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才爭奪戰
2018年09月18日01:44

原標題:香港人才爭奪戰

特約撰稿?朱麗娜?香港報導

香港人才爭奪戰

隨著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對於人才尤其科創人才的爭奪戰正日益激烈。為此,香港一方面積極完善並新增人才引入計劃,吸引外來優秀人才;另一方面還針對本土應試教育製度里科技教育的短板,籌謀改革。(辛靈)

導讀

徐立之坦言:“儘管香港有多位國際知名的科學家,但香港本地中學生升讀大學時,選擇科學、數學或者工程類的學生數量不多,如果不鼓勵更多的學生就讀這些科目,未來可能會出現科研人才斷層的局面。”

隨著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科技創新產業的重要性日益凸顯;同時,隨著金融、房產、貿易和旅遊日益飽和,香港也已站在經濟轉型的十字路口。為了抓住大灣區的發展機遇,打破增長瓶頸,香港近年來正發足追趕,積極推動科創產業發展。

“香港迫切需要推動科技創新的發展,其中的一個重要部分就是建立科創產業的生態鏈,但目前香港大部分的科創集中於在大專院校的科研,而中遊的技術轉移以及下遊的工業創新仍然比較緩慢,希望政府可以在中下遊加大資源投放。”香港科學院(下稱港科院)院長、香港大學前校長徐立之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坦言。

事實上,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自上任以來便大力推動科創產業,積極將香港打造成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她在去年10月發佈的首份施政報告中提出,將香港本地研發總開支倍升至每年約450億港元,即相對本地生產總值的比率,由0.73%增加至1.5%。同時,特首將親自領導一個高層次、跨部門的“創新及科技督導委員會”,務求以高效的方式推進香港的科創發展。

這些措施已經初顯成效,香港特區政府數據顯示,去年香港的初創企業數目已增至超過2200家,同比增加16%,創業投資則由2012年的8000萬美元飆升至去年的11億美元。自2015年11月香港政府設立創新科技局以來,政府投入了龐大的資源,累計投資資金已超過800億港元,來大力推動科創產業的發展。

應試教育短板導致人才斷層

一直以來,科技人才短缺是香港科創企業面臨的一大掣肘。George?Harrap是一家位於香港數碼港的網絡彙款平台系統供應商,他曾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直言:“目前香港本地的大學生學習的編程語言還是二十年前的C或者C++,他們所受的教育和培訓主要針對一些大銀行,而對當下初創企業最常用的編程語言Ruby?on?Rails一無所知,因此公司目前技術團隊的7位同事均來自烏克蘭。”

人工智能公司Clare.AI的創始人何思穎亦坦言,目前香港僅有兩位大學教授研究人工智能範疇中的自然語言處理(NLP),因此本地相關人才嚴重短缺。

徐立之坦言:“儘管香港有多位國際知名的科學家,但香港本地中學生升讀大學時,選擇科學、數學或者工程類的學生數量不多,如果不鼓勵更多的學生就讀這些科目,未來可能會出現科研人才斷層的局面。”

據悉,香港僅有少數學生在高中時選擇科學和高等數學科目。即使他們選修理科科目,大多數也只選修一科,造成科學知識基礎薄弱。這些都會阻礙香港建立知識型經濟及培養創新科技所需的人才。

根據港科院此前發佈的報告顯示,香港高等數學科的修讀率在亞洲主要城市中明顯偏低。在現行的香港中學文憑(DSE)教育實施後,學生修讀高等數學科的比率由2012年的23%,下降至2016年的14%。遠低於新加坡和新西蘭約40%的水平,並遠遠落後於日本、韓國和中國台灣(57%-80%),情況令人憂慮。

目前,高等數學僅作為香港中學的文憑課程的核心數學科目的延伸,包含兩個單元的課程,分別為單元一(微積分與統計)和單元二(代數與微積分)。高等數學目前並非以核心科目或是選修科形式獨立成科。自從新高中學製推行以來,單元一和單元二的修讀率持續下跌,由最初2011/12年級別的23%,下跌至2015/16?年級的14%以下。

