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美關係悄然“變化”:表面親密 實踐矛盾頻頻
2018年09月08日10:12

原標題:日美關係悄然“變化”:表面親密 實踐矛盾頻頻

  【環球網軍事綜合報導】《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弗里曼日前發文稱,特朗普親口表示雖然“與日本領導人關繫好,但只要告訴他們需要付多少錢,這一關係就會結束。”外媒預估美國下一步將把矛頭對準與日本的貿易。

  無獨有偶,安倍此前也針對日美關係及貿易糾紛明言:雖然與特朗普有很好的友誼,但是“不會將個人友誼置於國家利益之上”。

  自特朗普就任來,日美關係表面親密,實踐中卻矛盾頻頻。由於經貿上受美國要挾製裁,導致日歐自貿協定簽署、中日韓重啟磋商、中日關係明顯回暖以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加快步伐;美對日美同盟不斷髮牢騷,在半島事務上也幾乎不顧及日方訴求;美不斷退出各類多邊協議,日本卻在各種場合不斷重申堅持多邊合作立場、反對貿易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等。儘管長期形成的日美關係可能不至於那麼脆弱,但秉持“商人思維、美國優先”的特朗普,讓日美關係正發生深刻變化,矛盾不僅限於經貿領域,幾乎正在向大格局方向發展。

  眾所周知,日美關係是當今世界上唯一一對具有製度保障的、強烈依附性的大國關係。美國因素對於日本而言,甚至具有某種“內因”的特質。美國不僅有軍隊駐在日本,而且在外交、安全甚至經貿等各方面對日本具有很強的製約力。這裏有二戰後安排等曆史因素,有美國強大的綜合國力支撐,也有七十多年來美國與日本多層次磨合形成的“特殊關係”。但是,由於美日雙方都在發生的變化,它們之間的關係也勢必從內部產生深刻的動盪。

  特朗普上台後的變化當然是主導因素。首先,以特朗普為代表的“美國優先”外交價值觀正逐漸在美國政界及社會佔據上風,“單邊主義”、“保護主義”都是這種思想的特徵。這對於美國的外交政策及美日關係,無疑具有強大的製約性影響。

  其次,美國綜合國力的相對下降及世界格局的變遷,使得美國在行使“宗主功能”時不僅力有不逮,而且從理念認同上逐漸從“多邊向雙邊(實質是單邊)”靠攏。尤其對東亞這樣“鞭長莫及”的事務,表現出比較消極的心態。

  再次,特朗普代表了美國一直存在的一種保守立場,既有基於實力觀等對日本的“輕視”(相對於中俄)、又有源於曆史觀對日本的“敵視”,更有出於“逆差”等利益觀對日本的“虎視”。這些因素及變化,正在攪動日美關係。

  而日本近年來不斷加大走向政治大國的努力,本來“搭美國車”是一個很便利的選擇,但美國的變化使日本不得不另做打算。雖然勸美國“回心轉意”仍是日本的選項,但特朗普的“折騰”,表現出美國政治走向的不確定性,使“求穩怕亂”的日本難以適應。

  日本無論上下左右,如今都對美國尤其特朗普有諸多不滿,政治矛盾讓日本損失的是“真情實感”,經貿糾紛讓日本損失的是“真金白銀”,日本不得不考慮自己今後的出路。而且日本確實一直存在著各類“亞洲主義”的要素,中國等的蓬勃發展也一直在提醒日本天下有“條條大路”。近來中日關係回暖,固然是雙方內在動力為主,但日美(以及中美)關係的變化,當然也發揮著助推作用。而這些又對日美關係形成“此起彼落”式的衝擊,使得這種變化不僅具有政治、外交、經貿、體製等方面的要素,而且具有一種時代感。▲(作者是鳳凰衛視評論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