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百年版畫會“說話”
2018年09月15日04:09

原標題:讓百年版畫會“說話”

馬岡雕版木刻作品
吳國霖
彩印馬岡版畫
馬岡雕版木刻局部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曾毅、王名潤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陳楓

  從清乾隆年間開始,廣東的木雕版印刷之風日漸鼎盛,順德馬岡的木雕版印刷業在此時崛起,馬岡版畫就是其中一種。然而,隨著歲月的流逝,這種木雕版印刷日漸式微。為了重拾這種失落的傳統技藝,從事馬岡木雕版印刷業研究多年的順德人吳國霖,進行了大量的鄉村調查,並通過藝術化、產業化的形式逐步複興馬岡版畫。

  如今,吳國霖成立馬岡版畫工作坊已有10年。10年的探索曆程,有人退出,有人加入,但吳國霖始終是馬岡版畫技藝傳承的頂樑柱,他致力於把馬岡版畫變為指尖上手信的探索從未止步。

  傳統馬岡版畫製作

  選材、雕刻、上色、按壓、成型……每一個環節都緊緊相扣,要想製作一幅好的馬岡版畫,首先得刻一份好的模板。版畫的模板,材料一般選用梨木。這是因為梨木之木肌紋路均勻細緻,不易變形。雕刻的過程考驗細緻耐心,需一絲不苟,否則將影響版畫印製出來的效果。模板製成後,塗上油墨,運用滾筒並通過稀釋油調整色彩的濃淡印製在宣紙上,在版畫機上壓製均勻。如果想要彩色,還可以運用彩印和水印的方式獲得。

  情有獨鍾?學習“瀕危”技藝

  從清乾隆年間開始,廣東的木雕版印刷之風日漸鼎盛,順德馬岡的木雕版印刷業就在此時崛起。清代順德馬岡約有鄉民3000人,男女老幼都從事木雕版印刷業。吳國霖是順德馬岡版畫工作坊的主人,一直對馬岡版畫情有獨鍾,從事馬岡木雕版印刷業研究10多年。

  2004年,吳國霖開始大量蒐集馬岡版畫的相關資料。然而,當時真正懂得如何雕刻馬岡版畫的人已經不多了,其時仍健在的彭桂嬋(2015年去世)是馬岡版畫的唯一傳承人。從她的口述中,吳國霖知道了更多關於馬岡版畫的細節。彭桂嬋告訴他,當時馬岡一帶的農家攬活回來後在一塊普通的木版上開工。首先請坊間藝人寫好文字與圖稿,然後將文字謄寫在木版上,接著在木版上用刀具一筆一畫地刻字,刻好後塗上油墨,最後將雕版上的文字與圖案印到紙張上,其中的插圖就成了最初的版畫,馬岡版畫就是在雕刻書版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

  具有良好藝術功底的吳國霖做起馬岡版畫來得心應手,在學習過程中,“瀕危”的馬岡版畫也讓他意識到保護和傳承的重要性。在印刷行業十分發達的今天,木刻書版早已被淘汰,而與木刻書版一脈相承的木刻版畫仍以頑強的生命力活躍於藝壇。但令人惋惜的是,鐫刻精美的馬岡版畫卻被人遺忘了。“我意識到要為這種瀕臨‘滅絕’的藝術形式做些什麼,否則或許它將永遠變成曆史記憶。”吳國霖歎了一口氣。

  創新再造?增加水印和彩印

  說做就做,吳國霖發動了20多個誌同道合的藝術家共同參與。他們廣泛蒐集資料,學習馬岡版畫的製作技藝。“彭婆婆不識字,她的雕刻更多的是機械性的重複,而不是一種創作。”這讓吳國霖不禁陷入了思考:如何才能讓這種古老的技藝成為“會說話”的藝術形態?

