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帕伊提提:《Tomb Raider:暗影》中的失落黃金城
2018年09月14日17:42

  自誕生之日起,羅拉的腳步便註定要遍及世界。粉色的魚、戴著銀冠的山脈……順著這些線索,羅拉來到秘魯,闖進了傳說中的“隱秘之城”帕伊提提――這裏蘊藏著挫敗聖三一計劃的關鍵。同時,羅拉此行也是為了彌補之前犯下的過錯:在墨西哥探險期間,她觸發了瑪雅人的末日預言,只有在帕伊提提,她才能挽回一切。

  在最初的隔閡之後,當地人逐漸展現出了友好的一面,更有趣的是,這座城市中,居民的生活方式和數百年前如出一轍,甚至找不到現代文明的痕跡。

  這些都難免讓人聯想起了《桃花源記》中的敘述。如果陶淵明筆下的秘境真的存在於異國,那麼,帕伊提提也許是最近似的存在。

《Tomb Raider:暗影》中的帕伊提提,它是遊戲中羅拉將探訪的第三個區域

  對國內玩家來說,帕伊提提也許是陌生的,但這並不妨礙我們把相關傳說與曆史事件結合在一起。這些曆史事件之一是1492年哥倫布發現美洲,此後,殖民者不斷湧入新大陸,儘管這些殖民者的身份各異,但動機卻大多是相同的:這就是尋找黃金。

  西班牙冒險家弗朗西斯科・皮薩羅就是其中之一,1531年,他率領一支不到200人的探險隊乘船進入了南美,雖然他的部下數量不多,但都是經曆過戰火考驗的老兵,不僅如此,他們還全副武裝,並攜帶了火槍和火炮,而他們的敵人――印第安人則只擁有石製武器。

弗朗西斯科・皮薩羅

  在秘魯沿海,一個繁盛的國家橫亙在了他們眼前,它就是印加帝國,其疆域大致在今日的秘魯、玻利維亞和智利一帶。憑藉發達的農業和暢通的道路網絡,印加皇帝曾遊刃有餘地統治著整個帝國,同時,這個帝國還擁有近1000萬居民,國庫中貯藏著不計其數的黃金。

全盛時期的印加帝國版圖

印加人在山區修築的梯田,它們也是這個國家社會組織體系的絕佳展現

  但當歐洲殖民者到來時,印加帝國的力量已被嚴重削弱。在上一位國王去世時,他曾下令把國家平分給自己的兩個兒子,但此舉卻引發了內戰。最終,老國王的長子阿塔瓦爾帕獲得了勝利,就在他率軍南下、準備進入首都庫斯科期間,一群奇怪的客人拜訪了他:他們皮膚白皙,隊伍中還有許多四條腿的人,就像是人與野獸的混合體。

  這些神秘來客正是皮薩羅的手下,其中四條腿的“人”是騎兵,直到不久之後,印加人才恍然大悟:原來他們和胯下的戰馬是可以分離的。

  對這些來訪者,印加人倍感驚駭。隨後發生的情況雄辯地證明了一則戰場鐵律:只要思維縝密、行動大膽,一支裝備精良的小分隊完全可以創造奇蹟。接見儀式上,西班牙人衝向皇帝的肩輿,一舉將其俘獲。儘管後者交出了18噸黃金和白銀,還皈依了基督教――但這是沒有用的,他還是被西班牙人推上了絞刑台。

油畫:皮薩羅劫持印加皇帝

  但一場持久戰才剛剛開始。更多印加人退入了深山,與殖民者展開了遊擊戰。在此期間,他們帶走了了大筆財寶,為運輸這些財物,他們徵調了數萬頭羊駝、數千名民夫,還有當時首都周圍的全部士兵。

  印加人之所以興師動眾,是因為這些財寶的數量極為龐大,甚至令全歐洲的國庫望塵莫及。其精美程度也令人瞠目,其中有一株黃金玉米,它和真實的植物一樣高,上面結滿了沉甸甸的、黃金鑄成的玉米棒;其中還有數以千計的神像、掛墜、首飾,它們都由最好的工匠打造而成,甚至14位皇帝的黃金靈柩也在其中,它們都鑲滿了寶石,並由最可靠的人員一路護送進了群山。

保存至今的印加金器,據說在數量和精美程度上,轉移走的金器較它們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難想見殖民者們的反應,接下來10多年,探險隊聞風而至。但他們明顯低估了當地環境的惡劣程度:一踏進叢林,這些人便陷入了原住民和蒙受的持續攻擊,或是染上了無以名狀的熱帶病。另外,他們還經曆了糧食短缺,在絕望中,他們只能吃掉昆蟲、草根、馬鞍上的皮革,期間甚至還爆發過吃人事件。

