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素質提升需邁過哪些坎?
2018年09月19日14:22

原標題:科學素質提升需邁過哪些坎?

  9月17日,世界公眾科學素質促進大會開幕。郭靜原攝

  9月17日,世界公眾科學素質促進大會開幕。圖為大會“科學素質促進與科學家責任”高端對話。郭靜原攝

  9月17日,與大會同期舉辦的“科學之夜”活動在中國科技館拉開帷幕。郭靜原攝

  9月15日至21日,與大會同期舉辦的2018年全國科普日北京主場活動現場,家長帶著孩子參觀深部能源智能導鑽模型。郭靜原攝

  9月15日至21日,與大會同期舉辦的2018年全國科普日北京主場活動現場,家長帶孩子體驗“圓錐曲線的光學性質”科普展品。郭靜原攝

  9月15日至21日,與大會同期舉辦的2018年全國科普日北京主場活動現場,家長帶孩子體驗“旋轉的金蛋”科普展品。郭靜原攝

  9月15日至21日,與大會同期舉辦的2018年全國科普日北京主場活動現場,5G雲端智能機器人吸引了孩子們的目光。郭靜原攝

  9月15日至21日,與大會同期舉辦的2018年全國科普日北京主場活動現場,家長帶孩子體驗“透鏡成像”科普展品。郭靜原攝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北京9月19日訊(記者 郭靜原)在“建設創新型國家”這樣一個重大戰略中,提升全民科學素質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因為一旦離開了群眾基礎,雖然我們能夠實現“上天入地”,但也很難源源不斷地推動創新。

  日前,據《中國公民科學素質建設報告(2018年)》數據顯示,我國公民科學素質水平已經進入快速增長階段,具備科學素質的公民比例從2010年的3.27%提升到2015年的6.20%,2018年進一步達到8.47%,逐步縮小與發達國家的差距。

  科學素質提升需要邁過哪些坎?9月17日,首屆世界公眾科學素質促進大會開幕,與會專家學者紛紛就科學素質能力建設等問題展開討論。

  你曾相信過這些謠言嗎?

  過去一年,那些備受關注的科學話題:從“食物掉地5秒內撿起還能安全食用”“喝白酒能抗癌”等飲食流言,到“人會被從高樓掉下的硬幣砸死”“地震雲可以預報地震”的謠傳,還有“腦細胞死亡不可以再生”“閃電不會兩次擊中同一個地方”“外太空沒有地心引力”等爭議……面對其中一些明顯的科學謬誤,你相信過嗎?

  挪威生物經濟研究所所長尼爾斯・瓦格斯塔德坦言,隨著現代社會的快速發展,信息爆炸式增長,但信息量的增加卻並不意味著公眾科學素質的提高,人們反而要更加小心,破除更多障礙。

  按照大家達成的共識,公民具備基本科學素質一般指瞭解必要的科學技術知識,掌握基本的科學方法,樹立科學思想,祟尚科學精神,並具有一定的應用它們處理實際問題、參與公共事務的能力。

  “提升公眾科學素質,不僅是完善人格、開發人力、培育人才、造福人民的基礎手段,也是消除迷信、偽科學、極端思想,實現社會和諧穩定的重要方面。”中國科協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懷進鵬認為,一個國家、一個地區公眾科學素質的水平既構成其文化根基和底蘊,也決定著它經濟社會發展的現狀並影響未來。

  2016年1月1日,聯合國正式啟動《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為今後15年製定了17項可持續發展目標,包括“應對氣候變化”“現代能源”“水和環境衛生”等主題。“這17個可持續發展目標里,幾乎每一項都與科學息息相關,也需要公眾具備基本科學素質來支撐。”中國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戰略研究院執行院長龔克說。

  在龔克看來,可持續發展與以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融合發展為特徵的科技革命休戚與共,也對人們的科學素質提出了新要求,即:適應綠色發展,發展可持續發展的科學素質;適應信息革命,發展信息化生存的科學素質;堅守創新靈魂,發展融合式創新的科學素質;堅守科學倫理,發展真善美結合的科學素質。

  “應對人類面臨的複雜性、全球性挑戰,如何消彌知識鴻溝,促進科技與經濟、科技與社會、科技與文化協同發展,所有目的都是為了增強人類共同福祉,實現世界文明共同繁榮。這也需要我們共同合作,以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為目標,來增強公眾科學素質的有效提升。”懷進鵬說。

  教育是科學素質提升關鍵

  去年,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公佈的2015年國際學生能力測試結果顯示,中國“將來期望進入科學相關行業從業的學生比例”僅為16.8%,這一比例不僅低於美國的38%,也遠低於該組織成員國24.5%的平均水平。

