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風車逆行:整改之後何去何從 真的沒救了?
2018年08月27日13:12
滴滴CEO程維
滴滴CEO程維

  文章來源:中國企業家雜誌

  業內認為,拓展新業務有助於提高滴滴的估值。但在狂奔之際,滴滴也許更應該暫時停下來,審視平台的安全問題。

  文 | 《中國企業家》記者 王玄璿

  編輯 | 馬吉英

  距離上次滴滴順風車發生乘客遇難事件剛過去三個月,類似事件再次發生,滴滴平台的安全問題再次被推上風口浪尖。

  8月26日下午,交通運輸部聯合公安部以及北京市、天津市交通運輸、公安部門針對24日發生的樂清乘客遇難一事,對滴滴公司開展聯合約談。交通部要求滴滴從現在即日起,不得再新接入未經許可的車輛和人員,並加快清退已接入的不合規車輛和人員。滴滴承諾9月1日前完成合規化運營工作方案

  此次事件背後,外界還關注到,滴滴衍生出的刑事案件數量可能遠高於公眾所知。

  在鄭州順風車乘客遇難事件發生不久後,5月14日,海澱法院曾發佈一篇署名薑楠的“辦案劄記”,文章整理了滴滴車主在行駛、運營中實施的犯罪行為,發現強姦、猥褻等案件多集中於順風車,順風車車主劫殺女乘客案件在2016年就已經發生,專車的專職司機中,曾出現過多例有犯罪前科的情況。

  《南方週末》5月24日的報導顯示,據不記者不完全統計,過去四年里,媒體公開報導及有關部門如法院處理過的滴滴司機性侵、性騷擾事件,至少有50起,幾乎每個月都有。50個案例中,有2起故意殺人案,有19起強姦案、9起強製猥褻案、5起行政處罰案件、15起未立案的性騷擾事件;涉及50個司機,53名被害人均為女性。

  據天眼查統計,過去7年,滴滴共完成近20輪融資,累計融資額超過200億美元。香港經濟日報等多家媒體報導,滴滴希望在2019年實現上市,估值或達到700億至800億美元。

  “2017年是滴滴‘蹲下來’蓄力的一年,2018年將會是滴滴突破的一年,是‘蹲下’後‘跳起來’的一年。”2017年12月,滴滴出行CEO程維在烏鎮互聯網大會期間接受媒體採訪時這樣說道。

  沒想到,在“跳起來”之際,兩次惡性事件將滴滴的安全問題與網約車平台的監管問題暴露出來,滴滴陷入一場巨大的危機。

  在8月24日樂清乘客遇難事件發生後,25日滴滴發表聲明承認“作為平台,我們辜負了大家的信任,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26日滴滴發佈整改措施,下線順風車業務,免去黃潔莉的順風車事業部總經理職務、黃金紅的客服副總裁職務。

  這已經不是順風車業務第一次下線整改,整改之後,順風車業務將何去何從?

  如何整改?

  從2014年年初在國內興起到現在,順風車業務走過了四個年頭,經曆過市場洗牌,目前的主要玩家僅剩滴滴順風車和嘀嗒出行,2018年3月開始試水順風車業務的高德則在8月26日停止了該業務。根據《每日經濟新聞》報導,客服人員告訴記者由於安全問題,高德的該服務暫時下線。嘀嗒出行的順風車業務仍在運營,但相關負責人對《中國企業家》表示暫時不方便接受採訪。

  經過一輪整改的順風車業務,是真的“沒救”了嗎?上一輪滴滴針對順風車功能本身的整改,主要措施是隱藏乘客個人信息,避免心懷不軌的司機專門選擇年輕女生。但類似案件的再次發生讓人們意識到,保護個人信息僅僅只是基礎,順風車業務還應上線其他限製措施。

  科技自媒體“矽星人”提到美國一家有37萬活躍用戶的共享出行平台Waze,Waze要求車主每天只能有兩個行程:去程和回程,這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平台上“黑司機”的出現。