雲遮霧繞的山地雨林地區,當地的環境成了尋寶者的夢魘

  但在黃金的誘惑下,探險家們還是紛至遝來,一位西班牙教士對此略帶諷刺地寫道:“我相信,哪怕是上天堂,都無法令他們停止追逐黃金。”

  這些冒險活動讓印第安人遭遇了滅頂之災,他們要麼淪為苦力,要麼只能在任由後者洗劫。當時,這種做法也遭到了部分西班牙人的反對,由於殘酷行徑影響了傳教,來自教會的抗議尤其強烈。

對原住民濫施酷刑的西班牙殖民者

  隨後一段時間,為緩和同原住民的關係,西班牙政府一度禁止了武裝探險。但隨著禁令在1559年取消、探險者又蜂擁而來,但問題在於,印加財寶的去向此時已經清晰起來,至於殖民者則註定要與其失之交臂。

  過去20多年、尋寶者不斷湧來的同時,一場戰爭也在美洲內陸打響。在1530年代中後期,殖民者也多次進入內陸,試圖剿滅印加帝國的殘餘勢力。

  雖然印加人表現英勇,但在裝備和組織上,他們還是難以與歐洲人抗衡。在兵敗之際,他們將所有財寶拋下火山口、懸崖或是湖底,即使在被俘之後,他們仍拒絕透露這批寶藏的下落,最終被惱羞成怒的西班牙人處決。

負責銷毀財寶的印加將軍盧米尼亞維――他在今天的秘魯被奉為民族英雄

  除此以外,還有一批王室成員繼續向東撤退,在安第斯山脈深處的比爾卡班巴落腳,在當地,他們繼續抵抗到1572年。

  雖然此時,獲得印加珍寶的概率已微乎其微,但謠言卻不斷滋生,而“帕伊提提”就是諸多產品之一。它最早出現於1580年代的一些信函中,其中宣稱,印加人銷毀寶藏不過是一個幌子,比爾卡班巴也不是他們最後的一處據點。據說,群山中還有一座叫帕伊吉金(Paikikin)的城市,它才是印加人的最終堡壘。

  在口耳相傳中,西班牙人根據自己的語言習慣,將帕伊吉金訛稱為“大帕伊提提(Gran Paititi)”,它也成了《Tomb Raider》中“隱秘之城”在傳說上的根源。

一份由當時尋寶者繪製的帕伊提提地圖

  其中一個代表,是耶穌會士安德里亞・洛佩茲(Andrea Lopez)的記錄,其中宣稱印加皇室仍統治著帕伊提提,另外,這座城市還無比富有,連居民的衣服上都綴滿了金銀製成的飾品。

  同時,洛佩茲還提到,這座城市還是印加國王靈柩的停放地,它坐落在雨林深處,周圍有許多瀑布環繞,雖然沒有指出具體位置,但他卻強調說,自己得到的消息“非常可靠”。

  從16世紀末開始,歐洲的探險家逐漸將目光從“消失的印加寶藏”轉向了帕伊提提本身。在這些尋寶者當中,最有名的莫過於英國的沃爾特・雷利爵士。

  對於年過40的雷利來說,他曾有過輝煌的過去。他當過女王伊麗莎白一世的朝臣,還是海盜、殖民地總督和詩人,但不久之後,一場風流韻事卻令他名譽掃地,在這種情況下,他將尋找帕伊提提當成了挽回名聲的關鍵。

瓦爾特・雷利爵士

  在早年指揮海盜船期間,雷利便從西班牙俘虜口中得知過這座黃金城。但他認定帕伊提提不在秘魯東部,而是在今天哥倫比亞和委內瑞拉的內陸地區。在偏執的驅動下,雷利用幾個月的時間從大西洋河口逆流而上,試圖尋找這片到處是黃金的土地。

  毫不奇怪,整個行動充滿了艱險,而且一行人收穫甚微。雷利甚至直言不諱地寫道:“沒有一座英國監獄能在單調和荒涼程度上與當地媲美。”在幾經搜索之後,他們只在當地發現了一些礦石,隨後便空手而歸。

  但對雷利來說,這些已經足夠,回國後,他立刻根據傳說炮製了一本書,當中大肆宣揚了這個黃金國的富庶。他在其中添油加醋地描述說,這個城市的國王和人民“全身塗滿金粉”,甚至比墨西哥和秘魯的城市都更為富裕。

