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強的理由 李幸倪
2018年08月30日16:14

李幸倪(Gin)其實是個藝名。

「『幸倪』係我以前馬來西亞?唱片公司搵師傅幫我改,意思即係幸福的人兒,我好鍾意呢個名,每次見到,都會提醒自己,我係一個好幸福?人。」

最近,這位幸福的人兒因為新碟《Bold & Beautiful》,打造女漢子形象,被網民封為「堅Lee」。「主要係〈很堅強〉呢首歌。我就冇話好刻意去sell到自己好tough,只係好多人都覺得,我咁多年?都好硬淨。」

而事實上,她的經歷都很堅,例如一○年廿二歲時,隻身由馬來西亞來港發展,冇人冇物,一切由零開始。「人就係要趁後生去闖?啦!」期間試過沒有唱片公司、沒有工作,更沒有收入的日子。「人就係要捱,冇辛苦點會有收穫呢?我好感恩有?段日子,令我成長得好快!」

一路走來,剛過去的六月,她終於登上紅館舞台,開了兩場《First of All》演唱會。舉行前,她連續三個月,日日狂操。「每日要健身兩個鐘,然後排舞四個鐘,返到屋企全身都痛,有好多傷患,train完要做治療,做完治療又train過,不停loop住咁?cycle。?三個月我身、心都好大壓力,都試過唔開心問自己:點解要搞到咁辛苦呢?但如果我事前冇咁?準備、冇下過苦功,我?兩晚就唔會咁享受、咁淡定,所以都係值得?!」

正正因為Gin有這樣的能耐和毅力,所以,「堅Lee」這個稱號,並非浪得虛名。

撰文☆周彩霞 攝影☆梁比利 化妝☆Circle Cheung @ndnco

髮型☆Eve Chiu @Muse Hair 服飾☆Elliatt、Zwaikwok 設計☆吳展滔

1╱一○年,她去完台灣《超級偶像》踢館後,再來港的《超級巨聲》挑戰林欣彤,最後只以五分之差,輸給對方,卻賺了一紙唱片合同。

2╱〈很堅強〉一曲,副歌部份被網民惡搞,剪輯成三個多小時,共五千次版本。「呢個版本好有創意!?人話係洗腦歌,但我覺得絕對係一個好?洗腦呀!」

3╱新碟《Bold & Beautiful》封面,Gin以性感造型,打造女漢子形象。「我唔係咁刻意sell自己tough,只係人?覺得我?經歷比較刻苦。」

離鄉別井

李幸倪(Gin)是馬來西亞人,一○年因為參與《超級巨聲2》踢館,而加入樂壇。其實在此之前,她亦曾到台灣的《超級偶像4》踢過館,更是「大馬幫」選手中得分最高的一個,可是,命運卻偏偏安排她在港發展。「我本來都以為自己會?台灣,但?晚唱完《超級巨聲》,我社交網多?好多fans,佢?好多都留言,希望我可以留?度,畀?好多勇氣同信心我。」

最後她簽了BMA,落地香港。「我當時考慮?一個月,但好多嘢,我唔?到都expect唔到。」例如搵屋。「呢個係最基本,但我冇諗到?租咁貴,又冇諗過會咁搶手,朝早睇中,下晝決定租,但已經畀人租?!」

曾有說她那時居於?房。「又唔係exactly?房,只係一個好細?開放單位,一開門,三步就行到??種——呢樣係我第一樣要適應??!因為馬來西亞每個人屋企都幾千呎,我本身仲要住緊兩層樓,突然要住間細過我馬來西亞屋企睡房?空間,真係要適應。

「開頭都會覺得幾好呀,好易清潔呀;但住耐?,我就有少少壓迫感,到後期,我甚至覺得好辛苦、好辛苦!我終於明白,點解香港人唔鍾意返屋企,因為個個人?屋企都好細,返到去只係?覺。」

