項謀殺罪名成立,主審法官張慧玲直指,對一名聰明和成功的大學教授精心策劃以謀殺妻子一事感到十分驚訝及難以相信,殺人計畫精密得絲毫沒留低半點直接證據。被告與理大教授李泳怡發展婚外情多年,與妻子又共同持有多幢物業,故不排除為殺妻動機之一,被告需為殺害妻女負上刑責,依例判處終身監禁。  

張官判刑時直言像被告一樣聰明和成功的大學教授,竟然密謀如此精密的殺人計畫,實在叫人震驚。雖然本案並無任何直接證據指控被告行兇,但從陪審團的一致裁決可見,他們明顯接納被告是唯一可能謀殺妻子的人,而瑜伽球放在車內一事妻女毫不知情,而不接納被告是為了滅絕家中鼠患,而以瑜伽球從實驗室取得致命氣體一氧化碳回家。縱使無證據顯示他策劃殺人的原因,但張官相信被告與亡妻鬧離婚時,二人共同持有幾幢物業,或多或少解釋了被告的部分犯案動機。張官續指,被告有預謀殺害妻子,卻意外殺掉次女,故他仍須為女兒的死負上刑責,最終依例判處被告終身監禁,並下令將涉案黃色Mini Cooper及瑜伽球充公。

被告許金山知道自己被裁定謀殺罪成時,隨即低頭望向子女,一直眉頭深鎖地站立,聆聽法官判詞時,一直望向子女多達六次,當聽到法官指其殺人計畫屬「Shocking」(令人震驚)時,立即低下頭來,而被判終身監禁後亦曾欲伸手出犯人欄,安撫正在面紅耳赤地嚎啕大哭的三女兒但不果。

調查許金山案的負責警員向本報記者透露,被告妻子黃秀芬在二〇一三年撰寫、名為「蛻變」(Transformation)的三十頁日記中,記錄了聚會之間發生的事情、鼓勵自己的說話及活得快樂的方法等。但辯方則指日記中曾透露黃秀芬在兒時曾被性侵,日記奇怪內容包含青瓜、西芹、跳鋼管舞、三十七個安全套等,亦訴說了黃秀芬當時的心境及想法。

張官昨早引導陪審團時,排除了被告妻女自殺的可能性,亦排除其妻子及印傭放置瑜伽球到車尾箱的可能性,故有可能放置瑜伽球到車尾箱內的只有被告許金山及知道球內有毒氣的次女許儷玲。張官指從許家位於西貢西沙路大洞村的寓所駕駛至位於琵琶山郝德傑道的保良局蔡繼有學校需時約半小時。被告妻子黃秀芬於案發當天上午七時三十分駕車送三女兒及幼子到保良局蔡繼有學校上課,早上八時三十分回到家中休息,回家後在花園打理花草,躺在沙發上玩電話,再回到房中休息。

張官指黃秀芬到家時身體狀態無異常,並像常人般行動自如,三女兒及幼子亦無恙,可推斷出案發當日上午的車內並未有一氧化碳充斥車廂,故陪審團可考慮該涉案瑜伽球是在黃到家休息,至下午二時左右駕車外出接子女放學期間放入車尾箱,但不排除亦有可能是瑜伽球一早已放在車尾箱內,只是在黃在家休息並將會獨自駕駛以接子女回家的準確時間內被拔去膠塞。

張官亦指根據許氏夫妻二人的財產證據顯示,如許氏夫婦其中一方去世,另一方即會得到全部財產,但案中並無證據指被告許金山是為取得金錢及物業而犯案。張官曾稱被告身為麻醉專科醫生多年,熟悉如何處理該有毒並無色無味的一氧化碳,運送過程中倍加小心地放置多個一氧化碳探測器,不能明白為何被告反而在沒有放置任何一氧化碳探測器的情況下,把載有一氧化碳的瑜伽球放於家中。

若陪審團認為被告有意圖謀殺妻子,而無意地殺害了其次女,其謀殺次女的罪名亦應成立。但陪審團根據環境證供亦無法確定被告正是放置瑜伽球到車尾箱內的人,控方案情便不能成功達至毫無合理疑點。

案件編號:高院刑事三七四——二〇一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