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政策彈性 妥善應對市場超調
2018年08月22日00:11

  保持政策彈性 妥善應對市場超調

  來源:經濟參考報

  □陳濤

  當前突如其來的外部衝擊及其演變,疊加內部產業結構調整壓力,一定程度影響了市場信心,並引發局部市場波動。面對外部衝擊,相較於商品市場的韌性,金融市場反應往往即時而又敏感,進而會產生一定幅度超調。因此,應保持政策彈性和前瞻性,合理引導市場預期,沉著妥善應對因超調所引發的局部市場波動。

  毋庸置疑,受國內外多重因素綜合影響,近期我國局部金融市場出現了超出基本面約束下的異動,主要表現為資本市場走勢整體低迷,外彙市場波動幅度加大,債券市場信用風險有所增加。這雖然是金融市場心理整體較為脆弱的反應,但也符合金融市場運行基本規律。

  在金融市場的行為函數中,心理預期往往起著決定性作用,並且金融交易往往存在“羊群效應”,風吹草動就易引發市場波動。即便是發達經濟體,各種意外衝擊和突發事件,也無一例外地對金融市場造成衝擊。比如,英國“脫歐”公投後的英鎊彙率斷崖式下跌,美國次貸危機爆發後道瓊斯指數短期內大幅調整,顯而易見都已經超出了其宏觀經濟基本面的波幅。回顧曆史也不難發現,金融市場超調是金融運行的非穩定狀態。隨著金融市場對外部衝擊的逐步減弱和調整,金融市場運行軌跡終將由經濟基本面所決定。

  當前我國經濟運行好於預期。今年上半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同比增長6.8%,連續12個季度穩定在6.7%至6.9%的區間,穩定性進一步鞏固。經濟新動能增勢良好,主要表現為經濟結構進一步調整優化,發展質量效益穩步提升,上半年全國日均新設企業1.81萬戶。同時,就業基本穩定,消費價格漲勢溫和。目前看,中美貿易摩擦對我國宏觀經濟影響整體有限。考慮到巨大市場容量和改革開放動力,我國經濟擁有緩釋外部衝擊的強勁韌性。隨著經濟總量持續快速積累,長期看未來經濟發展速度將會逐步放緩,這符合經濟規律,但經濟發展質量將會更高。因此,必須要客觀理性認識當前我國經濟運行面臨的“穩中有變”。

  不難發現,當前金融市場超調歸根結底還是心理預期的超調。近期,資本市場低迷,股指反複探底。與此同時,債券市場違約風險有所釋放,投資者風險偏好回落,信用評級不高的企業債券融資難度增加。而隨著美元走強,人民幣與非美貨幣的彙率多數都明顯下跌。

  對於這些局部金融市場出現的新現象,我們應該理性看待。一方面,我國新舊動能有序轉換,金融風險整體趨向收斂,宏觀經濟金融基本面穩定向好,市場終將回歸理性。從資本市場整體估值看,上證A股的平均市盈率不到14倍,估值水平已經處於2013年1月以來的曆史低點。2018年7月末,我國外彙儲備規模環比上月上升58億美元。債券市場運行整體平穩,違約債券相對於龐大信用債存量的占比極低。

  另一方面,金融環境的變化,經濟增長動能的轉換,都在潛移默化影響每個投資者的心態。債券市場剛性兌付的打破,金融風險的釋放,外部衝擊的意外升級等,實際上衝擊到以舊投資思維主導的均衡態,因而風險偏好的調整、避險情緒的上升、投資心態的演化,並非“天外來客”,實則有跡可循,但不可避免會衝擊到市場運行短期軌跡。

  因此,應妥善應對當前金融市場的超調,既要防止短期非理性行為可能引發“羊群效應”,又要保持足夠的政策定力,提高政策的前瞻性、靈活性和有效性,避免政策與市場背道而馳;關鍵還是要依靠深化改革開放,採取切實有效措施,鞏固市場主體的穩定預期;同時微觀市場主體也要理性認識當前經濟金融環境的變化,積極主動依靠創業創新,來實現對美好生活目標的追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