4╱六月舉行的個唱《First of All》,Gin說,一家人上台是她最感動時刻。「可以同屋企人分享到屬於我?舞台,係我一直以??夢想!」

5╱演唱會前三個月,她每天狂操健身、排舞,十分搏命。「臨舉行前兩個星期,我開始倒數,好心急想快?到,證明我真係ready晒!」

山窮水盡

一四年,Gin跟BMA滿約,沒有了工作,又沒有了收入,頓時令她超級迷失。「?兩年唔知前面會點,雖然我都有同其他公司傾,但只可以好被動咁等,等見面、等消息,好多時都只係日日望住個天花板,不停係咁喊,每晚一喊就喊到天光,喊到?就?,醒?喇,冇耐天一黑又開始驚,又開始喊……就係咁過?一段好長?日子。」

那是她對自己最失去信心的時候。「?陣有好多否定自己?聲音出現,又會質疑自己?能力,同一路以?建立???,成日同自己講:『你咁叻?話,點解冇人會簽你?』、『如果你咁好,點解要等咁耐呢?』、『死喇!我可能真係唔適合做歌手,咁我做乜呢?』然後就愈諗愈驚。」

要為日常生活費張羅,也是她相當徬徨的事。「好彩?係,有好多次我最山窮水盡?時候,都會突然間有朋友會介紹?job畀我,去?活動唱?歌,咁我就可以維持多少少?日子。」

痛定思痛,為了盡快走出困境,她決定參加《中國好聲音》。「佢?每年都有搵我去參加,但我真係冇乜太大興趣。但去到?個階段,都咁低咯,如果我唔去嘗試,我都唔知點樣走出呢個困局。」結果,她因此獲環球唱片賞識,一六年招攬為旗下歌手。

自強訓練

她形容,那兩年坎坷的日子,相當刻骨銘心。然而,她最愛的家人,都是事後從她的訪問中才得知。「我有次返馬來西亞,媽咪突然講起呢件事:『呢個女,發生咁大件事都唔同我?講!』佢一講,我??委屈即刻走番晒出?,跟住就同佢攬住喊?好耐!」

那為何當其時不讓家人知道呢?「我?性格就係咁,驚麻煩到人,自己咁大個女,冇理由仲要屋企人擔心,或者寄錢畀我,呢樣?我係接受唔到?!」

Gin出身於音樂世家,父親是樂隊團長兼鼓手,母親和年長幾歲的家姐,都是歌手。「我爹?媽咪同家姐,都係我?音樂啟蒙老師。」雖然家中只有她和家姐兩粒女,但父母卻沒有把她們當小公主般寵壞。「佢?會叫我?做粗重?,會分配工作畀我?,要我?有責任感。」

因為中學讀女校,更加強了她的自理和領導能力。「我?學校又做風紀,又做captain,又做田徑隊隊長,?領袖工作、搬搬抬抬都一定係我?做。」

大學開始,她甚至半工讀。「我?陣已經冇問屋企人?錢,自己交學費、交租,仲畀埋家用屋企。所以?段低潮?時間,我好自責:點解我照顧唔到自己,又冇能力畀到錢屋企呢?」

猶幸,一切都已經雨過天晴了。

1╱讀書時已是校內風頭躉的她,十七歲時,帶領一眾學妹在台上演出。

2╱中學畢業後,Gin(左二)獨自搬往吉隆坡,入讀當地的International College of Music。「?陣我已經再冇問屋企?錢,自己半工讀,交埋學費同屋租,仲畀家用屋企。」

幸倪、幸倪,Gin承認,以廣東話來讀她的名字,是有點怪怪的。「我本身英文名叫Jeannie,如果用國語讀出?Xing Ni,個音就差唔多——?陣冇諗過會用廣東話?讀?嘛,哈。」

當年來香港前,她本來就不會講廣東話。「最初?到,我只係識講:『唔該晒、多謝晒!』」那粗口又聽得明嗎?「呢樣一定要識啦!我都識聽?!如果唔係,畀人鬧完,我可能仲會同人講『多謝』,哈哈!」

實情,她是識中文的。「但都係國語囉,廣東話呢,對我?講就太難啦!不過好彩我識中文,咁我睇新聞時,睇到?字幕,就會知點講,我可以學得快?——?香港咁多年,我都係咁樣學廣東話,仲有靠煲劇、買書?睇、聽MP3學發音。」

去年,她更報讀了中大課程學廣東話。「我對語言係有興趣?,同埋我真係好鍾意學?,好鍾意學到好仔細、好深入。」

大概下次再跟她做訪問,她分分鐘可以調番轉教大家廣東話發音,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