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三說|火箭新援的2011-17:個人努力固然重要
2018年08月31日15:24
禮特
禮特
最新消息來自ESPN沃神:火箭交易萊恩-安達臣和德安東尼到太陽,換回基斯和禮特。Woj:Houston has traded Ryan Anderson and De‘Anthony Melton to Phoenix for Marquese Chriss and Brandon Knight, league source tells ESPN。

  對於火箭來說,基斯在太陽兩年期間,情緒管理和身體管理都有較大問題,不知道到了新環境下是否能改弦更張;而禮特則更耐人尋味,他身上的兩年3千萬合同該如何處理仍是疑問,也許他可以作為燈泡的人身保險存在,功能和邁卡威相似,但這個前提是他終於從傷病中恢復過來了。這篇文章發於2017-18賽季早期,但現在看來,仍令人不勝唏噓。當然,在貓三這裏瞭解一名球員,仍然會是你的最佳選擇。

  布蘭登-禮特2011-17:個人的努力

  漂亮茶几

  2017-18賽季,太陽隊開季三連敗,其中兩場淨負40分以上,隊史各種最差對戰記錄被破,一時間輿論嘩然,均以為辛基再世,史葛重生。主教練厄爾-沃特森揮一揮衣袖下崗走人,不帶走一滴雞湯,助理教練泰利亞諾接過巨鍋,主將艾力-比立素見況不妙,也在推特上發文稱‘哥們兒再也不想呆在這裏了’,橫遭聯盟逾萬美鈔罰款,總經理麥克多諾則在接受採訪幾近聲淚俱下噴了血布一臉狗血後便將其交易至公鹿,而小樂邦也是風趣,稱自己所謂不想再呆之地,實際上只是理髮店而已,‘大家反應有些過度啦。’

  廢墟之上,雞毛之間,太陽展開新顏,接下來5戰贏了4場,旋即回歸舊貌,7戰6敗,但總算成功轉移視線,人們紛紛去解構騎士、雷霆,無暇再關心終於走上悄悄擺爛正軌的太陽隊。

  無論外界關心與否,場面熱鬧抑或冷清,這一切都和布蘭登-禮特再無關聯。因為7月初禮特剛剛在社交媒體上秀完自己的胯下入樽以示狀態正佳身體強健,便在同一個月參加家鄉南佛羅里達州的一場業餘比賽時摔斷了左膝前十字韌帶,跟新賽季徹底說再見了。

  這次受傷,不過是禮特這個漂亮茶几上又一個杯具罷了。

  一開始,人們只不過認為禮特的經歷很澹踔劣行┗被搗⒌揭恢殖潭齲拖緣糜行┖諫哪耍嗣強薊騁傷欠窈NBA八字不合。他摔到觀眾席上,還要被飲料淋上一頭;他被JR史密夫晃坐,被艾榮晃趴,被霍樂迪晃飛;他被高比騎扣,被卡培拉騎扣,被小佐敦騎扣成一道墓碑;他投籃被空氣封籃,他加時賽絕殺上空籃不中,卻在技巧賽被比華利三分絕殺……

  2015年夏天,禮特以場均17.8分4.3籃板5.4助攻1.6偷球的數據和23歲的潛力簽下了一份5年7000萬的合同,美鈔不騙人,看起來幸運女神終於開始眷顧這個運氣不佳的孩子,但在女神寬衣解帶之後的回眸,禮特卻看到那分明是一張拓也takuya的臉。第二年夏天,NBA工資帽暴漲2400萬,數據漲到場均19.6分的禮特只能看著比約保簽下4年7000萬,馬伊咪和莫斯高夫4年6400萬,埃文-端納4年7500萬,以及,和自己同年進入聯盟的兼職球員贊特拿-柏桑斯以場均13.7分4.7籃板2.8助攻的數據拿下4年9480萬。

  禮特自己對這份簽約的態度是:‘公平的報價。考慮到我此前經歷過的那些事情,我很難讓其他球隊對我感興趣’。

  一股給命運跪了的心酸感撲面而來。

  作為可能是歷史上第一個從一號位被羞辱到五號位的選手,禮特此前究竟經歷過什麼?

