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房租下的舊金山:一座被糞便包圍的城市
2018年08月23日10:08
在舊金山街頭清洗地面的工作人員。(圖片來源:《舊金山紀事報》)
在舊金山街頭清洗地面的工作人員。(圖片來源:《舊金山紀事報》)

  來源:環球科學ScientificAmerican

  “我從小到大,從來沒有見過舊金山的人行步道上有這麼多糞便。”新任美國舊金山市長,在舊金山的公共住房中長大的London Breed在最近的一次媒體訪談中說道。“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我們說的糞便不是來自於狗,而是來自於人。”

  在舊金山,每天大約有65通熱線電話,報告他們在大街小巷發現的成堆的糞便。據《舊金山紀事報》報導,從2018年的1月1日到8月13日,已有14597通這樣的電話。甚至有人做了一張糞便地圖,人們可以報告他們發現的糞便,並標註在地圖上,如此一來,糞便的分佈情況就可以實時顯示出來。

舊金山的糞便地圖(網址:mochimachine.org/wasteland/)
舊金山的糞便地圖(網址:mochimachine.org/wasteland/)

  很多人擔心糞便所帶來的潛在健康隱患,比如甲型肝炎等病毒傳染型疾病,加利福尼亞州2017年暴發的甲型肝炎疫情就是先例。因此,處理糞便問題成為新任市長London Breed的頭等大事之一,他計劃,啟動“糞便巡邏隊”計劃,這一計劃預計將花費75萬美金,僱傭數名工作人員以及兩輛卡車,他們每天的任務就是巡邏“鏟屎”和清潔路面,避免人們的抱怨。

  不過,美國媒體認為,這成堆的糞便並不是一個簡單的衛生問題,它是舊金山存在的更深層問題的表象,是“住房危機”的縮影。

  “糞便危機”的健康風險

  2018年2月,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花了三天時間,調查了舊金山市中心的153個街區,他們發現了糞便、垃圾還有注射毒品的針管,“這種情景堪比世界上最窮的貧民區,誰能想到這是世界上最有活力、最富裕的城市。”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傳染病專家Lee Riley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就被調查的這些地區來看,舊金山部分地區的汙染程度甚至超過了巴西、肯尼亞或者印度的社區。在這些地方,貧民區至少是可以長期居住的,所以他們還會儘量讓自己周圍的環境適宜居住。但是舊金山一直以來以恒定的速度在清楚無家可歸者的住地,那麼他們只能被迫不斷地另尋他處。

  而無家可歸人士所造成的環境汙染,也潛藏著健康風險。Lee Riley表示,如果不小心被隨地丟棄的針頭紮到,有可能染上愛滋病病毒、乙型肝炎、丙型肝炎等病毒性疾病。就糞便而言,當糞便乾燥之後,一些顆粒會散播到空氣中,並有傳播病毒的潛在風險,比如致人腹瀉的輪狀病毒。而如果吸入這些致病菌,則有可能造成致命的風險。

舊金山街頭的無家可歸者。(圖片來源:Business Insider)
舊金山街頭的無家可歸者。(圖片來源:Business Insider)

  2017年在美國加州暴發的甲型肝炎疫情,就被認為與無家可歸者相關,10月份加州甚至一度宣佈進入公共衛生緊急狀態。截至當月,全州有600多人患有甲型肝炎,其中18人死亡。甲型肝炎是由甲肝病毒引起的急性肝炎,最常見的傳播途徑,是食用或者飲用被感染者糞便汙染的食物或飲水,與感染者的密切接觸也可能會感染。

  “糞便危機”源於高昂的房價和房租?

  就解決“糞便危機”本身這個問題而言,除了目前加強清潔工作之外,一個很明顯的解決方案就是增加更多的公共衛生間,這樣無家可歸者就不需要將步行道當作衛生間了。舊金山市長承諾將投入超過100萬美金新建5個公共衛生間,並延長當前公共衛生間的運營時間。目前的22個公共衛生間大多開放到傍晚,在外過夜的無家可歸者到了半夜就無法使用。

  不過美國的媒體和舊金山的居民卻認為,“糞便危機”的根源問題在於人們無法承擔高昂房價和房租。一直以來,舊金山的高房價和高房租讓當地居民叫苦不迭,近年來,人們認為舊金山已經陷入“住房危機”。今年7月份,舊金山計劃委員會首次發佈了“住房需求與趨勢報告”,對舊金山的住房問題進行了調查和分析。在報告中提到,在舊金山,65%的住房都是被租住的,只有35%的住房是買來自住。其中超過60%的出租房屋都是“限價”房,也就是說,這些出租房上市之後,每年的租金漲幅要受一定的限製。

  但是,即使在限製租房價格上漲的情況下,房租也變得越來越承擔不起。在2015年的16萬套控製租金的房屋中,只有1萬套房屋是低收入家庭可以負擔起的。而在1990年,絕大多數的低收入家庭都可以負擔的起“限房租”的住房。

  據統計,2018年8月,舊金山兩居室的租金中值為3090美元,一居室的租金中值為2460美元,比上月上漲0.7%,比去年同期上漲1.1%。與美國全國租金中值相比,兩居室租金中值相較全國高出了兩倍多(美國兩居室租金中值1180美元)。而在這個城市,只有大概12%的家庭能夠買得起房,一家舊金山本地的房地產公司表示,在2018年上半年,房屋價格中值上漲了20萬美元,這是至少25年來的最高漲幅。

  2017年年初,一家調查公司對舊金山的無家可歸者進行了調查,有1000餘人接受了調查。這些被調查者住在緊急避難所、過渡性住房、大街上、汽車中、廢棄的建築物等地方,當被問道,為什麼他們沒有自己長期的住所時,56%的受訪者表示,他們無法承擔高昂的房租。

舊金山無家可歸者給出的無住所原因。
舊金山無家可歸者給出的無住所原因。

  獲得長期住房的障礙

  因此,美國媒體普遍認為,舊金山的無家可歸者住在沒有公共衛生間和其它設施的街道上,部分原因是缺少人們負擔得起的房子,而這導致了大街小巷的“糞便危機”。“在舊金山,你每年需要有35萬美金的收入才能負擔一套平均價位的房子。”舊金山的居民這樣說道。

  不過也有美國的政府官員Hillary Ronen表示,根本問題並不是長期住房,而是應該給街頭的流浪漢們更多臨時的床位。她認為一直以來舊金山都將重點放在瞭解決無家可歸者的長期住房問題,但卻忽略了提供足夠的臨時庇護所,這至少可以讓他們有一個可以休息的地方。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