  曾幾何時,小朋友們齊聲高呼“長大想當科學家”的情景似乎只成了一個時代的記憶。提起自己早被“扼殺”在童年的科學夢,已是75歲高齡的中科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原副所長王渝生,還有些“耿耿於懷”,“我小時候在嘉陵江邊玩耍,看到天空無邊無際,就在想這天到底有多大;玩沙子時,又在想世界上還有沒有比沙子更小的構造。”但令他遺憾的是,這些好奇和疑問都因父母和老師的忽視而不了了之。

  或許並非是為了進入科學行業從業,我們需要面對的難題是該如何教會孩子“像科學家一樣思考”。“科學素質教育不僅是為了培養出新的科學家,更多的是帶給人們科學思維,幫助我們在認知的道路上免受欺騙,也在面對新事物時能夠擁有自主而獨立的想法。”美國科學促進會首席執行官拉什・霍爾特說。

  正如2016年諾貝爾化學獎獲得者、美國西北大學化學教授J・弗雷澤・斯托達特反複強調,教育是提升公眾科學素質的關鍵因素。今年6月,他見證了美國化學學會種子計劃50週年。他介紹,50年間,種子計劃免費提供實驗室和實驗器材幫助學生,特別是家境貧寒但有科學理想的孩子開展研究,參與人數超過1萬人,其中89%的學生表示該計劃激發了他們的科學探索熱情,並希望今後能夠進一步從事科學研究。“科學素質教育當從孩子抓起,並且終生延續下去,它將給予更多孩子改變人生的機會。”

  “當前,我國公民科普素質水平與發達國家相比仍有一些差距,特別是科學素質發展還不平衡,不能滿足實際需要。比如面向農民、城鎮新居民、邊緣化民族地區的青少年科學素養培育工程依然薄弱,科普技術手段相對落後,均衡化、精準化服務能力亟待提升。”教育部副部長杜占元說。

  杜占元指出,公民科學素質的建立必須依靠卓有成效的教育活動,尤其是要建立校內校外有效銜接的科技教育體系,從青少年教育到中職教育、高等教育,加強各教育階段的科學素質培養,實施科技教育與基礎培訓工程,發掘科技教育科普資源,探索科教結合的新模式。

  踐行科學共同體社會責任

  “互聯網時代造就了許多新的社會公知和偶像,他們的科學素質或高或低,但對科學和相關社會問題的評價有時會在公眾間產生極大的關注和影響。而科學家如何贏得更多科學的話語權?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全新的挑戰。”中科院院士、中科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周忠和說。

  他認為,伴隨著科學的不斷進步,作為科學家群體――科學共同體的社會責任也在發生變化,需要致力於提高科學教育與國民科學素質;對技術和經濟發展做出貢獻,包括國家和地區安全;關注人類居住環境;承擔起溝通科學與社會的橋樑角色;倡導並踐行負責任的科學行為。“這需要我們更加積極主動地回應社會和公眾訴求,旗幟鮮明地維護科學精神。”

  “在美國,科學家的信譽已經維持了超過40年,且40%的公眾都認為科學家是具備高水準的,他們受尊重程度僅次於軍人,所以科學家在科普宣傳中能夠發揮巨大作用。”美國科學新聞媒體集團主編南希・舒特說,但值得注意的是,科學家在與公眾交流的過程中,應當避免直接分享數據,而是以更加平實、通俗的語言和方式,針對公眾所關心的領域展開討論。

  對此,越南科學和技術聯合會會長鄧武明也有同樣看法,“科學家應該花更多時間和公眾互動,圍繞不同人群的不同科學疑問和興趣,可以是空氣汙染、塑料垃圾或是新型種子與化肥技術,找到合適的方式向公眾進行科普宣傳。”

  中科院院士、中國生物物理學會名譽理事長饒子和則關注到近年來我國科普工作取得的進展和變化。“科技相關詞彙在老百姓日常對話中越來越高頻,除科普場館、科研機構以外,專業從事科普相關工作的公司不斷增多,社交媒體的興起湧現出一大批專注科普宣傳的自媒體,科普工作主體和形式日益豐富。”

  那麼,科研人員如何更好的參與到科普工作中來?饒子和建議,一是要利用機構優勢讓公眾零距離接觸科研,開放相關科研設備測試和科普場館等,讓公眾看看科學家都是如何開展科研的,激發他們對科學的興趣;二是聚合團隊力量,建立優質科普媒體,特別是在科研機構組織科學家就某一科學領域進行既有知識寬度又有知識深度的科普創作;三是發揮知識優勢,打造面向高知群體的高端科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