  他被飲料澆一腦袋飲料,是因為他搏命救球撲到觀眾席上;他被艾榮晃趴之後,以幾乎一樣的胯下運球,回應了一個打板三分;上空籃絕殺失敗的同一場比賽,也正是他在第二個加時賽最後投進了扳平比分的三分球,幫助球隊最終在第三個加時贏下比賽;至於他最為人們津津樂道的防守隔扣,輿論也旗幟分明的化為兩派:

  球迷有從此成為禮特腦殘粉的,也有立即跑到維基百科上將他的簡曆修改為‘死於小佐敦隔扣’的;球員方面,曾經貢獻人類史上最牛逼隔扣的卡達相當無情:‘既然你知道自己絕無可能防住這種入樽,就應該乖乖躲開’,而曾經被格芬死亡隔扣過的帕金斯則咬牙切齒道:‘如果我在同樣的位置,那我還是會一次又一次跳起來。如果我躲開,那就是懦夫的行為。’

  古賓對此表示讚同,‘凡是擔心被隔扣的都是沒膽的男人,真的男人應該無懼於這種打球方式。’‘真的男人’古賓是否也曾經在某個夜晚被德克騎過我們不得而知,但他作為向來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主顯然不會特意為其他球隊的某位球員被扣這種事情特意發聲,主要原因還是當時他手下的愛醬泰利在禮特被小佐敦扣倒的同一個月裡被占士飛過去扣了一個。

  也許只有在那一個月裡面,禮特才真正接近自己當初選秀時的模板:泰利。

  至於禮特本人,對於這些尷尬往事的態度倒是超然,他甚至覺得‘任何人發生這樣事情別人都會感到好笑。’

  ――‘對我來說也很有趣。’

  ――‘我並不是一個6尺11寸的男人,憑我的身高,想封籃是不太可能發生的。’

  ――‘但如果再次遇到這樣的事情,我會再次跳起來。’

  實際上,從來不懼怕‘再次跳起來’的禮特也曾經追帽過6尺11寸的保殊上籃。而在點評自己中學時期的好友艾榮晃倒自己兩次那件事時,禮特也用上了同一個形容詞:‘我猜他是想讓比賽變得有趣。’

  無論如何,禮特斬釘截鐵地告訴記者:‘安啦,這些都不會傷害我的自信。’

  所以,常常溫和地微笑著並將因吹斯聽掛在嘴邊的禮特所謂‘經歷過的那些事情’,那些讓他接受太陽的報價,並認為不會再有其他球隊願意給出這份合同的事情,並不是指那些別人眼中的羞辱片段,而是連綿不斷的踝傷、背傷、膝傷、運動型疝氣和足底筋膜炎,是前五年平均每年要休戰接近20場的出勤率。

  當然了,如果從最細微的角度去闡述這些狀況,自然也和他自己有關係,譬如沒事的話,為什麼休賽期不去中國泡泡鞋子浴,扮演一番360°入樽未遂摔倒的諧星,何必在家埋頭苦練,以至於參加個業餘比賽還拚到十字韌帶撕裂呢?而前公鹿主教練弗蘭克也曾經講過,如果我不把他的鞋子收起來,他是不會離開訓練場的。

  也許從他的家庭教育中我們可以看出一些端倪:禮特高中是在佛羅里達州最好的私立高中就讀,平均績點高達4.3,憑藉籃球和學業成績,他完全可以上一所常春藤盟校,事實上他當時也曾經在耶魯大學和肯塔基大學之間搖擺過,最終還是選擇了後者。至於為何會有這麼好的成績?禮特經常會因為白天訓練時間太長,在晚上熬夜到三四點也要堅持完成啟東黃岡大試卷。按照他爹的說法:‘因為這孩子是一個完美主義者。’

