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反應≠疫苗一定有問題,疫苗知識一篇看懂
2018年09月07日10:12

  來源:中科院之聲

  在人類的各種疾病中,有一類是病原微生物感染而引起的。這類疾病因為可以在人群中傳播,被稱為傳染性疾病。在現代醫學誕生之前,我們對這類被稱之為“瘟疫”的傳染病的病因和傳播規律所知甚少,更不知道如何預防、控製和治療。一旦這些瘟疫爆發,往往會在人群中快速蔓延,並造成大量死亡。

詹納接種牛痘疫苗防治天花(來源:密歇根大學)
詹納接種牛痘疫苗防治天花(來源:密歇根大學)

  在歐洲歷史上曾有多次天花大流行,造成1/4,甚至1/2的人口死亡;19世紀中葉,中國福建一次天花流行,奪取了當地近1/2人口的生命。18世紀末,英國愛德華・詹納醫生發現,通過接種牛痘疫苗可以使人群產生對天花的免疫力,這個牛痘疫苗經過改良後被廣泛推廣使用。經過近一個世紀的努力,在1980年我們人類最終消滅了天花。

牛痘病毒(來源:維基百科)
牛痘病毒(來源:維基百科)
天花病毒(來源:維基百科)
天花病毒(來源:維基百科)

  先說疫苗為什麼有用

  近二百多年,隨著現代醫學的發展,特別是微生物學和免疫學研究的深入,我們對這些危害人類健康的傳染病的認識不斷加深,對其致病病原、流行規律和特點、感染途徑、發病機理和臨床病症等有了比較深入的瞭解,同時也掌握了預防、控製和治療這些疾病的方法。

  當某種傳染病開始在人群中流行時,我們可以採用隔離的方法切斷它的傳播,對已患病者用抗菌素等藥物給予及時治療。用疫苗接種每個個體,使整個人群都具有免疫抵抗力是目前預防和控製傳染病的最有效方法。

  對目前常見的人類傳染病,我們已可以生產有效的疫苗。

  這些疫苗是把致病的病毒或細菌分離出來,在嚴格的條件下做體外培養和擴增,然後採用生物學、物理或化學的方法將它們殺死或使它們的毒力降低,再與可增強免疫反應的佐劑混合,最後接種注射到人體。

  這些滅活或減毒的病原微生物在人體內不能增殖和釋放各種有害物質,所以不會引起疾病;但它們攜帶的各種抗原可以被我們身體的免疫系統識別,誘導出特異性的抗體。當人們被這些病原感染後,這些抗體自己或它們與免疫細胞協同就可以將這些病原微生物殺死。

疫苗原理(來源:維基百科)
疫苗原理(來源:維基百科)

  再說疫苗是怎麼研製的

  我們以狂犬病疫苗為例,可以瞭解疫苗研製和生產的過程。約130年前,法國微生物學家巴斯德從牛腦中分離獲得了狂犬病病毒。狂犬病病毒主要侵襲腦組織神經細胞,將病毒在兔子的腦組織中進行反複傳代90次後,這些狂犬病病毒的毒力會顯著地下降,即減毒的病毒株。然後把這個減毒毒株注射到羊腦或鴨子的胚胎中可以使病毒繁殖擴增,這樣就有了足夠的病毒來製備疫苗。這種早期的疫苗製備辦法所生產的疫苗有許多缺陷,比如副作用比較大或質量均一性比較差。

狂犬病毒電鏡照片(來源:維基百科)
狂犬病毒電鏡照片(來源:維基百科)

  上個世紀80年代,法國的疫苗研究人員用地鼠的腎細胞來擴增減毒的狂犬病病毒來製備疫苗,發現效果更好。這個工藝流程中的每個步驟都有可能影響疫苗的質量。在培養過程中如果有細菌汙染,或在後期過濾和洗滌中未能將雜質清除徹底,這些雜質隨疫苗注射入體內可能會引起各種副作用;用甲醛滅活病毒,需要嚴格控製濃度、溫度和作用時間。如果處理不夠,病毒不能完全滅活,而處理過度,病毒的抗原蛋白會發生變性而降低或失去免疫抗原性,使疫苗的效價降低。

