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區門票降價國慶前須見成效 發改委要求各地加大工作力度
2018年09月13日09:13

  314家國有景區門票擬降價;國家發改委要求各地加大工作力度、加快工作進度

  景區門票降價國慶前須見成效

  包括121家5A級景區,降價幅度最高超50%;景區收支情況將接受社會監督

  今年“十一”去部分國有景區旅遊,將節省一筆門票費用。

  據國家發改委近日消息,截至8月29日,全國已有21省份出台了(已實施或發文對外公佈)157個景區降價(或免費開放)措施,另外,25個省份確定了“十一”前擬降價(或免費開放)的157個景區名單,合計共涉及314個景區。

  這314個景區中,包括5A級景區121個,在所有249個5A級景區中占比近一半;4A級景區155個。按降幅統計,擬實行免費開放的景區30個,降幅在30%以上的29個,在20%-30%的48個。

  昨天,國家發改委再次發佈消息稱,日前召開降低重點國有景區門票價格工作會,要求各地加大工作力度、加快工作進度,確保今年“十一”黃金週前降低重點國有景區門票價格工作取得明顯成效。會議要求,最大限度挖掘降價潛力空間,絕不能搞避重就輕、流於形式、敷衍搪塞、明降暗升,糾正景區高定價大折扣、捆綁銷售、不執行明碼標價規定、不落實對特定群體優惠政策等違法違規行為。

  今年以來,降低重點國有景區門票價格已經初見成效。國家發改委計劃到2020年,基本健全科學、規範、透明的國有景區門票價格形成機製,景區收支情況公開將接受社會監督。

  九寨溝、黃龍景區門票分別降價30元

  日前,國家發改委公佈了降幅在20%以上的國有景區名單。對比各省份,四川、新疆、湖南三省區涉及景區最多,降價幅度也較大。

  四川瀘州老窖工業旅遊景區、廣安神龍山巴人石頭城等6個景區已確定降價,降幅最高為瀘州老窖工業旅遊景區,由120元降為50元,降幅達58.3%。

  近期,四川省發改委又發佈通知,明確9月20日起對九寨溝等六大景區降低門票價格,並實行最高限價管理。六大景區降價數額在10~30元不等,降幅為11%~15%。

  其中,九寨溝風景名勝區旺季門票價格由220元降為190元;黃龍風景名勝區旺季票價由200元降為170元;峨眉山風景名勝區旺季票價由185元降為160元;樂山大佛風景名勝區、青城山景區和都江堰景區門票價格均由90元降為80元。

  新疆已有白哈巴、天山天池、葡萄溝及喀納斯、白哈巴、禾木通票確定降價,其中喀納斯、白哈巴、禾木通票旺季門票直降100元,由295元降至195元。

  湖南12景區也已確認降價20%以上,包括桃花源景區、莽山國家森林公園、湘江風景區等。

  除了降門票,部分省份還推出了與景區相關的其他優惠舉措。例如四川省旅遊委明確,今年10月1日起,實行政府定價和政府指導價的景區對年滿65週歲老年人免收門票,對不滿65週歲老年人在非國家法定節假日免收門票,法定節假日實行半價優惠或者免收門票。

  在新疆,由於景區面積大,乘區間車是唯一選擇。新疆近期承諾在降門票價格的同時,全面降低區間車價格,平均降幅為30%。

  北京紅螺寺和青龍峽兩景區已率先降價20%以上,均由70元降至54元,據悉北京其他景區降價措施也在擬定上報中。據公開資料統計,“十一”前降價的著名景區還包括烏鎮東柵、普陀山景區,嶽陽樓景區等。

  景區門票收入不可用於補充地方財政

  國有景區門票降價,最早是在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的。作為積極擴大消費的一項舉措,《政府工作報告》建議創建全域旅遊示範區,降低重點國有景區門票價格。

  6月,國家發改委以一份《關於完善國有景區門票價格形成機製 降低重點國有景區門票價格的指導意見》進行落地。意見要求,2018年降低重點國有景區門票價格任務要取得明顯成效。

  以行政文件明確要求重點國有景區門票“降價”,這次行動力度超過往常。近十多年來,國家發改委數次以專項行動整治景區門票價格管理,背景基本都是價格偏高,具體表現包括“相互攀比、競相漲價”“比價關係不協調、價格水平較高”“價格管理不規範,價格偏高”“以各種形式變相提高門票價格”等形式。

  2008年4月起,國家發改委用一年時間,對全國範圍內實行政府定價或政府指導價的門票價格進行了清理整頓。其間,重新核定了風景名勝區、自然保護區、森林公園以及世界自然和文化遺產的門票價格,要求門票價格過高的適當降低。7年後,國家發改委再次啟動了一年專項整治,整治內容並無多大變化。