  這就是禮特。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已經明白他是一個聰明孩子,但就是學不會在別人入樽時躲開,在別人晃動時指揮交通,在別人休假時開小號刷推特,NBA這樣的孩子並不算多,但也絕對算不上少,所以這仍並不是關於他故事的全貌。

  活塞

  2011年禮特以第8順位(當年排在艾榮之後順位最高的控衛)被活塞選中,他來到的這支球隊正在經歷鷹隊式拆解,只不過活塞的拆遷效果更為慘烈。從送走比盧普斯迎來艾佛遜結束了連續8年季後賽之旅後,他們以幾乎一年一個的速度將曾經的總冠軍活塞五虎依次送走。禮特到隊時,杜馬斯剛剛試驗過的斯塔基時代正瀕臨崩潰邊緣。斯塔基連綿不絕的傷病和純熟的冶金技術雖然給了禮特充足的出場時間,但球隊那時候竟還供養著本-哥頓!杜馬斯的試驗仍沒有結束,第二年甚至一度將卡達朗從多倫多撈了出來,和禮特搭配一套雙後衛陣容。

  不過,杜馬斯更相信的後場組合應該是一個活力四射的攻擊型核心控衛,搭配上一個沉默的射手型分衛,這份美夢從1989年的微笑刺客和他自己,到2004年的比盧普斯和漢密爾頓,一直遺到2013年夏天自由球員市場開啟前。此時活塞剛剛爛了四年,球隊已經搭建好雙塔(祖蒙特、門羅)雛形,自由市場上也已經簽下彷彿能夠替代小王子的祖殊-史密夫,再搞回比盧普斯,杜總看起來已經失去所有耐心,畢竟他在斯塔基身上押注的賭金已確定無法回本。於是他在選秀大會上摘下了另一位8號秀教皇波普,看著波普,杜總就像是在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現在所有的位置均已備齊,就差一個湯馬士式的核心控衛啦。杜總只是在等待一個機會:第三年的禮特,或者某個人。而在那個夏天,一個被杜總稱為‘絕對不會放過’的機會終於出現了:

  公鹿總經理約翰-漢蒙德打電話來要求先簽後換布蘭登-詹寧斯。

  條件是活塞必須付出禮特。

  杜馬斯立即答應了下來,在解釋這筆操作時,他語焉不詳,每一句‘交易走禮特這樣努力的孩子真是not easy啊’的背後,都要跟上一句‘可是能得到詹寧斯我真的無法拒絕’。

  然而,詹寧斯只是看起來能夠成為一個微笑刺客-昌西式的攻擊型控衛,恰如祖殊也只是一個看起來能夠替代普林斯的存在。

  詹寧斯確實足夠具備攻擊型,但投射水平實在慘不忍睹,在他的整個職業生涯里,只有三年命中率超過4成,22歲在公鹿時達到41.8%,25歲在活塞第二年只打了半個賽季的40.1%,以及28歲在山西汾酒迄今的超45%。

  而在得到詹寧斯和祖殊雙鐵之後,活塞戰績並無長進,球隊依然看不到未來,順便一提,和禮特一起被送到公鹿去的,還有一個二輪秀添頭,名字叫米德爾頓。一年後,輸得只剩避孕套的杜馬斯黯然辭職,大範上台,禮特的活塞這一頁,就算是翻過去了。

  公鹿

  反觀禮特,被交易到公鹿之後一飛衝天,各項數據均有大幅提升,已經成為球隊當家球星,而在公鹿的第二年,情況變得更加美妙,傑特來了,艾迪列治托昆博和查巴利-帕加開始成長起來,球隊從前一年只有15勝的超級魚腩一轉變為季後賽球隊,全明星賽前52場比賽,禮特場均貢獻17.7分5.4助攻4.2籃板,幫助球隊取得了29勝23負的戰績,暫時排在東岸第六。

