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跑得太快,忘了為什麼出發
2018年09月05日06:07

原標題:滴滴跑得太快,忘了為什麼出發

滴滴順風車正在遭遇“上路”以來的最強烈逆風。4個月內,連續兩名年輕女性在乘坐滴滴順風車時遇害。正如這家創業公司依託互聯網快速崛起一樣,兩起惡性事件也在互聯網上迅速發酵,激烈的批評像子彈一樣飛向這家公司。

公眾把矛頭指向了滴滴順風車的產品邏輯,質疑平台為了牟利,放鬆審核和監管,並刻意為產品營造隱含性暗示的社交情景。事實上,在移動互聯網產品層出不窮的當下,滴滴順風車幾乎是含著兩枚金湯匙誕生:“共享經濟”和“公益”。

按照產品最初的設計思路,滴滴建立一個信息平台,把私家車的“空座”資源整合起來,再由點對點機製把資源精準匹配給有出行需求的乘客。在此期間,乘客只需為私家車司機分攤一部分油費即可。這種“共享”模式既利用了社會閑置資源,也能減少每天上路的汽車總量,緩解城市擁堵。

對於這個前景廣闊的產品,滴滴顯得很慷慨,當時聲稱自己只會抽取運營成本,明確產品的“公益”定位。

與其他的“共享經濟”產品類似,滴滴順風車最初的業務邏輯也顛覆了傳統的商業模式,帶著“物盡其用、人盡其才”的理想主義色彩。但它同時也需要降低門檻讓大量非專業人員進入,去建立一個龐大的服務提供者“蓄水池”,這就有可能產生監管盲區和規則真空地帶。

理想主義需要基於交易雙方的完美人性,但在現實中,共享經濟一直不得不面對尷尬的處境:共享單車被人惡意毀棄,順風車也無法阻止頻頻發生的司機猥褻乘客事件,直到近期連續兩名女性乘客被害。

具體到順風車這種半私密的交易情景中,一旦缺少有效監管,僅憑司機的自律很難保證乘客的安全;另一方面,不同於傳統出租車行業,順風車的監管無能甚至缺失,意味著司機的違法成本更低。

平台和政府都對交易負有監管責任。對平台來說,審核司機身份背景,完善評價和退出機製,建立暢通的應急系統,都是應盡的義務。事實上,按目前要求,任何人只需要提供真實有效的身份證、行駛證、駕駛證,且駕齡一年以上,都能註冊成為順風車車主。

另據媒體報導,虛假註冊、封號“洗白”等業務已經形成完整的產業鏈,造成很多順風車司機即使有“案底”仍然可以註冊成功,甚至出現司機並非真正“車主”的現象。

對政府來說,這種“不以盈利為目的”的“合乘車”屬於“互聯網創新經濟”,一直被“鼓勵並規範”,並把監管權力下放給地方政府。除北京、上海等少數城市對順風車明確規定“每天只能接兩單”外,其他城市很少有對順風車製定相關規範。在兩起惡性事件發生地之一的鄭州,當地對順風車的監管在法規上甚至仍是一片空白。

這個聲稱“公益”的產品,已經在無聲無息中轉化為公司的賺錢工具。在滴滴產品線里,它甚至比專車、快車更早實現營利。

大量滴滴順風車在監管的灰色地帶,以“私家車”之名從事營運活動。平台的抽成也從最初的每單5%,提高到10%。

如今,這家市場份額占比高達九成、總估值已達600億美元的巨無霸公司被曝計劃上市,所以仍然需要向投資人拿出更好看的業績,來換取更高的估值。

而在資本市場對互聯網平台的估值中,交易單量是關鍵要素。接受並加強審核和監管就意味著平台車主數量收縮,進而導致交易單量下降。

不僅如此,平台還打出移動互聯網時代最容易吸引用戶的社交牌,通過性暗示,鼓勵司機和乘客間的曖昧,吸引順風車車主增加運力。

順風車平台採用的技術沒有價值取向,但使用技術的人卻應懂得善惡是非。對致力於“智慧交通”的滴滴出行來說,數據是公司最重要的資產和核心競爭力。資本逐利的天性使得平台管理者選擇把目光投向用戶的錢包和出行信息,單純向用戶索取數據,並利用數據創造價值,而不是鼓勵健康的互動,回報用戶。

今年5月鄭州空姐遇害事件發生後,承諾“全面”整改的滴滴順風車下線了“社交”功能,但有媒體報導,這項功能隨後又悄然上線。8月24日,又一名年輕女生在乘坐滴滴順風車時被害,而就在一天前,平台客服曾接到針對這名行兇車主對乘客“圖謀不軌”的投訴。

4個月內,在“整改”後的滴滴順風車平台上再次發生惡性事件,使人懷疑滴滴缺乏真正整改產品的內驅動力。

這次,滴滴出行創始人和總裁在道歉書里寫道:“我們靠著激進的業務策略和資本的力量一路狂奔……歸根結底是我們的好勝心蓋過了初心。”

也就是說,滴滴跑得太快,忘了為什麼而出發了?

楊海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8年09月05日 09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