雷利在書中繪製的帕伊提提位置圖,他認定自己要找的黃金城位於奧里科諾河上遊

  但英國政府不為所動,後來,隨著信仰天主教的國王詹姆斯一世即位,官方對西班牙態度也開始轉變,以前各種騷擾西班牙殖民地的做法現在成了違法行徑――後來,前半生幾乎都在與西班牙人作戰的雷利也被誣陷為“叛國”,並在監獄中被囚禁了12年。

  但雷利並沒有放棄,獲釋後不久,已經64歲的他設法組織了一支1000人的遠征隊。但他的手下顯然沒有只關注帕伊提提,還順路摧毀了一個西班牙定居點,於是,雷利又再次面臨叛國指控。也許是預感到了自己難逃一死,他登上了回國的船隻,並坦然接受了死刑。直到生命最後,他都保持著紳士風度,他的遺言是:“死亡是一件能治癒一切創傷的事情。”

奧里科諾河河口,雷利曾不止一次從當地逆流而上

  雖然雷利的嚐試失敗了,但在隨後100多年里,“帕伊提提”的傳說還是不脛而走,不僅如此,其內容也愈發離奇。1681年,耶穌會傳教士弗萊伊・盧塞洛(Fray Lucero)曾在秘魯東北部山區傳教時得到了一條情報――帕伊提提就在庫斯科以東的山林深處。

  盧塞洛寫道:“帕伊提提有許多留著鬍子的‘白色印第安人’,按照土著人的說法,他們的國家叫‘庫爾維羅斯’(Curveros),首領居住的地方則被稱為‘白色王宮’,他屬下有40000名臣民。

  在1533年、皮薩羅率領征服者趕來前,他們的祖先帶領大量財寶躲進了深山,雖然西班牙人接踵而至,他們卻在密林中發生內訌,隨後被印加人逐一殺死。我本人看到過來自這個神秘國家的金盤、半月形首飾和金耳環。據說,在征服秘魯100年多後,這座城市仍在運轉。”

  另一個宣稱知道帕伊提提下落的是佩德羅・博霍爾斯(Pedro Bohorques)――一名江湖騙子和前西班牙士兵。在1659年退役之後,博霍爾斯改名為唐・佩德羅・印加(Don Pedro el Inca),並宣稱自己是印加皇室後裔,不僅如此,他還帶著親信前往庫斯科東南的山區,將10000名印第安人納為自己的臣民。

  這種做法也許只是一個幻想家的異想天開之舉,但按照另外一些說法,此舉背後有著更複雜的動機――博霍爾斯希望借用印加皇室的聲望,來幫助自己找到帕伊提提。

插畫:自封為印加皇帝的佩德羅・博霍爾斯

  事實上,他確實這麼做了,“登基”後不久,他便將許多部下派往了深山:他還希望用這筆寶藏建立一個帝國,並將西班牙權貴趕出南美。

  不久之後,殖民政府的清剿部隊也聞風而至,但被捕後的博霍爾斯仍對生還抱有一線希望,因為他知道,與懲治自己相比,西班牙人對財寶更感興趣。在臨死前,他向政府表示,如果自己獲得赦免,就會透露帕伊提提的位置,但此舉沒有成功,於是,他將這個所謂的“秘密”帶上了絞刑架――1667年,博霍爾斯被殖民當局處決。

  進入18-19世紀,探索帕伊提提的行動轉入了低穀期,這不只是因為頻繁的挫敗足以打消冒險者們的幻想,更重要的是,隨著時間流逝,人們逐漸認識到,“帕伊提提”終究來自於謠傳,它的傳播則和尋寶者們急於為自己的事業正名有關。另外,儘管描述有聲有色,但其中有價值的信息卻很少,大部分都是之前“黃金城”傳說的翻版。

  認清這一切之後,傳說的魅力當然會減退。不僅如此,一系列大事件也轉移了人們的注意力,其中之一是拉美獨立,革命帶來了混亂,探險在這片動盪大陸上成了侈談;另外一個因素也許是工業革命,它帶來了更多新的致富機會,其魅力也遠遠超過了尋找“黃金之地”。

  直到20世紀,人們才重新將目光對準了帕伊提提,當然,這時人們的動機已不僅是發現寶藏,相反,它更多是出於學術角度。事實上,和帕伊提提聯繫在一起的不只有珍寶,同時,它還是印加皇帝木乃伊的最終歸宿,從某種意義上說,它實際是印加文明的終焉之地:如果人類想瞭解這個文明的全貌,就需要通過發現帕伊提提來洞悉其中最重要的環節――簡而言之,誰發現了它,就等於摘取了南美考古的桂冠。

