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25年同一個地點拍攝陸家嘴 他用8萬張照片見證了一個奇蹟
2018年09月12日10:58

  原標題:連續25年同一個地點拍攝陸家嘴,他用8萬張照片見證了一個奇蹟

  摘要:同一個景別和角度,他連續記錄下時光的痕跡:一年一張以東方明珠為原點的浦東陸家嘴俯瞰圖、一年一張從和平飯店望去的浦東岸線……都是浦東飛速建設的實證。

  從1994年到2018年,建設中的浦東陸家嘴影像資料,在姚建良這裏都能找到,足足800GB,相當於8萬張高清照片。就連一位中國建築工業出版社的老編輯都大跌眼鏡,“出了那麼多書,哪怕一個地區都很難留下這麼完整的建設史料,竟然就在一個人身上找到了。”

  姚建良不老,剛過62歲,眼前有大把的退休時光。可對於有28年開發開放史的浦東,他絕對稱得上是“老姚”。從1992年進入上海陸家嘴集團從事攝影工作,浦東的成長他沒有一刻缺席。同一個景別和角度,他連續記錄下時光的痕跡:一年一張以東方明珠為原點的浦東陸家嘴俯瞰圖、一年一張從和平飯店望去的浦東岸線……都是浦東飛速建設的實證。如果把它們疊放在一起看,你還會迅速“捕獲”浦東壯大的軌跡。

  時值浦東開發開放28年,老姚的心情,顯然不能用一兩個詞明狀。面對記者,姚建良搓著手,略帶緊張地反複組織語彙,“能參與這樣一場偉大的變革,用相機完成一場艱巨宏大的攝影工程,我很幸福。不,應該是我很自豪,或者說,我很驕傲……”

姚建良 攝
姚建良 攝

  用相機見證東方明珠的“朋友圈”擴容

  與絕大多數攝影師不同,老姚的相機並不單單是用來捕捉美,他更傾向於把它當成一個工具,紀錄時代。1994年的老姚還用著成像效果不如人意的老式膠片相機,468米的東方明珠卻已經落成了。這是一樁技術層面的憾事,老姚不止一次想像,如果當時就有了數碼攝影,能留給後人的史料還會更豐富。

  當時的東方明珠是孤獨的。整個陸家嘴幾乎沒有一處高聳的建築,全是低矮的房屋和青褐色頂棚,一眼望去如同緊貼地面的苔蘚。老姚舉起相機拍下一張開篇之作,心裡卻有些忐忑,“國外建一座金融城要上百年,我能不能等到陸家嘴落成還不好說”。可曆史似乎有意成全,“頭一年看到的風景,第二年就不一樣了。高樓就像雨後春筍一樣冒出來”,到2015年陸家嘴金融城基本建成,老姚的任務也圓滿了。

  每年的4-5月、9-10月,是老姚認定的最佳拍攝時期,“太陽從東方明珠背後照射過來,光線充足,又不影響建築的立體感。”老姚的拍攝方式大有講究,“定點對位,每次都拍同一景別、同一畫面,”連起來就是曆史。

  但難就難在要“連起來”。老姚的拍攝地選在東方明珠太空艙的下半球內。每一張成功的照片背後,囿於天氣情況、玻璃幕牆的潔淨程度、空氣質量等客觀條件限製,都需要少則數次,多則十數次的反複攝製。大多數時候是沒有那麼天時地利的。“天氣倒好,偏偏取景的位置玻璃牆外有塊髒東西”“東方明珠剛剛清洗過外牆玻璃,偏偏有霧霾,能見度不行”“一切妥當的時候,可能我有別的工作安排抽不開身”……空氣質量最差的2015年,老姚從開春等到仲夏,從初秋等到立冬,直至12月初,那年的陸家嘴“對位”俯瞰圖總算出爐了。

  還有比這更糟糕的事情。2012年,東方明珠的下半球封閉,從此只開放上半球,這意味著拍攝地點移動了,每年對位的照片可能“對不上”。老姚慌了,他找到了相熟的東方明珠負責人,提出要去發射塔尋求角度。可當他真的登上發射塔頂,卻發現這根本不切實際。塔內電波強烈,具有危險性,人上去會明顯感到不舒服。“他們還嚇唬我,上去一個小時,少活三年。”老姚不得不回到太空艙上半球,想方設法去克服因玻璃幕牆球面弧度變化導致的鏡頭成像差異。好在天遂人願,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新的拍攝點不但沒有影響照片效果,反而因為視角更高,將原先拍攝不到的建築物,例如此後建起的上海中心,也包裹在了鏡頭裡。

  到今天,老姚一共拍攝了連續的24幅陸家嘴俯瞰圖,其中2016、2017年的兩版,他怎麼也不肯分享出來。“先賣個關子,我想用1994年-2018年完整的照片集獻禮將來浦東開發開放的30週年”。

老姚認真地向記者講述他的故事  瀋陽 攝
老姚認真地向記者講述他的故事 瀋陽 攝

  鏡頭裡的大工程

  1992年春,鄧小平同誌南下巡視,在上海留下了這樣一段話:“浦東開發比深圳晚,但起點可以更高,我相信可以後來居上”。這一年,老姚35歲,還是建工集團下上海三建公司工程檔案室的一名資料員,日常工作是拍攝工地上的廠區和樓房,服務工程建設。

