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談中國家庭高杠杆:將嚴重抑製即期與未來消費
2018年08月28日06:11

  家庭高杠杆:未來消費引擎的重大抑製

  家庭杠杆過高,不僅會削弱居民即期消費能力,還會弱化家庭消費預期,並摧毀居民部門信用,進而損害經濟增長。

  張銳

  按照上海財經大學高等研究院發佈的最新研究報告,目前我國家庭債務率(債務量占GDP的比重)為48.4%,遠超新興經濟體平均水平的39.8%,同時,家庭杠杆率(債務與可支配收入之比)升至110.9%,高出美國家庭部門108.1%的杠杆水平。如此態勢除了讓人對居民部門的債務風險多了一層隱憂外,更為時下現出下行跡象的消費生態捏一把汗。

  論絕對規模,目前國內家庭負債超40萬億元,體量上顯然不能與美國等發達經濟體同日而語,但過去10年占GDP的增速卻遠遠超過後者,其中中國從18.8%上升至48.4%,升幅為168%,美國從52.3%上升至63.6%,升幅為21%;相比於美國居民部門債務率從20%提升到50%以上用了接近40年時間,我國則只花了不到10年的功夫。更值得關注的是,過去10年國內居民部門負債的放量增長與四種經濟鏡像表現出了完全的同步。

  一是家庭負債率增速的上升與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的放緩相同步。從2007年到2013年,居民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速達到11%以上,但2014年開始出現減速,最近四年平均增速僅為7.6%,而這一時間窗口恰是近10年中居民負債增速最快的時段,四年中家庭負債跳升了20多個百分點,也就是約27%的家庭債務增長是在這四年中發生的,相應的,10年內居民部門的杠杆率從34.6%大幅攀高至110.9%。

  二是家庭負債飆升與房價飆漲相同步。過去10年國內房價漲幅接近400%,由此彙聚而成的高達450萬億的存量房產得到了大量增量貨幣的承接,尤其是居民在房產上的主動或被動加杠杆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最能說明問題的事實是,六年之前中國房屋銷售還有不少人付全款,房貸銷售比只有17%,而現在卻漲到55%,同期家庭房貸杠杆率從19.75%上升到目前的62.14%。數據顯示,目前國內家庭在金融機構的負債主要以消費性貸款為主,約占居民負債的2/3,而在消費性貸款中,以住房貸款為主的中長期貸款占八成左右。

  三是家庭負債增長與教育、醫療服務成本的增長相同步。雖然過往10年有關教育、醫療費用的增長幅度沒有明確的官方數據,但從昂貴學區房、看不起病以及一人得大病、全家就破產等這些特殊時代的語詞中還是能夠強烈感覺到普通百姓所承受的醫療、教育成本增升之壓。

  四是家庭債務提升與股市連連走熊相同步。從2008年新年開盤日5319點的收盤點數到如今的2800點不到,A股10年收出了降幅為47%的長陰線,雖然期間還漲出了5178點的次新高,但之後也遭遇到熔斷機製、中美貿易摩擦升級等不少因素的衝擊,市場表現最終不盡如人意。雖然進入股市的資金可能是投資人手中的“餘糧”,但同時的確有許多人採取了加杠杆方式,而且為了攤平杠杆成本與防止爆倉,他們勢必會將增量流動性再度配置到倉位之中,並且絕大多數股民深套A股也是不爭的事實。

  以上四種與家庭負債增長相同步因素中,教育、醫療成本的增升客觀上已經支出了居民家庭收入,同時沉澱在房地產以及股市中的資產又成為無法變現的流動性,而在居民收入增幅放緩引致入不敷出的情況下,不少家庭與人群採取了進一步加杠杆以維繫與滿足消費需求的方式。正是如此,自去年至今,國內家庭短期貸款遠遠超過了中長期貸款增速,雖然這些短期借貸多為個人信用貸,不需要抵押,但利率成本卻不低,結果不僅提高了家庭總體負債水平,而且潛藏著違約償還的道德風險。

  不錯,在拉動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中,消費的貢獻比已經提升到了目前的78.5%,如此樂觀格局既是居民收入增長所致,也有家庭杠杆因素的作用,而且對於居民來講,適度加杠杆不僅可以增強工作動力,更能提高生活質量,並在國家層面構築出經濟增長的長期動能。但是,過度與太高的家庭杠杆,不僅會削弱居民的即期消費能力,還會弱化家庭消費預期,並摧毀居民部門信用,從而抑製與掣肘民眾未來消費張力,進而損害經濟增長。對此,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全球金融穩定報告》中指出,當家庭債務占GDP的比重低於10%時,家庭信貸繼續增加可能會對GDP增長起到積極作用;當家庭債務占GDP的比重超過30%時,家庭債務的增加會對國家宏觀經濟增長形成負面影響。

  我國的家庭債務顯然總體上超出了IMF的“警戒線”,而且據不完全統計,國內已有超過1/3的家庭是屬於高債負債家庭,即債務收入比大於4。不同於地方政府降低債務杠杆可以採取“借新還舊”以及企業降低負債率能夠選擇“債轉股”等方式,居民部門“去杠杆”除了壓縮消費支出外似乎並沒有更好的辦法。按照中國家庭金融調查中心的分析報告,債務收入比為1的家庭,收入每減少1%,消費會減少15%;債務收入比超過4的家庭,收入每減少1%,消費會減少17%。為此,我們自然不難理解目前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以及居民消費增幅雙雙創下10多年來曆史新低的結果了。

  特別值得警惕的是,居民家庭中有兩類人群的負債可能會對未來國內消費的增長構成進一步的掣肘。一類是30-40歲年齡段的人群,這類人群住房擁有率高達70%,是美國年輕人的2倍,但他們中絕大部分都是在最新三年中以各種形式舉債購房的年輕人,當然也是中國社會中杠杆率最高的群體。按照西南財經大學的統計報告,目前國內負債城市家庭年齡呈駝峰分佈,其中30-40歲家庭的負債率最高。另一類人群為90與00後出生的人群,他們崇尚超前消費,而且從商業銀行的信用卡投放,到花唄、白條等各種網貸工具的定位,火力目標都不約而同地瞄準了這類人群。中國人民銀行發佈的最新統計數據顯示,目前有高達756億信用卡欠款已逾期半年,其中年輕人中有67%還不起信用卡的錢,56%淪為“赤貧”狀態。對此,摩根大通預計,到2020年中國家庭杠杆率將進一步上升至61%,且家庭杠杆率增加主要由信用卡快速增長和在線P2P貸款所推動。當然,上述兩類人群在即期消費以及債務償還方面可能得到父輩的支持,但又必然倒逼父輩減縮自身消費,整體消費其實也就並未產生疊加效應,自然就構不成對經濟的拉動作用。

  最後要重點矯正的是,有些學者認為目前中國人均負債為2萬美元,美國的人均負債高達14.53萬美元,同時中國的家庭負債比低於美國,因此,中國存在進一步增大家庭負債以撬動消費的空間。然而,目前中國居民可支配收入占GDP的比重不足45%,而美國卻達60%以上,同時中國居民部門負債和勞動報酬之比是90%,而美國是118%,對比之下,中國家庭的增量還債能力要比美國差得多,債務的無序擴張不僅不利於消費增長相反會反噬消費動能。因此,為了嗬護與維繫目前的消費良序,中國政府只有在不斷增加居民收入以及降低家庭稅負上下功夫,同時開展必要的金融消費教育,合理引導年輕群體的消費理念,審慎監管與有效約束金融機構的野蠻信貸擴張,並建構出居民部門負債狀況的預警與規控機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