  這樣的表現讓底特律人懊悔不迭,一名球探在談到禮特時說:‘很明顯,活塞太早放棄了他。’而且當年因為腳筋拉傷宣佈自己退出全明星的韋迪,也明確指出希望禮特能夠頂替自己進入全明星:‘如果我有話語權,我會選布蘭登-禮特。他在領導那支球隊前進方面做得很好。’

  即便東岸全明星主教練布登霍爾澤最終選擇了自己的隊員東尼大木後備進入全明星,截止到2015年全明星賽結束,禮特還是過得相當順風順水――也許只有一件事情不夠順,就是技巧賽被比華利一個三分搶走了冠軍,光明的前途似乎正在展開。公鹿卻立即在此時做出了一筆三方交易,將公認的公鹿領袖禮特交易出去,得到了76人的邁卡威。

  邁卡威?當然虐。バ猛骨耙荒昊故親羆研灤悖氖仔慵叢諶尥啡然鶘砩峽誠掄鵓瀾緄22分7籃板12助攻9偷球準四雙帶隊獲勝外,整個新秀賽季也有16.7分6.2籃板6.3助攻1.9偷球的輸出量。

  但邁卡威第二年在76人的狀態開始下滑,帶隊能力也遠遜於接近全明星水平的禮特,實際上也不是不能用,三分能力雖然差了點意思,終究還是比禮特更接近一點年輕時的傑特,更重要的是暫時不用擔心續約合同的問題,畢竟當時公鹿也確實需要在禮特和米德爾頓之間選擇一個,後者最終也獲得了一份5年7000萬的合同,貧窮限制想像力這種事情,你我都應該多少懂一點。至於76人為何這麼早就放棄邁卡威,那又是另一個悲傷的故事。公鹿這筆交易最終被邁卡威更為密集的傷病摧毀,球隊雖然殺入季後賽,但失去禮特後的戰績只有12勝18負,第二年更是在傑特更為瘋狂的試驗中再度跌出季後賽圈,所幸密爾沃基人尚未來得及追悔,全靠字母哥一年一個大跨步實在令人無暇悲傷。

  而再度被交易走的禮特顯然有些接受不能:‘我去公鹿的時候,球隊正陷入泥潭中,我認為我是他們能走出泥潭的重要原因之一。’

  太陽

  禮特沒有想到的是,他即將奔赴的地方,是一個比當年公鹿更深的泥潭,那可是遠在鳳凰城的太陽!李爾太白曾特意為此深情賦詩一首:‘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我日後場擠。’

  我日後場有多擠?

  禮特來到鳳凰城後手搭涼棚定睛觀瞧,心下便被抹上一斤翔。彼時我日後場端的是人才濟濟,名單上前前後後合計塞進來12個後衛,差不多抵得上人家一支球隊的長度了。寫到這裏,我覺得有必要唸唸名單以示我向來是基於事實胡說八道的清白之身:

  小湯馬士、普萊斯、麥克尼爾、恩尼斯、賽斯-居里、比立素、索頓、禮特、傑拉德-格連、古德溫、杜拉基兄弟。

  當然,在得到禮特的同時,他們總算把這個名單縮小了一點,送走了杜拉基兄弟、小湯馬士以及恩尼斯。

  所以這個名單看上去依然擁擠得可怕,斷舍離之後本質上也就餘下比立素和禮特兩人作為穩定的後場核心而已。

  雖然在比立素‘我早就想和他搭檔’的歡呼聲中,禮特只打了11場比賽就因為腳踝扭傷而賽季報銷,但連續兩年走在季後賽邊緣的成績還是讓球隊管理層將希望寄託在血布和禮特這對後場組合之上。球隊運營總裁在2015年時表示續約禮特是‘這個夏天最重要的任務’,而時任太陽主教練的霍納塞克也獻上自己的讚美:‘他對我們來說會很特殊。’

  在2015年夏天,且不論在選秀中摘下布卡、給老拳王獻上一份大合同、交易走馬庫斯-莫里斯這些事情與續約禮特相比孰輕孰重,未來一季中,禮特確實扮演了一個非常特殊的角色,畢竟為了得到他,太陽付出的可是用拿殊換來的湖人首輪簽!

