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鄭冰:讓城市記憶在漢字上活起來
2018年09月04日05:37

原標題:徐鄭冰:讓城市記憶在漢字上活起來

翻開畫冊《字繪武漢》,用手機輕輕一掃“黃鶴樓”,伴隨著獨特的武漢方言,一隻黃鶴就會在書上翩翩起舞,展翅飛入雲中。

在AR技術下“活起來”的地標漢字,是由武漢工商學院教師徐鄭冰的團隊一手打造,將武漢的文化地標和風土人情畫進漢字,讓城市記憶活了起來。

作為武漢本土的網紅級文化產品,不久前,徐鄭冰團隊的“字繪”項目獲得了由武漢市科創天使基金領投、創星彙基金跟投的500萬元天使輪融資。

這不是徐鄭冰第一次創業。

2006年從湖北經濟學院藝術設計專業畢業後,他就與人合夥開了一家影視動漫公司,從事設計和藝術專業培訓,參與過《藍貓淘氣三千問》《熊出沒》《阿特的奇幻之旅》等動畫片的幕後製作。

“巔峰時,公司一年流水額有上千萬元,製作團隊100多人。”徐鄭冰說。

2009年,徐鄭冰多了一重身份――武漢工商學院藝術與設計學院藝術設計系教師,開始在學校和公司間奔波。

一次外出旅遊時,徐鄭冰看到一種明信片,“手繪描畫古鎮景點,遊客很喜歡,賣得很好”。手繪風格給了他啟發,卻覺得它們設計太過同質化。

徐鄭冰琢磨,“能否設計出一套有強烈地域符號的手繪品牌?”

彼時,創業第四年的他也正陷入事業的低穀。

“一直從事幕後製作,缺乏原創的核心能力,公司業績開始下滑。更激發了自己要做原創作品的想法。”徐鄭冰將重心轉到對設計的追求上。

無獨有偶,一次學生上交的用漢字筆畫填充圖案的作業,激起了徐鄭冰的創作靈感,“手繪城市里的地標漢字,描畫城市記憶,不正符合對原創的追求?”

憑藉10多年的職業經驗,徐鄭冰判斷,“字繪”的創新一定能贏得市場認可。

2014年秋季,武漢工商學院推行教改,開始招收品牌設計實驗班新生。徐鄭冰根據多年藝術設計經驗進行教學。

當年11月,他將“字繪”的創新設計理念,融進設計課堂,給學生佈置了一項課外作業:用手繪漢字表現武漢。

“展現武漢的美術作品並不少見,但這種設計從來沒有過,有挑戰。”徐鄭冰自己籌資,帶著創新實驗班大二、大三12名學生組成團隊,利於課餘時間,開始創作。

黃鶴樓、曇華林、歸元寺、戶部巷……隊員們穿梭於武漢三鎮,對遴選出的34處地標建築進行了“掃街式”觀察,包括街頭巷尾的曆史、現狀、趣聞,再將這些內容整理成畫,填充進勾勒好的大字裡,根據字形填充,融入動漫、國畫等,繪出一字一景,最終成為一段可貴的城市記憶。

這些畫作被命名為“字繪武漢”。字繪,是區別於其他城市類手繪作品的亮點,它的創作速度與體量,也是大多個人創作者不可企及的。

“培養藝術設計專業學生,要能接受市場的檢驗。要把作業變成作品,再變成產品,最後變成商品。否則就是孤芳自賞。”徐鄭冰深有感觸。

來自湖北襄陽的王曼婷,在老師的指導下,曆經多方研究和實地考察,逐漸找到了利用建築來展現武漢魅力的方式。

設計“漢口”藝術字時,她將長江的波浪、龍王廟、碼頭航運的情景、中山公園摩天輪等融入其中,“設計中也增強了對城市人文的理解”。

學生手繪的“起義門”3個字完整再現了武昌首義,令徐鄭冰最滿意,“有起義門、士兵吹號角,在炮火轟隆中奮勇殺敵的畫面。”

兩年多來,字繪團隊用腳步丈量江城的每一寸街景,將散落在街頭巷尾的人文曆史,勾勒進筆下的漢字。

滿腔心血投入“字繪武漢”創作的徐鄭冰,一開始並不為周圍人所理解。長時間重複性的創作,甚至讓隊員對徐鄭冰產生了質疑。

“學生們問我,我們做這個到底有什麼用?”不只是學生,同行也不理解。在他們看來,全篇字繪形式的創作,審美價值有限。

儘管各方都有質疑,徐鄭冰對“字繪”依然堅信。“作品融入了城市的人文,有最真實的記憶,能打動人心”。

在《字繪武漢》的書里,還添加了AR技術,下載安卓版“字繪武漢”App,手機對著漢字一掃,江城景點的動態3D效果就躍然紙上,有普通話也有地道的武漢話介紹。

“城市記憶需要發掘創新,每一座城市都有其獨特的地域符號,字繪城市,就是一本城市旅行指南。”徐鄭冰說。

曆經3年,2016年10月,384幅“字繪武漢”作品完工,在湖北大學生文化創意設計大賽上,一舉拿下“最具市場潛力獎”。

2017年1月,《字繪武漢》正式出版。首印的3000冊,剛上市就銷售一空。這部由學生作業升級而成的作品受到各方好評。不少人表示,“在《字繪武漢》的世界里真正讀懂了武漢。”

當年6月,武漢申報全球設計之都的宣傳片《老城新生》,甚至將片子的前20秒給了字繪團隊。

各方的認可,讓徐鄭冰覺得辛苦沒有白費。上海一家公司找上門,請他幫忙“字繪上海”。外白渡橋、靜安寺、城隍廟、沿襲此前的創作方式和風格,將上海的古街、老建築等著名景點手繪成畫。

台灣中原大學一位設計老師看到字繪作品後,也主動聯繫徐鄭冰,要求合作,做字繪台灣。

2017年9月《字繪上海》在上海大世界發佈。11月,《字繪台灣》出版發行。目前,字繪紅安、字繪荊州、字繪香港、字繪百家姓等系列作品也在規劃中。

和徐鄭冰合作相交8年的劉林,自己開了一家設計公司。在他看來,字繪項目很有意義。“這在行業內很震撼。畫一個字很簡單,可畫出300多個字,彙成一本書,並且可持續挖掘設計,很不容易”。

徐鄭冰最開始做字繪項目時,劉林也替他擔心。

“學生都是利用假期和課餘時間參與創作,過程中的食宿交通、以及出版費用都由他自籌。前後畫了3年,將一個設計項目做成了一個設計教育領域的課題,有極強的學術和教育意義,適用於各個城市文化的發掘。”劉林由衷地佩服他,“為自己的設計夢想堅持3年,特別能吃苦。”

劉林說,字繪項目為學生搭建了實踐鍛鍊平台,“很多知名設計公司看到字繪作品後,都紛紛找上門,要他推薦畢業生”。

不久前,深圳南山博物館展出的一場《字繪・文字之美――“關於數字時代的深圳記憶”》,字繪團隊打造的1000多件字繪作品,通過手機輕輕一掃“富強”字樣,“飛機”“衛星”“火箭”就能躍然而出,令人大飽眼福。

“無論是‘字繪武漢’還是‘字繪上海’,都是在回歸城市文化,用漢字展現城市之美。”徐鄭冰對未來充滿期待:一座城市一本書,實現字繪中國。

胡林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雷宇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8年09月04日 12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