  各種新技術更是令整個工作出現了轉機。在大約1970年代,人們開始利用衛星照片,在安第斯山脈和亞馬遜雨林中尋找蛛絲馬跡。

  其中一個代表是法國探險家蒂埃里・雅明(Thierry Jamin)。

  1975年之後,賈明從科研機構收集了大量的衛星照片,通過判讀,他在一座名叫下潘提亞科拉(Sierra Baja du Pantiacolla)的山脈附近發現了20座“金字塔”,它們分為兩排,呈明顯的南北走向,每座金字塔的周長都在600-800米。

雅明在衛星照片上找到的金字塔群,他相信這些金字塔群屬於帕伊提提

  雅明相信,如此大規模的建築只可能屬於帕伊提提,但由於地形險峻,土著居民作風凶悍,許多學者和探險家都未能成行,甚至是一去不返。

  1970年代末,受賈明發現的鼓舞,記者羅伯特・尼克爾斯(Robert Nichols)和兩名法國人試圖前往衛星照片所示的區域,但隨後音訊全無,直到後來,一名日本探險家――關野吉晴才從當地人處得知,他們已經全部遇害。

日本探險家關野吉晴――香港的鳳凰衛視曾播出過關於他探險生涯的紀錄片

  按照當地人的說法,在探險隊逗留期間,一名成員和當地婦女發生了不正當關係,導致3人全部被殺。不僅如此,關野吉晴還拍攝了3人的遺物,以及部分涉事村民的照片。

  此後很長時間,搜索“金字塔群”的行動暫時陷入沉寂,但在2000年之後,隨著互聯網、GPS和衛星通訊的普及,考古學家們又將目光投向了這片土地。

  2001年、終於有一支22人的考古工作隊成功踏足當地:其中,擔任領隊的是法國-秘魯籍探險家赫伯特・卡塔赫納(Herbert Cartagena),在1979年,他曾在類似的山區中發現了一座荒蕪的印加定居點。它後來被稱為瑪梅里亞(Mameria),500多年前,印加人曾在這裏種植古柯(這是一種有精神刺激作用的植物),並將其供應給低海拔地區。

卡特赫納探險隊的一名成員在瑪梅里亞定居點的雕刻前

  雖然在規模上,瑪梅里亞無法和傳說中的帕伊提提相提並論,但它卻昭示了一個事實,人們低估了印加帝國對安第斯山區的開發程度――因為在遺址附近,卡塔赫納還發現了許多條荒廢的道路,它表明,瑪梅里亞很可能是一個村鎮群的組成部分,換言之,當地的基礎設施也許足以支持帕伊提提的存在。

  這一切都點燃了他的熱情。但探索的結果卻讓人頗為失望,他們發現,金字塔地貌更像是自然風化的產物。不過,隊員們還是發現了一些施工和雕刻的痕跡,這些都表明,印加人曾試圖按照自己的意誌改造整個地區。

  按照當地部落的傳說,這些“金字塔”是古人的避難所。而且這些古人很不尋常:因為他們使用的工具全部是貴重物品。至於他們後來去了哪裡,沒有人清楚。有人猜測,這些金字塔所在的區域,很可能是一座臨時立足點,至於帕伊提提可能還在東面更荒涼的地區。

金比里地區的山地要塞航拍圖,有人宣稱這裏就是帕伊提提的原型

  後來,更多的探險隊展開了搜索,在2008年1月,美國《國家地理》雜誌甚至宣稱,帕伊提提的位置“可能”已被確定:在庫斯科西北的金比里(Kimbiri)地區,考古學家們發現了一座位於崇山峻嶺間的“城市”,它占地約40000平方米,有精心雕刻的石製建築,除了沒有寶藏之外,它和傳說中“帕伊提提”很是接近。

  但這是否意味著,謎團真的迎刃而解了呢?

  秘魯政府人員表示:“現在做出明確的判斷還為時過早。”

  但一些考古人員和冒險家們有著樂觀的看法:“證明帕伊提提的存在只是個時間問題”。

  雖然爭論仍在繼續,但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如果帕伊提提是真實的,它必然將成為21世紀最輝煌的考古發現。總之,在南美的群山和雨林深處,仍有許多秘密等待著像羅拉一樣的探險者,當然,他們攜帶的並不是砍刀和弓箭,而是GPS、無人機和遙感設備――在考古學家的世界,它們是更有威力的探險手段。

專欄徵稿――點擊參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