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從“魔鬼作坊”中拯救美國
2018年09月07日15:05

  從“魔鬼作坊”中拯救美國

  盧斯:特朗普將利用一切權限找出不忠於他的人,但這將是徒勞的。即便找到了“叛徒”,這也只會突顯他的孤立。

  在對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最新爆料中,最引人注目的描述是前白宮幕僚長將總統臥室形容為“魔鬼作坊”(the devil‘s workshop)。從中我們就會恍然大悟,為什麼特朗普領導下的白宮工作人員都要精神崩潰了。

  特朗普最真實的自我生活在二樓,遠離白宮工作人員挑剔的眼睛和耳朵。即便在核心權力圈,特朗普也是孤家寡人的狀態。一手拿著電視遙控器,一手發著推文,特朗普的臥室是他的“進取號”(Star Trek Enterprise)飛船主控室。他下樓來到橢圓形辦公室進行合影,每天開一兩次會。

  第二個最令人不安的事實是,他的下屬幾乎沒人尊重他。但這跟第一條其實是一回事了。

  最新一例是特朗普手下的一名高級官員在《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上發表了一篇匿名文章,宣稱正在從內部對總統進行抵抗。這位官員寫道,特朗普“反民主”、“衝動魯莽”、“橫衝直撞”、“小氣”、“耳目閉塞”。他的大多數下屬之所以堅守崗位,純粹是為了防止他的衝動毀了美國。這篇文章並未提到,這位三軍總司令製造破壞的主要地點是他的臥室。

  我對特朗普穿著浴袍,一邊大口吃著奶酪漢堡一邊發號施令沒有意見。禮儀沒那麼重要。但決策的重要性被低估了――尤其是被特朗普。這種狀況可能還會持續很長時間。

  作決定與下命令之間有天壤之別。特朗普需要作很多決定。其中一例是,特朗普據稱曾讓美國國防部長吉姆?馬蒂斯(Jim Mattis)“殺死(此處省略髒話)他們”――“他們”指的是敘利亞人,包括敘總統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如果特朗普起草了一份有法律效力的命令,馬蒂斯會發現自己更難以推脫這個命令。但五角大樓可以很容易地無視特朗普的口頭要求。

  懶惰是特朗普的敵人,卻是全世界的朋友。本週的兩起爆料深刻地揭示了這一點。傳奇記者鮑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的新書《恐懼:特朗普在白宮》(Fear: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和《紐約時報》的匿名文章在這一點上相互佐證。

  最令人震驚的一面是,它們的內容一點也不令人震驚。我們早已知曉這一切。此種情形不知道出現過多少次。有報導引述,有內閣官員說特朗普是個“白癡”,他對國際關係的理解像是一個“五年級或六年級的小學生”。這些官員隨後否認說過任何這樣的話。所有人都知道,他們的聲明只是為一位聽眾起草的。

  上述那位匿名作者稱,他或她的同僚們都會私下承認,他們每天都在懷疑這位統帥的“言論和行為”。請注意,“言論”一詞在先。約束具體的行動要更難一些。

  無論是伍德沃德還是這位匿名人士,都沒有拿出諸如把特朗普的核按鈕手提箱藏起來這樣程度的例子。伍德沃德寫道,有官員從特朗普的辦公桌上拿走了一些文件,這些文件原本會讓美國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和美韓貿易協定。即便如此,我們也不清楚如果他們當時沒有這樣做會發生什麼。如果特朗普讓美國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和美韓貿易協定,當然是魯莽的。但這兩項舉動都會面臨來自國會和法院的抵製。

  唯一一次避免了戰爭行為的事例是,馬蒂斯對特朗普讓他暗殺外國領導人的要求充耳不聞。特朗普也沒有再提。從床上發出火與怒的威脅很容易。但付諸實踐要難得多。

  話雖如此,過去發生的事情讓我們對特朗普下一步可能採取的行動無法樂觀。他對伍德沃德的新書的回應是下令進行大搜查,以找出這位傳奇作家的消息源。他對《紐約時報》那篇匿名文章的回應是一條推文:“叛國?”這兩項回應本質上一樣。

  現在,特朗普將利用他所能使用的一切官方權限,找出哪些人不忠於他。這將是徒勞的調查。拋開由誰來領導這場內部調查的挑戰不說,特朗普怎麼知道他們不是內部抵抗力量的一部分?即便找到了他們是誰,這樣的信息也只會突顯他的孤立。

  除了女兒伊萬卡(Ivanka)和女婿賈里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以及一些死忠年輕官員――很難假定任何人一定是忠於他的,包括第一夫人梅拉尼婭?特朗普(Melania Trump)。

  他將何去何從?特朗普最喜歡的另一處庇護所是競選活動。就像臥室一樣,競選講台可以讓特朗普從法律顧問和行政秘書的窺視中解脫出來。但他的第一個衝動將是回到二樓,在臥室里,他可以把自己封閉起來,不必擔心遭到背叛。在臥室里,他可以隨心所欲地想像自己多麼具有總統風範,這比執政有趣多了。

  譯者/何黎

  文章來源:FT中文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