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偌大的香港容不下一間零食店?
2018年08月23日08:05

  來源微信公眾號:王雅媛港股圈

  作者 | 馮積克

  資料搜索 | 患者

  上週日晚間,CEC國際(0759.HK)發佈公告,林偉駿(公司創辦人、主席、董事總經理、授權人士及提名委員會主席) 已於2018 年8月18日在養和醫院逝世。

  圖片來源:公司公告

  公司靈魂人物離世,如果發生在A股市場,大概率對公司股價是重大利空。然而,CEC國際本週一卻高開高走,暴漲91.40%。

  圖片來源:富途;CEC國際最新股價走勢圖

  為何CEC國際能有這般神奇的表現呢?

  一、港股市場獨有的風景線

  事實上,CEC國際這般神奇的表現是很多港資公司的縮影。

  一直以來,港股市場存在著大批“破淨”的港資公司,之所以股價長期表現如此不堪,一方面是公司主營業務絕大多數較為傳統,並且市場多集中於香港本地,公司發展受到天花板的限製;另一方面,這批公司的管理層多數年事已高,在公司經營上難免有心無力。

  一旦發生管理層退休、逝世,甚至是家族爭產事件,市場就會預期公司會變賣資本,這樣自然就會讓原本“低估”的資產得到合理定價。

  古有皇子爭帝位,妃嬪爭聖寵,即便到了現代,豪門爭家產也是司空見慣。2017年7月4日,鷹君旗下的冠君產業信託(2778.HK)發出公告稱,可能出售朗豪坊辦公大樓物業項目。

  圖片來源:公司公告

  究其原因,鷹君家族的爭產事件愈演愈烈,冠君產業信託的主席羅嘉瑞為求先發製人,選擇將公司旗下優質資產變現,避免在爭產事件中處於下風。

  部分內地投資者可能對冠君產業信託不熟悉,但相信對其旗下的花園道三號、朗豪坊辦公樓和商城並不陌生,尤其是朗豪坊,基本已成為內地訪港遊客必去之處。

  根據公司2017年財報顯示,三處物業的總租金收益高達24.31億港元,同比增長5.7%。其中,朗豪坊辦公樓的租金收益約為3.44億港元,同比增長5.9%,物業估值為94.5億港元,出租率常年維持在100%。

  數據來源:公司公告

  數據來源:公司公告

  數據來源:公司公告

  換言之,冠君產業信託擁有香港非常優質的物業,如果沒有大風大浪,每年高額的租金收益基本是妥妥收入囊中的。

  自然,市場不會錯過,公司股價(後複權)10年間漲幅高達470%。

  數據來源:富途;冠君產業信託上市至今的股價走勢圖(後複權)

  但看似非常淩厲的漲幅,實際上並沒有充分反映公司物業的合理價值。以可能出售的朗豪坊為例,儘管公司年報上顯示估值為94.5億港元,可負責出售的第一太平戴維斯卻對外聲稱,該物業向全球招標的意向價為250億港元。

  圖片來源:BusinessFocus

  要知道彼時公司的市值也就約273億港元,一旦朗豪坊辦公樓真的完成出售,交易對價基本就等同於公司市值了。

  另外,逐利的市場關心的並非爭家產孰勝孰敗,而是資產變賣後的利潤多寡。因此,次日開盤,冠君產業信託一改往日波瀾不驚的走勢,全日高開高走,大漲9.62%,成交額錄得近2.2億的高位。

  數據來源:富途;冠君產業信託2017年7月5日分時圖

  切換回CEC國際,股價飆升背後的邏輯和上述例子基本是異曲同工。

  週一上午,據媒體報導,CEC國際主要競爭對手、“優品360”老闆林子峰表示,CEC國際目前殼價市值約6億元,如果賣盤的話,10億元以下他都有興趣,並指出這樣能避免被強者收購打倒自己。

  林子峰也曾議論逝者林偉駿不會做生意,儘管言論失德,但明顯加強了市場對CEC國際賣盤的預期。

  因此,CEC國際在週一遭到市場資金爆炒自然也就是情理之中。即使午後不堪公眾輿論壓力,林子峰對上午發表的言論表示歉意,稱10億是他本人對759阿信屋業務及資產價值的主觀評價,並不代表他本人有任何具體的收購意向。

  但點燃的火哪能容易撲滅?況且如果投資者稍微google下林子峰的經曆,一定深知林老闆一定不會做賠本買賣,如果林老闆都願意對CEC國際開價10億,那麼CEC國際賣盤價大概率不會低於此價。

  林子峰是福建幫,背景神秘,現時是連鎖鞋店Union及零食店優品360°老闆,但大茶飯反而是炒店舖。

  那麼,CEC國際又是何方神聖,能夠激起一眾港民聲討林子峰?

  二、“阿信的故事”

  1999年,林偉駿將經營近20年的線圈製造業務在港交所上市,取名“CEC國際”。

  跟大多數舊時代的工業集團一樣,伴隨著中國內地改革的東風和諾基亞的風靡全球,CEC國際也曾有過一段輝煌的時光,上市後,股價不到一年內就飆升數倍。

  但好景不長,2008年金融海嘯令生意急轉直下,而且線圈業務本身技術含量有限,市場競爭激烈,迫於成本等壓力,林偉駿唯有另謀出路。

  在2010年7月創辦“759阿信屋”,以薄利多銷的原則銷售日本及世界各地的特色食品。

  有趣的是,林偉駿起初並非起名“759阿信屋”,而是“759零食屋”。之所以改名“759阿信屋”,主要源自上世紀80年代風靡全球的日本電視劇《阿信的故事》,劇中主人翁阿信的奮鬥精神激勵了無數觀眾,其中包括林偉駿。

