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馬斯克的世界:汽車有刹車 他卻永遠超負荷運轉
2018年08月29日10:08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8月29日上午消息,馬斯克早已是科技界的成名人物,人們往往只看到他風光的一面,卻忽視背後的辛酸。最近,CNBC刊文談到馬斯克面臨的挑戰,講述他的痛苦。

  週六早上,馬斯克(Elon Musk)早早就起床了。他離開洛杉磯(SpaceX的大本營),搭乘白色私人飛機往北飛去。飛機在矽穀停留,接起兩名Tesla工程師,然後飛往內華達州雷諾市,那裡有Tesla電池工廠Gigafactory,他在那裡呆了一天。

  對於馬斯克來說,這就是正常的工作日:飛越多個州,讓生產線高速運轉。不過這個上午非同尋常。前一天晚上,他沒有睡多久,因為他之前做出了一個重要決定:放棄Tesla私有化計劃。

  決定有點突然,在過去兩週半的時間里,動盪沒有停止,一切都從一條推特開始,隨後市場起伏不定,監管機構尾隨而至,對他的做法提出質疑。作為TeslaCEO,馬斯克相信公司遭到破壞者的攻擊,他在博客上描繪個人生活,在Twitter上渲染個人情緒。在他看來,這個世界似乎到處都是陰謀。

  馬斯克的弟弟、Tesla董事會成員金巴爾・馬斯克(Kimbal Musk)說:“為什麼馬斯克總是成為焦點?主要是因為他保持透明,保持開放,所以大家都會攻擊他。他不知道如何用不同的方式來做這些事,因為這就是他的行事風格。”

  不得不說,馬斯克這位富豪既聰明又古怪,他是Tesla的象徵,掌控一切,既要帶領人類進入可再生能源時代,又要設計汽車通風口。正因如此,馬斯克對Tesla有著極大的影響力,對於4萬名員工及眾多的投資者來說,也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一些內部人士認為,馬斯克是一個工作狂,極為重視細節。他深入參與公司的運營,由此證明Tesla離不開他。如何做對Tesla最有利?從最近這些天的表現看,他似乎並非總是很清楚。

  就在馬斯克帶著Tesla投資者坐上過山車之前,他早就在網上發佈各種匪夷所思的消息,其行為難以預測,例如,他調派潛水艇幫泰國援救被困兒童,後來又侮辱救援專家,說他有“戀童癖”。本月,馬斯克接受《紐約時報》採訪,他說自己身心疲憊,有些人於是提出質疑:馬斯克真的勝任這份工作嗎?

  工作之外,馬斯克的個人生活也是一團亂麻。他與流行歌手Grimes約會,然而上週他們在社交媒體上取消了對彼此的關注,一些八卦博客猜測說二人已經分手了。隨後,馬斯克又與說唱歌手阿茲麗婭・班克斯(Azealia Banks)爆發口水戰,班克斯說馬斯克發佈私有化消息時神智不清,他吸食了藥物。當然啦,馬斯克堅決否認。後來馬斯克在Twitter發佈古怪的信息,引用T・S・艾略特的詩文。

  工作中,馬斯克與典型的CEO不太一樣。為瞭解決生產問題,他經常在工廠地板上睡覺,幫著修復機器人。有時會睡在桌子下。高管紛紛離去,SEC虎視眈眈,他還與高盛、沙特主權財富基金合作,想將Tesla私有化,最終放棄。

  知情人士說,董事會的一些成員早就對馬斯克的行為感到失望,雖然他們沒有積極尋找替代者,不過董事會一直在尋找一名高級副手,尋找工作斷斷續續。

  資產管理公司Baillie Gifford的主管詹姆士・安德森(James Anderson)指出,他對47歲的馬斯克仍然充滿信心,還誇他是“富有遠見的領導者”,馬斯克擁有無與倫比的技術經驗,對於細節高度關注。在Tesla公司,Baillie Gifford是第二大股東,僅次於馬斯克。

  儘管如此,安德森對馬斯克越來越擔憂,他相信馬斯克混亂的個人生活和強烈的職業道德給企業帶來損失。安德森說:“馬斯克很想造福世界,他受到這種使命的驅動,如此苛刻,如此迫切,你總是能看到類似的事情發生。”