  此前一位業內人士接受《中國企業家》採訪時曾指出,順風車行業中存在很多灰色運力,一些不符合快車司機標準的車主會去開順風車。

  根據《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網約車司機應有3年以上駕駛經曆,無交通肇事犯罪、危險駕駛犯罪記錄、無吸毒記錄、無飲酒後駕駛記錄以及無暴力犯罪記錄。《北京市私人小客車合乘出行指導意見》的規定則顯示,1年駕齡,所選擇的線路應當符合順路便行的原則即可。在實際操作中,順風車的司機註冊也相對簡單,只要上傳駕照和本人或他人的行駛證,即可完成註冊。

  同時,“矽星人”測試發現,順風車的價格遠遠超出分攤的油費價格,很多乘客把順風車當成更便宜的快車,部分司機也把順風車作為賺錢的一種方式,這讓順風車平台成了部分黑車司機的出口。

  雖然目前監管部門為避免專業順風車司機的出現,規定每日搭載次數不得超過4次或2次,但這仍然不夠,還需要設置更低廉的價格、提高準入門檻。

  設定低廉價格,同時也意味著滴滴很難在這一業務上抽取佣金,讓順風車徹底回歸公益。讓順風車繼續為滴滴粘住私家車主、完善全業務覆蓋,放棄順風車帶來的收入,即使這是一筆不小的收入。根據滴滴發佈的聲明中,過去3年順風車已完成十多億次出行。順風車目前抽佣比例為10%,此前比例稍低一些,總體算下來,滴滴抽取的佣金仍然十分可觀。

  東南大學交通法治與發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顧大鬆接受《財經》採訪時表示,營運的商業屬性,與順風車公益性質相矛盾,從企業角度來講,出現惡性事故是難免的。他建議,滴滴應當剝離其順風車業務與其他業務,順風車業務獨立運營,強調其公益屬性或由公益組織進行運營,滴滴主打技術服務。否則,此類事件也將影響滴滴的其他商業業務。

  “蒙眼狂奔”

  今年以來,滴滴加快了業務拓展的步伐。

  1月25日,在成都推廣自營共享單車品牌青桔單車。

  3月,有用戶發現滴滴上線小貸產品“滴水貸”,最高可借貸額度為20萬元。

  4月1日,滴滴外賣在無錫上線,之後陸續登陸南京、泰州、成都及鄭州。

  4月16日,宣佈成立一站式汽車服務平台,8月6日,拆分該服務平台,定名“小桔車服”公司,注資10億美元。8月14日,小桔車服宣佈收購嗨修養車。

  7月17日,與Booking Holdings達成戰略合作關係,並宣佈獲得來自Booking Holdings的5億美元戰略投資。

  7月19日,宣佈與軟銀成立合資公司,計劃在日本提供出租車打車服務。

  8月16日,在北京召開TechDay技術日活動,滴滴出行聯合創始人兼CTO張博接受科技自媒體“智東西”採訪時表示滴滴的自動駕駛團隊規模在100多人左右,目前已在加州拿到測試牌照。

  業內認為,拓展新業務有助於提高滴滴的估值。但在狂奔之際,滴滴也許更應該暫時停下來,審視平台的安全問題。

  2018年2月10日,程維在滴滴年會上表示,安全是滴滴最重要的良心指標,2017年投入巨額資金和技術,安全事故率下降了21%。“安全第一,不僅僅是口號。”程維說道。

  但是,這次事件卻暴露出滴滴客服的嚴重失誤,客服人員的處事方式與程維強調的安全第一完全背道而馳。根據此次溫州民警的描述,滴滴客服從接到民警要求到最後提供相關信息花了近4個小時的時間。一位自稱是滴滴前員工的網友在虎撲上爆料稱,滴滴客服權限很低,一旦出事第一反應是把事壓下去。“滴滴客服的權限確實很低。”一位滴滴前員工向本刊表示。

  另外,除了滴滴的自我整改,滴滴及相關監管部門還需要相互配合。Uber在今年4月上線的一鍵報警或許是個參考,而這背後是美國911報警和救援信息系統的支援。

  在Uber退出中國後,滴滴雖然受到過來自其他對手的挑戰,但在網約車市場的地位仍舊牢固。這幾次事件給滴滴乃至整個出行行業敲響了警鍾,讓“修煉內功” “安全第一”的口號下有更多正面案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