  圖片來源:網絡,CEC國際主席林偉駿和阿信屋

  不過,僅憑有趣的店名並不足以令阿信屋在香港立足,真正令阿信屋受到港民瘋狂追捧的,還是公司較為創新商業模式和超高性價比。

  一方面,在阿信屋之前,儘管日本零食擁有美輪美奐的包裝、新奇多樣的款式和口味,令消費者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價值和滿足,但香港市場並沒有大量引入日本零食的零售企業。

  原因主要是日本的食品生產商有一行規,不直接供貨給外國的零售商,導致日本零售貨源價格高昂。

  不過,林偉駿通過到日本開立分公司,用日本的內銷價進貨,再用平行進口方式運到香港,間接繞開了這個行規。並且,2011年日本東岸發生地震導致日本商品一度令消費者敬而遠之,但由於林偉駿對供應商的不離不棄,使他們建立了緊密的合作關係,多款熱賣商品僅獨家供應阿信屋。

  另一方面,《反競爭法》2015年才在香港生效,此前零售商合謀定價,又或具規模的零售商向上遊供貨商施壓,控製商品流通的情況隨處可見。

  2011年10月,阿信屋給可口可樂定價太低,被可口可樂在香港的代理商太古集團要求調高零售價,其後更被告知停止供貨。但沒有想到的是,封殺事件反而激起港民對大型超市濫用壟斷地位的憤怒,由此更愛光顧阿信屋。

  自此,阿信屋生意愈發火爆,分店越開越多,高峰期分店達271家,並且在日圓彙率下跌推波助瀾下,CEC國際股價兩年間飆升近10倍,市值曾經達27億元。

  數據來源:富途;CEC國際股價日K線圖(後複權)

  三、高租金之殤

  不幸的是,縱使阿信屋有十八班武藝,也無法跨越香港零售業始終面臨的一座“大山”,就是恐怖的租金。

  根據世邦魏理仕環球研究部2013年的調查報告指出,香港彼時早已榮膺全球鋪租最貴的城市,租金約每年每平方4,328美元,較排行第二位的紐約(每年每平方3,050美元)每平方嶄叱1,200美元。

  另一方面,香港中原城市領先指數顯示,2009年至今,香港整體物業平均漲幅超過300%。而由於阿信屋的店舖多位於居民住宅附近,居民住宅價格暴漲,商舖租金豈有不漲之理?尤其在城市用地供不應求的香港。

  數據來源:centaline

  所以,將視角切換至CEC國際的淨利率,明顯可以看出租金對公司淨利率造成的嚴重衝擊。根據Wind數據顯示,儘管2011-2013年期間CEC國際的毛利率水平錄得大幅提升,然而,公司的淨利率水平卻從4.45%大幅下滑至1.57%。

  數據來源:wind;2011~2018年CEC國際銷售毛利率

  數據來源:wind;2011~2018年CEC國際銷售淨利率

  並且,如果沒有2013年-2015年期間日圓彙率的大幅貶值,或許CEC國際的業績早就墜落穀底。

  數據來源:新浪財經;日圓兌港元彙率走勢

  出來混的遲早是要還的。2015年日圓彙率的驟然升值,徹底揭開了CEC國際業績不堪的傷疤,集團2016年錄得近3,000萬港元的虧損。儘管2015年-2017年期間香港零售業遭遇“黑天鵝”,但仍無法改變集團業績慘淡的狀況。

  數據來源:wind

  而香港的恐怖租金也可以從香港“超級業主” ― 領展房產基金(0823.HK,下稱“領展”)的過去十倍股價漲幅表現來側面證明。(更多詳情請點擊《過去十年最不起眼的十倍股,領展奇蹟可一不可再》)

  阿信屋的選址多位於居民住宅附近,而這些住宅附近的商舖絕大多數歸領展所有。

  根據香港政府公佈的文件顯示,領展旗下物業高達15,645處。其中,香港地區的零售商舖和停車場占比高達86.7%,租戶以從事飲食、超市、教育、醫療等剛需行業為主。

  數據來源:公司年報

  數據來源:公司年報

  同時,領展的資產是由香港房屋委員會(房委會)分拆其零售物業及停車場而來。所以,它的商場都位於很成熟的小區內,居民多年來經過政府的租金補貼和薪金提升,形成了巨大的消費力量。

  簡言之,領展的物業不愁租。

  數據來源:公司年報

  並且,領展常年通過舊有物業翻新的方式提高租金,整體物業平均每年租金漲幅穩定在4-6%。股價自然常年往東北方向而行,上市至今,漲幅接近10倍。

  數據來源:富途;領展房產基金上市至今股價走勢圖

  而連綿不斷的股價上漲,卻埋葬了不少香港的零售創業員,CEC國際就是其中之一。

  四、結論

  香港有一種精神叫‘獅子山精神’。獅子山,端坐於香港九龍塘及新界沙田的大圍之間。它見證了香港從一個小漁村走向今天國際化大都市的艱苦曆程。對香港人來說,獅子山象徵著香港的精神高地,一種不屈不撓的拚搏精神。

  就是這種勤奮拚搏、開拓進取、靈活應變和自強不息的精神,讓林偉駿先生在逝世後受到香港很多民眾的悼念。

  但資本市場是無情的,被地產霸權綁架了的香港地產更甚。

  即使公司暫時的接班人表示將繼續秉承林偉駿先前的精神,以薄利多銷為經營理念,但擺在管理層眼前的,是公司接近4.3億港元的債務,而在手現金僅為6,400多萬,經營愈發惡化的困局。

  最後到底是誰壓死了香港的‘獅子山精神’和良心企業阿信屋?

  不是老闆的離世,而是香港的高租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