  2015-16賽季,除了砍下生涯最高分和30+10+15的大三雙外,禮特還是馬基夫-莫里斯打爆霍納塞克和整支太陽隊的見證者,除此以外?

  他和比立素只在這個賽季中合作了31場比賽,後者便因為膝蓋半月板撕裂賽季報銷,而禮特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比立素報銷十場球之後他罹患運動型疝氣,整個賽季缺戰20場。但人總是應該留存未來會變好的希望,不是嗎?

  拿到生涯最高分的那個夜晚,有記者問禮特‘這會是你生涯最佳表現嗎?’24歲的禮特驕傲地說:‘不。’

  奶衣服。

  沃特森在前一個賽季頂掉老霍的位置後,正式走上禮特的舞台。他從2016-17賽季開始執行殘酷的擺爛策略,頭陀放出豪言:‘我們球隊的建設並沒有著眼於今年的成績。不僅如此,實際上我們正在讓自己逐漸累積總冠軍的經驗。’

  沃指導在累積總冠軍經驗方面走得有點遠,球隊戰績滑落到24勝58負。

  禮特本人則從賽季初就被安排坐到板凳席上。關於這一點,禮特就像小湯馬士當年一樣吞下了一切苦澀,他告訴媒體‘我尊重厄爾,他做了出色的工作,我欣賞他處理問題的方式。’

  沃指導‘出色的工作’具體表現在‘love’這個詞從他嘴裡蹦出來的頻率比一整季的中國有嘻哈還要多。最終,所有的love都給了布卡,小夥子砍下輸掉比賽的70分,是這個賽季太陽球迷能夠得到的唯一安慰。而禮特,則乾脆在賽季末和錢總血布一塊兒穩坐板凳席鬥了23場地主。

  沃特森在接受採訪時是這樣闡述為什麼不給三位健康主力上場時間:

  ‘除非管理層要改變,我是不會改變這個輪轉。我上面有老闆,我的老闆還有老闆。對年輕人有利的事往往對教練很危險。這不是大學,教練有7-10年的合同。但我必須把機會留給年輕人,即使可能對我們有點冒險。我們應該給這些年輕人機會。我一直相信如果你做正確的事,機會就會來臨。我們應該這些年輕人鍛鍊,建立自信的機會。’

  無論沃特森如何把丟鍋這項古老技藝玩出花來,25歲的禮特在他眼裡顯然已經算不上什麼年輕人了。

  現在,沃特森沒有接好‘上面的老闆’和‘老闆的老闆’們丟回來的鍋,戲演砸了,人就該走了。而禮特受傷和比立素被交易則讓太陽連綿多年的三後衛人體試驗也告一段落,現在他們終於不用再擔心後場擁擠的問題了,因為如今太陽的正選控衛是麥克-占士,雙向合同球員,後備控衛是尤里斯,二輪秀,大家都很滿意自己的出場時間,絕無怨言。

  ――如果你真的解不開一個魔方,完美的解決方案大概就是拆掉它。

  至於血布遠赴密爾沃基,公鹿贈與太陽的回饋是門羅。門羅又是從哪裡來的呢?

  活塞。

  胖友們,如果你不知道什麼叫做孽緣,這就是了。

  禮特進聯盟開始,就被裹挾在這些莫名其妙的糟糕交易中,在那些令人髮指的人體試驗中摸爬滾打了多年,可謂身經百戰見得多了。當年他和《SLAM》雜誌談笑風生,提及勒邦回騎士的事情,禮特表示‘在NBA里發生什麼都不會讓我驚訝。’

  為什麼呢?

  ‘因為這就是籃球的本職:事情發生,人員流動,關係斷絕,關係發展。這並不重要,球員可能會在下一秒選擇離開或者選擇離開,這沒什麼讓人吃驚的。’

  說得好有道理。然則,個人的努力固然重要,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