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搶技術“大咖” 美國名校叫板科技巨頭
2018年09月19日06:02

  科技公司正在搾取學校的科研人才資源,這將不利於未來幾代研究人員的培養,進而威脅到人類生存發展等重大領域的研發實力

  錢童心

  [學校已經投入了大筆資金用於計算機系的基礎硬件設施和人才的招募,還投入大量精力打造數據科學和系統安全等課題,並將著名的約翰・克勒拉圖書館改造成計算機系辦公大樓。僅2016年,該系就得到一筆2100萬美元(約合1.44億元人民幣)的捐款。]

  9月初的芝加哥大學校園相當安靜。學生還未返校,只有改造樓房的施工隊趁機加快工程進度,以便趕在開學前完成整修工作。

  芝加哥大學計算機系教授趙燕斌去年舉家從溫暖的加利福尼亞州聖芭芭拉搬到寒冷的芝加哥,此前他在加州大學聖芭芭拉分校工作了長達13年。

  在被《麻省理工科技評論》(《MITTechnologyReview》)提名TR35(青年科技創新人才)後,趙燕斌便成為計算機科學界的名人。近年來他是主要活躍在計算機網絡信、信息安全及分佈式系統領域的知名年輕學者。

  “芝加哥的生活成本比聖芭芭拉要貴太多,房價幾乎翻了一倍,這是我們之前沒有預計到的。”趙燕斌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不過我們還是賣了聖芭芭拉的房子,在這裏買下了一間公寓。”

  趙燕斌說,他在這裏至少會再待十年――堅定走學術之路的他,只是芝加哥大學近年延攬的二十幾位精英教授之一。

  計算機技術是“原力”

  近期,Google人工智能部門負責人李飛飛重回斯坦福大學人工智能實驗室的消息,讓業界驚訝。李飛飛加入Google前,就是斯坦福大學頗有名望的計算機科學家。近幾年來,大型科技公司瘋狂從高校吸收人工智能研發團隊,也引發了科技公司和高校爭奪人才資源的激烈辯論。

  像芝加哥大學這類私立大學,為了吸引人才會不惜重金。在2018年美國綜合性大學排名榜上,芝加哥大學僅次於普林斯頓大學和哈佛大學,位列第三。

  漫步在大學校園里,趙燕斌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比起聖芭芭拉,這裏的各項設施和投入都要大得多,我可以做很多更新更有趣的研究。”

  趙燕斌加盟芝加哥大學,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時的博士生導師邁克爾・富蘭克林(MichaelFranklin)教授的力邀。

  兩年前,富蘭克林受命加入芝加哥大學,擔任計算機系主任,肩負起重塑計算機系的這一富有挑戰性的任務。

  富蘭克林是著名的Spark計算引擎的發明人,長期從事大數據方面的研究。他向第一財經記者介紹稱,學校已經投入了大筆資金用於計算機系的基礎硬件設施和人才的招募,還投入大量精力打造數據科學和系統安全等課題,並將著名的約翰・克勒拉圖書館改造成計算機系辦公大樓。僅2016年,該系就得到一筆2100萬美元(約合1.44億元人民幣)的捐款。

  “芝加哥大學計算機系過去比較弱,兩年前學校意識到計算機在各個學科領域重要的基礎地位,於是投入大量資金決定擴張。”在計算機樓二層轉角處,富蘭克林教授坐在兩面全玻璃落地窗的辦公室里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要知道芝加哥大學擁有很多非常強的專業,比如經濟系和物理系是誕生諾貝爾獎最多的專業。現在,很多跨學科合作都需要計算機技術支撐。”

  跨學科合作迸發火花

  去年,芝加哥大學商學院教授理查德・塞勒(RichardThaler)因提出行為經濟學而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富蘭克林掌管的計算機系也與商學院有著密切的合作。

  富蘭克林告訴第一財經,在離芝加哥大學校園開車約40分鍾的地方,建有一個大型的實驗室,規模在全美數一數二。在那裡,不僅有全球速度最快的超級計算機之一,也有物理系和生物系等領域所需要使用的大型實驗裝備。

  “我們希望把所有的科研人員彙聚到一起,迸發出創新的火花。”富蘭克林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他向第一財經記者出示了一份這兩年招募的研究人員名單。其中不乏來自卡內基梅隆大學、麻省理工學院這些計算機科學頂尖名校畢業的學生,他們的專業橫跨大數據、計算機視覺到自然語言處理等多個領域。

  “這些領域都是目前人工智能最火的領域,所以他們如果要去企業找工作也非常容易,薪水會比學校高得多。”富蘭克林教授說,“但是他們還是願意留在學校,很大程度是因為我們給到他們的自由度,能讓他們做自己感興趣的研究。”

  近年來,趙燕斌一直在研究與網絡安全相關的課題。去年下半年,他的團隊在計算機安全頂級會議ACMCCS上展示了一篇題為《在線點評系統中的自動眾包攻擊和防禦》的論文。

  在研究中,趙燕斌教授團隊發現,人工智能可以被用來生成複雜的點評信息――這些虛假的點評不僅機器無法檢測出來,就連人類讀者也分辨不出來。

  “人工智能的技術很先進,好處也顯而易見,但是我們的目的是提前預測出人工智能對於社會潛在的威脅,以至於當這些威脅真正來臨的時候,人們不會猝不及防。”趙燕斌教授曾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今年夏天,趙燕斌在杭州待了一個月,與包括阿里巴巴等中國著名互聯網公司的計算機專家們進行交流,並就考察情況提供建議,試圖幫助其共同搭建更加安全高效的計算機網絡架構。

  “我們和中國的很多高校、企業都有緊密的合作,我每年也要去中國好幾次。”富蘭克林教授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富蘭克林教授曾長期住在加州,從事大數據研究的他對Google和臉書(Facebook)這些科技公司非常瞭解。

  他表示,中國互聯網巨頭擁有海量的數據,這對於大數據訓練人工智能等這類機器學習領域非常有好處,而計算機系的教授掌握了非常紮實的理論體系,他們也需要與實際的應用場景相結合,使得他們的理論在實際的場景下獲得驗證。

  根據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的數據,美國計算機博士生最新的就業率已攀升到57%,過去十年這一數據只有38%。而美國計算機研究協會(ComputingResearchAssociation)的數據顯示,儘管計算機系的學生數量在增加,但是留校做研究的人員數量正在創歷史新低。

  除了前面提及的李飛飛之外,前兩年名校的人工智能教授跳槽到科技公司的案例層出不窮,比如多倫多大學教授、“神經網絡之父”傑弗里・欣頓(GeoffreyHinton)加入Google,紐約大學教授楊立昆(YannLeCun)加入臉書,卡內基梅隆大學教授AlexSmola加入亞馬遜,等等。

  雖然他們中有一些人“身兼兩職”,但是在學校的科研和教學精力明顯會被牽扯,這對於學生也不公平。

  研究人員警告稱,科技公司正在搾取學校的科研人才資源,這將不利於未來幾代研究人員的培養,進而威脅到人類生存發展等重大領域的研發實力,比如環境科學。

  富蘭克林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經過兩年的大規模招聘,芝加哥大學計算機系的教授數量比起兩年前已經翻番,由原來的不到20個增加到40個左右。“我們的目標是擴張到50個,這些教授來自於美國的各大院校,擁有不同的學術背景,他們之所以選擇芝加哥大學,是因為看中有很多跨學科合作的機會。”富蘭克林教授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