  處在戰爭中

  8月18日早上6點30分,加州FremontTesla汽車工廠,油漆車間的3台機器人出現故障。Model 3生產線被迫中斷運營,而Model 3事關公司的未來。

  聽說出現問題,馬斯克立刻前往工廠,一直工作到深夜。問題最終成功解決,Tesla找到了原因:機器人被惡意軟件感染,這是一起工業破壞事件。雖然無法證明,不過高管們已經有了懷疑對象:一名心懷不軌的員工,他受到賣空者的指使破壞設備。

  在美國證券市場,Tesla股票可以是說做空最多的。Greenlight Capital創始人大衛?埃因霍恩(David Einhorn)就是其中之一。上個月,埃因霍恩致信投資者,他說:“馬斯克看起來有點不穩定,有孤注一擲的傾向。”

  馬斯克相信做空者正在散佈誤導信息。6月份,馬斯克指責一名員工蓄意破壞,延緩Model 3生產,暗示背後有做空者操縱。

  談到與做空者的對決,金巴爾・馬斯克說:“我們覺得我們已經捲入戰爭。”

  許多公司都要與賣空者作戰。在馬斯克看來,攻擊不只與業務有關,他們還想妨礙自己造福人類。

  TeslaCFO迪帕克・阿胡加(Deepak Ahuja)說:“Tesla是馬斯克的孩子,它有著深厚的個人色彩。”

  現在Tesla已經上市,馬斯克必須應付反對者,他們對馬斯克的願景保持懷疑,打賭Tesla將會失敗。

  最困難的時刻

  去年夏天,馬斯克展示Model 3汽車,他曾說這是公司第一款面向大眾的電動汽車,還預測說到了年底結束時,每月將會生產2萬輛。然而2017年最後3個月,Tesla只生產了2425輛。

  馬斯克將延誤說成“生產地獄”,在去年大多的時候里,他不斷提到這個杜撰的“術語”。TeslaCTO史朝保(JB Straubel)表示:“對於Tesla來說,這段時間是最困難的時刻。我們早就料到會碰到困難,但是沒想到這麼難。”

  有些困難是自己造成的。

  籌建組裝線時,馬斯克深信應該接近全面自動化,儘可能多使用機器人,減少人力幹預。馬斯克相信,一旦達到目標,工廠能夠按每秒1米的速度製造汽車,相當於現有組裝線的10-20倍。

  正因如此,Tesla在工廠裝備幾百台機器人,許多機器人都經過調校,可以做人類員工做的事,這些事情本來人類可以輕鬆完成。馬斯克給其中一台機器人取名叫作“flufferbot”,它負責給電池貼上玻璃纖維聲音減震塊。

  可惜機器人無法完成使命。有時機器人無法拿起玻璃纖維,有時放錯了位置,結果導致生產一再延遲。最終,Tesla只能讓人類員工來做。

  對於這些失誤,馬斯克願意承擔責任,有時還以一種近乎幽默的方式承擔。6月末,馬斯克穿上一件T恤,上面印著一個機器人,它在遞送黃油。在Tesla內部,這件事成為一個笑話,用來諷刺“為了技術而技術”。

  出現問題之後,馬斯克曾在Twitter發消息說:“在Tesla,過度自動化是一個錯誤,準確來說是我的錯誤,人類被低估了。”

  隨著挑戰的增多,馬斯克更加努力工作,每週,他都要花許多時間在工廠巡視,在組裝線上查找各種問題並解決。

  史朝保說:“他提出要求,最接近機器人的員工對機器負上個人責任。這一要求讓員工擔心。”

  馬斯克的微觀管理讓許多高管受不了,自2016年至今,已經有30多名高管離開,其中包括電池工程主管、Autopilot副總裁、製造工程主管,這些職位都很關鍵。

  另一方面,馬斯克自己做的事情越來越多。最近,他與史朝保來到Gigafactory,解決一個製造問題。工廠有一台機器要將電極繞成果凍卷一樣的形狀,它的運行速度太慢,工程師找不到解決方案。