  開發開放的號角震撼著浦東的每一個人,老姚也順應大勢辭了職,進入陸家嘴集團,以攝影為事業直接參與浦東的建設工作。“就像我們的祖輩、父輩,他們生在建黨、建國初期,背負著時代賦予的光榮而宏大的使命。浦東開發開放的重大機遇,也落在了我們這一代人身上,可遇不可求。”

  手握相機,老姚做了兩件事:一個是記錄下浦東建設過程中,一點點消失的老城區、老房子、老街道;另一個是跟進並嚴格、完整呈現浦東的開發過程,如同完成一項重大工程。“像一個抄表員,走街串巷地拍;更像一個記者,不錯過任何一個‘熱鬧紅火’的場面”。

  於是,老姚的相機里,留下了早已消失的浦東老宅房,留下了陸家嘴中心綠地前身促狹的街區,留下了爛泥渡路和陸家嘴周邊最後的農田。

陸家嘴中心綠地變遷 1996-2016 姚建良 攝
陸家嘴中心綠地變遷 1996-2016 姚建良 攝

  1996年,陸家嘴中心綠地開工建設,短短11個月,20萬平米舊房夷為平地,一片開闊蔥綠的大草坪鑲嵌進高層樓宇間。中心綠地啟用的那天,老姚一早就登上了東方明珠。此前,他已經留下了多張中心綠地施工過程中的俯瞰圖,這一次,他要親眼見證綠地中央那座噴泉的首噴。從上午10點等到下午日頭偏西,噴泉仍未開啟。太空艙內的禮儀小姐不忍心看他餓著肚子,給老姚塞了幾包小孩子吃的零嘴,有魷魚卷、雪餅。“我當時覺得,這應該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東西了。”

  一組陸家嘴明珠環人行天橋的照片,老姚拍得最為驚險。2010年1月,老姚用相機記錄下了C形天橋終於接上了缺口,變成O形的建設景象;同年4月,明珠環貫通,老姚再次登高拍攝;10月1日,明珠環迎來了服役以來首個大客流日,老姚忙不迭趕去現場,見證這個讓陸家嘴地區實現人車分離的重大成果。而這張照片,老姚是趴在附近地鐵站的頂棚上拍的。得到工作人員許可後,老姚麻利地爬上了頂棚,身體趴在積水溝裡,只露出一雙架設相機的手肘和一顆腦袋。天橋上的人抬頭髮現了老姚,個個嚇得驚呼。老姚並不害怕,“我是建築工人出身,這點攀爬高度沒什麼稀奇。”更何況,這是他攝影工程中必不可少的一個組成部分,沒有任何困難可以阻止他。

陸家嘴世紀大道中段建設變遷  姚建良攝
陸家嘴世紀大道中段建設變遷 姚建良攝
新上海商業城 第一八百伴 1990-2018  姚建良 攝
新上海商業城 第一八百伴 1990-2018 姚建良 攝
陸家嘴高度的變遷1994-2015  姚建良  攝
陸家嘴高度的變遷1994-2015 姚建良 攝

  老浦東人看浦東

  除了他的攝影工程,老姚還有一件更驕傲的事,他是土生土長的浦東人,祖籍金橋。

  浦東人看浦東,眼中總是有情意的。老姚幼年時,父親在長江上開船,母親是菸草廠的職工。一年中,只有春節期間可以前往浦西走走看看,“我們管那(去浦西)叫去‘上海’”。更多的時候,老姚和他的小夥伴選擇把對於浦西的豔羨放在心底,“一群孩子爬進當年的浦東公園,就為了看看對岸來往的電車,就像30年前站在拱北看澳門。”漸漸長大,老姚心中多了不解和疑惑,“都說江河是城市的會客廳,許多歐洲城市都是沿江發展,兩岸同步發力。偏偏在上海,浦東浦西,就是兩個世界。”

  1990年浦東開發開放的消息傳來,老姚的疑惑得解。“就好比住在舊房子,突然聽說要改造,覺得生活有盼頭了。”如今,老姚一家仍住浦東,出門便是密集的地鐵站和寬闊的馬路,四下是環繞的高樓大廈,浦東,已然換了新天地。

經過老姚嚴格對位後的陸家嘴俯瞰圖   姚建良 攝
經過老姚嚴格對位後的陸家嘴俯瞰圖 姚建良 攝

  近些年,老姚的攝影工程基本完工,他開始有了新的盤算。“我陸續花了5年時間,把以前膠卷里的老照片進行了數字化,足足800GB,多得不得了。”為了更鮮明地展現照片背後的曆史沿革,老姚將不同時期同一景別的照片,進行了嚴格而工整的對位疊化,“人們可以直觀地看出,某一年,陸家嘴的某一個地塊‘長’出了新樓。”

  他還要趕一波“時尚”,學會無人機航拍。“1993年我乘坐雙翼教練飛機航拍過浦東陸家嘴,如果可以利用現代技術手段,重新‘飛’一次當年的路線,浦東的滄桑巨變,將一目瞭然。”

  如今的老姚,似乎比從前還要匆忙。他心懷一個2020年的夢。那時,浦東值開發開放30週年。老姚想拿出100組曆史影像資料作為獻禮,讓後人看到過往,也讓前人重拾記憶。(作者:杜晨薇)

  來源:上觀新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