狂犬病毒結構(來源:科學網)
狂犬病毒結構(來源:科學網)

  然後再講疫苗生產的嚴格規範

  大多數疫苗的生產,都是從活的病毒或細菌開始;在生產過程中還會用到細胞。這類生物類藥品的生產,對其工藝流程和技術、生產設備材料及環境、質量控製標準等都有特定的要求。

  例如,在狂犬病疫苗的生產過程中會使用到犢牛或胎牛血清,對這些血清的質量會有嚴格的要求。在使用血清前,需要確認牛的飼養地、所用的飼料、生活環境中是否有特定病原流行,以及這些血清的製備過程是否符合規範等,不能因為降低成本或其它原因而隨意更換。只有以這樣嚴謹嚴格的工匠精神,才能保證生產質量可靠、批次間質量穩定的疫苗。

狂犬病毒(來源:百度百科)
狂犬病毒(來源:百度百科)

  關於疫苗的不良反應

  接種疫苗是為了使我們的機體產生抵抗傳染病的免疫力,但時常會出現一些副作用。這些副作用可能是輕微的不適,如發燒、紅腫和身體痠痛等症狀;再嚴重一些的可能會出現局部水腫或皮疹,或過敏性休克;最嚴重的可能會發生死亡。疫苗接種後出現嚴重不良反應或死亡,可能是接種者已患有某種疾病,疫苗接種後加重了疾病而造成死亡。根據每種疫苗以往使用中發生的異常情況報告數據積累,我們製定出每種疫苗接種的禁忌症。疫苗受種者或其監護人在接種前需要向醫生提供受種者的健康狀況和接種禁忌情況,使出現這類疫苗接種不良後果的可能性降到最低。另一種情況是,疫苗接種後出現發病等嚴重不良後果與疫苗接種本身沒有因果關係,是一種耦合現象。

  疫苗接種後出現各種副作用的概率有多大呢?美國的一項數據表明,發生副作用比例約為0.1-0.2%,即:每一千次疫苗接種會有1-2例不良反應者。根據中國疾病控製預防中心的數據,中國每年疫苗接種10億劑次,如果疫苗不良反應率為百萬分之一,全國每年會有一千例不良反應的案例。疫苗的不良反應是疫苗研發要解決的一個重要問題。我們在疫苗研發過程中需要做一系列臨床實驗,其中一期臨床實驗就是要確定疫苗的安全性。如果一個新的疫苗在臨床實驗中出現副作用的比率太高,或副作用的症狀太嚴重,這樣的疫苗將不會被批準生產。只有那些在臨床實驗中被證實既能誘導有效免疫保護力,又不會誘發嚴重副作用的疫苗才會最後批準生產和使用。即便是採取了這樣的臨床實驗,還是有一些個體會出現不同類型的不良反應,這與我們的免疫遺傳學特點有關。我們的遺傳基因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我們對傳染性病原或疫苗的免疫反應,由於我們個體間基因的不同,對同一個病原或疫苗的免疫反應幅度和類型都各不相同。那些反應比較劇烈或出現異常反應類型的個體接種疫苗後就有可能出現比其他人更強或異常的免疫反應,並由此出現各種類型和程度的不良反應。近幾年提出的“精準醫學”和“個體化治療”的概念還無法應用到疫苗領域。

  這裏需要說明的是,疫苗使用中出現的目前尚無法解決的不良反應與質量不合格疫苗是兩個不同的概念。質量不合格疫苗可能是未依照疫苗生產和質量監控的嚴格規範而造成的,也可能是在運輸和儲存過程中未能保證全程冷鏈的要求而造成的。這些不合格疫苗可能效價低於要求或完全無效價。這種疫苗接種後雖然可能不會造成毒副作用,但不能使兒童產生有效的免疫保護力或保護力低下,對相應的傳染病仍然是易感的,這顯然是不能容許的。