  馬斯克參與進來,他認為機器應該重新調校,提高運行速度。到了一天快要結束時,機器速度提高10%。

  這是一個小小的勝利,說明馬斯克有著很高的技術天分。它也可以告訴我們馬斯克是如何運營企業的。馬斯克與生產線員工融為一體,有時是因為沒有員工可派,有時是不願意指派。

  醫療設備製造商Medtronic前CEO、高盛董事會成員比爾・喬治(Bill George)認為:“作為CEO,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搭建一個出色的團隊,讓他們環繞在自己周圍。他不應該跑到工廠地板上睡覺,我寧可他睡在家裡。”

  太累了

  馬斯克多次抱怨說,他太累了。他說自己每週工作120小時,有時幾天都不出門。上週去SpaceX開會,他居然在小隔間的地板上睡覺了,下面放著泡沫軸(Foam Roller),用來放鬆背部肌肉。

  TeslaCFO迪帕克・阿胡加說:“他工作相當賣力,一直都很努力,他真的不容易。”

  為了睡個好覺,馬斯克有時會吃安眠藥,他曾在Twitter上討論過這件事,一些董事會成員表示擔憂。週日晚上,他經常會在Tesla工廠度過,然後飛到洛杉磯,前往SpaceX參加10點召開的會議。

  SpaceX總裁、COO格溫・肖特維爾(Gwynne Shotwell)表示:“我知道,過去一年對他來說很不容易,不是因為他皺眉或者扔東西了,而是因為他很累。”

  接受媒體採訪時馬斯克曾說,工作太忙了,今年夏天金巴爾在西班牙結婚,他差點錯過婚禮。馬斯克說:“我在婚禮舉行前2小時抵達,當時我是直接從工廠去的,然後馬上又回來了。”

  雖然馬斯克工作很努力,不過他的描述不完整。事實上,前往西班牙用了5天,回來的時候,他與孩子在北愛爾蘭貝爾法斯特遊玩,逛了《權力的遊戲》外景地。

  馬斯克還告訴媒體,說他自2011年以來就沒有休過完完整整一週的假期,上次休一週的假還是因為患了瘧疾。但在過去一年里,他休了幾次假,留下許多美好回憶。

  新年前幾天,他與金巴爾坐上私人飛機,一同隨行的還有金巴爾的家人,以及另一位密友布萊恩・摩斯(Bryn Mooser),他們準備前往南極洲。然而一路上天氣越來越糟糕,於是大家只好在智利聖地亞哥降落。

  得知無法前往南極,大家製定新計劃。新年夜,他們會在里約熱內盧開Party。在此之前,他們先去了復活節島,參觀古代雕像。摩斯回憶說,在那裡,他們談到了外星人,提到火星殖民計劃,討論氣候變化曾經給復活節島帶來怎樣的威脅。

  摩斯說:“他關心世界,關心人類,問題在於有時他關心的東西太多了。”

  尚未擺脫困境

  週四上午,馬斯克在特斯工廠召開會議,董事會成員到場。當時他的睡袋還放在地板上。馬斯克宣佈說,Tesla不會私有化,繼續留在公開市場,至少有一名高管歡呼起來。

  馬斯克深知,私有化也許能解決一些問題,但是會帶來更多其它的問題。

  消息雖然已經放出,但是事情沒有回歸正軌。8月7日,馬斯克發消息說他已經獲得資金擔保,準備將公司私有化,SEC對此展開調查。

  韋恩州立大學法學教授彼得?亨寧(Peter Henning)認為,馬斯克披露信息的方式肯定不合規,如果SEC決定以欺詐作為理由發起調查,後果相當嚴重。

  亨寧還說:“處罰相當嚴重,對於董事CEO來說人人害怕。如果發現誤導投資者,SEC可能會要求上市公司CEO或者董事下台,如果真是這樣,馬斯克就會被迫離開Tesla。”

  因為收購SolarCity,股東發起訴訟,馬斯克必須處理。高管流失,他必須給公司補充新鮮血液,Model 3生產問題也要妥善解決,他還要管理好自己的社交生活。

  在面對這些挑戰時,粉絲與反對者都會密切關注馬斯克的言行,甚至關注他的情緒。

  不論怎樣,馬斯克已經積累了足夠的名聲。肖特維爾說:“馬斯克總是坦率直言,有時會給自己帶來傷害。沒辦法,他只知道用這樣的方式溝通。”(星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