  從整治不合理定價,到明確普遍性降價,世界旅遊城市聯合會專家委員會首席專家魏小安告訴記者,主要是老百姓普遍認為景區門票價格還是太高了。

  景區門票價格為什麼居高不下?此次發改委發佈的《指導意見》提到,一些地方過分依賴門票經濟,門票價格“額外負擔”過重問題突出。

  魏小安認為,門票價格中的“額外負擔”包含的因素很多,包括地方將門票收入用在景區以外的地方,或將景區門票收入用於補充地方財政收入等。“一些地方政府把好的景區當成一塊‘唐僧肉’,經營越好,上交越多”。

  這種現象被明確遏製,《指導意見》明確,實行政府定價管理的景區,門票定價成本應嚴格限定在景區遊覽區域範圍內維持景區正常運營所需的合理支出。除這些支出外,景區支出中依法應由各級政府承擔部分,以及與景區正常運營無關的支出,均不得計入景區門票定價成本。

  未來,地方政府或管理單位在法律法規規定以外參與景區門票收入或經營利潤分成,或將景區門票收入用於補充地方財政收入等行為,將被重點清理規範。

  降價10元是否應付任務?

  截至目前各景區公佈的降價幅度不一,降幅高的達上百元,而大量景區門票降價在一二十元。

  有人撰文質疑,降價10元或許為應付任務之舉。魏小安則認為,景區降價多少不能一概而論,有些景區建設維護成本高,保持一定的門票收入也是為了更好地保障景區建設和消費者利益。而降價幅度高的,也可能此前有“虛高”的成分。

  中國旅遊人才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韓玉靈表示,雖然客觀來說中國景區票價相對國際來說比較高,但不能簡單認為降價多就有好處。“國外景區也需要門票收入,門票定價與工資水平、景區狀況和旅遊業發展等因素相關。”

  降價多少合適,需要景區綜合考量其公益性和經營性。

  “風景名勝區、自然保護區、文物保護單位、國家公園等公共資源為全民共有,是弘揚傳統文化、加強愛國主義教育、保護生態環境的重要載體,依託這些資源建設的國有景區具有較強的公益屬性。”發改委在《指導意見》中明確。

  而景區的經營屬性也不能被否認,魏小安認為,在做好國有景區門票降價工作的同時,要給予景區充分的自主權。

  從門票經濟到產業經濟

  門票價格居高不下,折射的是國內景區對“門票經濟”的依賴。

  景區收入中門票占比有多高?據峨眉山旅遊股份有限公司(峨眉山A)年報,2017年遊山門票收入占比42.44%,客運索道收入占比26.92%。該公司預計降價後,今年門票收入將減少約1000萬元,明年減少約5000萬元。

  韓玉靈認為,“門票經濟”在一定曆史時期曾促進了旅遊業的發展。上世紀90年代以來,我國旅遊業發展突飛猛進,但是國家和地方暫時還無法依靠自身力量滿足遊客增長需求,“利用門票收入建設景區有一定的時代特殊性,不能簡單說是為了掙錢。”

  “現在國家要求國有景區擺脫‘門票經濟’,也是由於時代發展,這一階段已經結束了。”韓玉靈說,如今經濟發展水平較高,國有景區作為國有資源,應該更好地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因此要降價惠民。

  走出“門票經濟”的景區,下一個方向將是產業經濟。發改委《指導意見》明確,此次降價的意義之一在於,推動旅遊業加快由門票經濟向產業經濟轉型升級。

  有些景區已經在產業經濟上有成功的探索。例如西湖景區從2002年起免費開放,10年後,杭州旅遊總人數和旅遊總收入均達到2002年的4倍。西湖管委會相關負責人曾表示,西湖免費開放吸引來更多遊客,以門票收入的損失換來杭州整體旅遊收入的提高。

  另一個轉型成功的景區是故宮。在全國5A級景區中,故宮十餘年來旺季60元、淡季40元的門票價格相當“親民”。2017年故宮迎來1600萬參觀人次,2011年參觀人次為1400萬人時,門票收入為6.5億元。而故宮文創產業異軍突起,年銷售收入數年達10億元以上,超過了門票收入。

  據公開資料統計,全國各景區除了門票收入,其餘主要收入包括索道及纜車、酒店、餐飲、旅行社等傳統業務,大多尚未成主要盈利來源。如近期黃山旅遊發展股份有限公司發佈2018年半年報顯示,酒店業務雖然以2.57億元成為收入最高的板塊,但32.54%的毛利率遠低於園林開發業務和索道業務的近85%毛利率。

  一名5A級風景區管委會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當前景區行業經營模式相對傳統,門票仍然佔據了很大比例,“此次降價,預計會倒逼景區開拓更多遊客喜愛的新型業務”。(記者倪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