  疫苗預防和控製傳染病,任重而道遠

  雖然我們在利用疫苗預防和控製人類常見傳染病方面已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仍有一些傳染病還沒有有效的疫苗來預防。例如,世界衛生組織“通緝”的危害人類健康最嚴重的三大傳染病,結核病、愛滋病和瘧疾,對後兩個傳染病我們還沒有有效的疫苗來預防。現在中國和世界各國的研究者在“加班加點”地進行探索和研究,期望在不久的將來能夠研製出針對這些重要傳染病的疫苗,為人類健康提供更多的保障。

  現在出門旅行,到更遠的異國他鄉探訪富有詩意的遠方,已成為我們生活的一個重要部分。到一個陌生環境可能會接觸到在自己常住地未曾見到過的病原微生物,我們對這些微生物沒有任何免疫力,易感性極高。例如,有些國家和地區可能流行黃熱病。這就需要我們按照規定要求,提前接種屬於二類疫苗的黃熱病疫苗。這不僅是為了保護自己,也是防範將異地的病原微生物帶回到自己的原住地。

  我們經常提到的“新發病”或“突發病”是指那些以前未曾出現的感染性疾病。這可能是因為我們到人跡罕至的地區探險旅遊,接觸到新的病原微生物而發病;也可能是因為我們食用某些“珍禽野味”而感染了本來與我們完全隔離的病原微生物。我們對這類“新發病”毫無免疫力,對它們的病原幾乎一無所知,更沒有疫苗來預防。這類新的傳染病一旦流行將很難在短期內撲滅。雖然我們提倡“第一個吃螃蟹”的勇敢開拓精神,但食用野味帶給個人健康和社會公共衛生安全的巨大風險絕不可低估。

地鼠(來源:百度百科)
地鼠(來源:百度百科)

  小貼士:第一類疫苗、第二類疫苗

  在過去的一個多世紀,許多國家都逐步建立和完善了由政府主導的疫苗免疫接種項目。我國從1978開始實施了兒童計劃免疫(後改稱免疫規劃),對新生兒和兒童依照規劃全面接種五種疫苗,預防乙型肝炎、結核病、百日咳、白喉、破傷風、脊髓灰質炎、麻疹七種傳染病。從2007年開始,該免疫規劃進一步擴大到十四種疫苗,可預防十五種傳染病(表1)。按照免疫規劃程式,對新生兒到六歲期間將接種前面的十一種疫苗;後面的三種疫苗(鉤端螺旋體疫苗、流行性出血熱疫苗和炭疽疫苗)是在局部流行區才接種。

  國家免疫規劃1類疫苗

疫苗

傳染病

乙肝疫苗

乙型肝炎

卡介苗

肺結核

脊灰疫苗

腦脊髓灰質炎(小兒麻痹症)

百白破疫苗

百日咳/白喉/破傷風

白破疫苗

白喉/破傷風

麻疹疫苗

麻疹

麻腮風疫苗

麻疹/流行性腮腺炎/風疹

乙腦疫苗

流行性乙型腦炎

A群流腦疫苗

流行性腦脊髓膜炎

A+C群流腦疫苗

流行性腦脊髓膜炎

甲肝疫苗

甲型肝炎

鉤端螺旋體疫苗

鉤端螺旋體病

流行性出血熱疫苗

流行性出血熱

炭疽疫苗

炭疽

  這些疫苗是政府免費向公民提供的,公民依照政府規定必須接受接種。這些疫苗我們稱之為國家免疫規劃第一類疫苗。此外,根據實際需要由公民自費自願接種的疫苗屬於第二類疫苗,這包括:流感疫苗、水痘疫苗、肺炎疫苗、B型流感疫苗、狂犬病疫苗、霍亂疫苗、傷寒疫苗和黃熱病疫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