  根植於吳國霖心底的藝術細胞被激活了,他從材質、技法和內容等方面進行創新。據他介紹,傳統的馬岡版畫需要在木版上精雕細刻,這個過程大概需要一星期。後來,吳國霖採用絲網版、膠版、紙版等多種方法,創作者可直接進行版畫創作,大大減少了版畫製作的週期和繁複的流程。在技法上,傳統的馬岡版畫採用油墨印刷,色彩的選擇一般是黑白兩種,色調較為單一。吳國霖經過調試,增加了水印以及彩印,“水印使整個版畫的色澤更為濕潤、飽滿,彩印則為版畫增加了裝飾與時尚的元素。”在版畫內容上,吳國霖更多地融入了本地鄉土文化形象,順德別具特色的嶺南水鄉成了馬岡版畫著重表現的內容。“我常常想,怎樣才能讓鄉愁留在現代人的心間。我希望在版畫中融入更多的鄉村本色,讓馬岡版畫‘會說話’。”在吳國霖看來,藝術化表現手法的注入,賦予了馬岡版畫以生命,成為鄉情鄉愁的物質載體。

  值得一提的是,為了讓馬岡版畫能形成一個常態化的延續和交流機製,2008年初,容城藝術館在政府有關部門的支持下,專門成立了馬岡版畫工作坊,對這一民間藝術的挖掘保護和傳承發展進行了初步的探究。今年是馬岡版畫工作坊成立10週年,吳國霖打算在11月份舉辦一場10週年版畫曆程回顧暨馬岡版畫藝術展。

  技藝盤活

  將馬岡版畫做成順德手信

  成立馬岡版畫工作坊已有10年,吳國霖真真切切地體悟到裡面的酸甜苦辣。“最初組建馬岡版畫工作坊時,吸引了很多人參與,工作坊人最多的時候有20來個,大家都很積極地採風,希望將這一技藝繼續傳承下去。工作坊在2010年前後得到迅速發展,很多優秀的版畫作品不斷湧現。”吳國霖清楚地記得,他們曾在順德、佛山、深圳等地舉辦過四次作品展覽,並得到了多方肯定。但隨著數碼、攝影等技術的衝擊,馬岡版畫日漸式微,而這項“耗費心力”的事業也越來越不受“待見”,曾有一段時間,馬岡版畫的發展一度停滯。吳國霖說,目前工作坊只剩不到10人。

  “將馬岡版畫做成指尖上的手信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但是複興傳統的技藝是一種‘不賺錢’的活兒。”吳國霖說,他也有過一段迷惘期,甚至產生了關掉工作坊的想法。他的搭檔蘇有光也見證了這個過程,“國霖一直沒有放棄,沒有持續的資金只能壓縮發展規模。”

  為了讓更多年輕人參與其中,吳國霖從容城藝術館開闢出一塊地方,讓版畫學習成為孩子們的“第二課堂”。每到寒暑假,不少小學生都會來到這裏學習版畫製作。在這裏,版畫的素材來源就更為多樣了,一張普通的紙板也能成為版畫的模板,經過均勻地塗抹油蠟後,在白紙上拓出特殊效果的圖案。吳國霖說,版畫就是根據表現的不同藝術效果,進行深淺不一的雕刻,形成一個木版雛形,再塗抹上油蠟,然後在宣紙上壓平後呈現。

  目前,馬岡版畫工作坊已經和馬岡村委會簽訂合作協議框架,計劃在馬岡小學等地開設版畫興趣班、版畫基地等。對於未來,吳國霖還有很多設想,將馬岡版畫做成順德手信,成為產品外包裝的點綴、裝飾品或者方便攜帶的文創產品;廣府文化是他想要在版畫里展示的最濃墨重彩的一筆,他計劃將名勝、景點、粵劇等文化符號融入版畫中,不斷豐富馬岡版畫的內涵;此外,他還希望運用新的科技手段,為版畫開設“數字版”,便於長期保存,為曆史留下一份珍貴的記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