同時,徐立之指出,儘管近年來香港很多中小學紛紛推出了STEM課程(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教育),“但STEM是一個思想,如何培育下一代科學家,幫助學生培養跨學科的應用,香港卻缺乏這樣的課程彈性和學生主導的空間。基於應試教育文化很難在短期改變,政府可初步在教育製度中試行加入更多彈性。”

此外,大學入學要求在本地教育中發揮著十分重要的作用。香港各所大學目前實行的“3-3-2-2”(即核心科目中的中文及英文要達到第3級,通識和數學要達到第2級,加上1至2科選修科)的統一最低入學標準,核心科目占大學收生成績總分的60%-80%。這直接導致高中課程實在太過強調“核心四科”,不能讓不同能力的學生各展所長、百花齊放。

相比其他教育系統,香港選修科的比重偏低。在國際文憑課程,語文和數學占總體科目50%,選修科所占比重則達到50%。在英國的高級補充程度及高級程度會考,多數學生除英文科要及格外,主要集中3科選修科。

吸引海外人才為系統工程

香港數碼港主席林家禮認為,香港既有背靠中國內地龐大市場的獨特優勢,本身也是國際大都會,可以吸引來自全球各地的優秀人才,而且香港也是亞洲的科創投資及上市中心。

他透露,目前數碼港已有大約1300家科技企業進駐,有來自全球數十個不同國際和地區的人才,“比如美國的區塊鏈人才,英國的金融科技人才,以及俄羅斯的反黑客人才等。”針對特區政府此前提出的科創四大主要方向為人工智能、金融科技、智慧城市以及生物科技,目前數碼港已有大約300家金融科技相關的初創企業。

今年5月,香港創新及科技局宣佈推出“科技人才入境計劃”,通過大幅簡化申請手續,幫助本地科技公司加快輸入科技人才。該計劃首先開放給在科技園公司及數碼港從事生物科技、人工智能、網絡安全、機械人技術、數據分析、金融科技及材料科學的租戶和培育公司。

“我們希望這個先行先試的政策能加快吸引海外人才,吸收經驗後再進行進一步優化,未來有助於香港進一步吸引國際人才。吸引人才必須考慮一些長遠問題,包括海外人才來港的居住、教育問題,這是一個系統工程。”林家禮向本報記者表示。

同時,香港科技園行政總裁黃克強則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人才最關注的是某個城市是否有合適的機會,“最近我們收到很多關於生物醫藥、人工智能以及金融科技相關的查詢,因為港交所改革上市條例吸引相關的科技公司來港上市。”

一直以來,缺乏大批的新經濟上市公司是港股市場的“軟肋”。根據港交所的統計數據顯示,過去10年在港上市的“新經濟”行業公司僅占香港證券市場總市值的3%,而納斯達克、紐交所以及倫交所這一比例分別為60%、47%和14%。自今年4月港交所啟動上市製度改革以來,小米、美團在內的一大波新經濟公司正在湧向港股,香港再度成為新一輪上市熱潮的風口。

”香港擁有全球知名的大學,聚集了一批全球優秀的科研人才,粵港澳大灣區可以實現香港與廣東各大城市的優勢互補,形成完整的產業鏈,產生協同效應。”香港理工大學校長唐偉章表示。

他向本報記者表示,香港的優秀大學一直以來都吸引海外科研人才,香港是個國際化大城市,在與其它國家的科研人員進行溝通,邀請其它國家的科研人員來港等方面都持續進行,“現在政府推出各種政策支持,動力不斷加強,香港目前對科創發展的支持是前所未有的。”

據悉,今年7月,香港理工大學與深圳大學合作建立大灣區國際創新學院,結合兩校的資源,以及連結海內外知名大學及企業,為科創人才的培育、科技創新以及高科技創業孵化方面搭建良好平台。兩校短期合作計劃還包括建立科技創業人才培育及加速計劃?(Lean?Launchpad?Plus/LLP+),建立以深圳及大灣區重點產業為主題的計劃,以期更針對性地培育科技創業者,協助他們將科研發明推出市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