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節特別策劃】任紅:醫心是悲天憫人的情懷 這是病人教會我的
2018年08月20日10:29

原標題:【醫師節特別策劃】任紅:醫心是悲天憫人的情懷 這是病人教會我的

開篇語:截至2017年底,我市共計有執業醫師51740人。按照醫師晉陞的道路,從莘莘學子到成為主任級醫師至少要經過20年以上的曆練,並且需要有斐然成就,經得起層層篩選。一條成醫路,何止堅與辛?更有大量醫者,默默一生為一醫。為此,重慶市衛計委與華龍網共同策劃《初時醫心》系列,尋覓“大醫”們少時從醫的理想,關注醫者傾盡一生為人治病的心路曆程。

“初時醫心”――訪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院長 任紅

“這是一組觸目驚心的數字:目前,我國有乙型肝炎病人2000萬以上,因乙肝引發各種疾病(包括重症肝炎、肝硬化、肝癌)而死亡的人數每年至少20萬;乙型肝炎引起我國勞動力喪失達50萬人;乙肝病毒攜帶者占全國人口的10%!”

以上內容摘自四川日報1996年9月2日一篇名為《在攻克“乙肝”的路上――記重慶醫科大學病毒性肝炎研究所副所長任紅》的報導,時年任紅36歲,從事乙肝研究10年,因在肝炎治療及療效機理研究方面有突出成就而被破格晉陞為重慶醫科大學年齡最小的教授。同時也是最年輕的政府特殊津貼獲得者,國家首批百千萬人才工程國家級人選,以及四川省科技顧問團最年輕的顧問之一。

1996年9月2日,作為36歲的年輕教授任紅榮登在四川日報跨世紀科教明星普。

2001年7月30日,時任衛生部副部長彭玉到重醫附二院視察,任紅院長陪同並彙報工作。

“選擇當醫生只因這是一份好工作”

當我們帶著“初時醫心”的選題找到任紅院長的時候,他正坐在新建成的重醫附二院江南院區感染中心新大樓的走廊上,病房裡時不時會出來一個病人就坐在他旁邊等他開處方。

“我的初心沒什麼好說的,也沒有任何崇高遠大的理想。那個時候父母幫助我們選專業的指導思想就是選一個技術性強的專業,以後好就業收入也有保障。”任院長的直接有些出人意料。“醫生顯然是個不錯的職業,無論收入、地位還是穩定性,各方面都是比較靠前的,所以當時就填了重醫等數所醫學院。

1978年,任紅如願考入重慶醫科大學臨床醫學系, 畢業後,1985年考入重慶醫科大學病毒性肝炎研究所攻讀碩士,師從當時我國著名的肝病學專家張定鳳教授。

“1985年,我們國家是乙肝高發區,攜帶者比例超過10%,3000萬的乙肝病人,可以說是很危急的。”肝細胞受到病毒感染後是如何壞死和喪失功能的?乙肝病毒感染後為什麼不能被機體清除?它的慢性化機理到底是什麼?既然選擇了醫生這份職業,選擇了病毒性肝炎作為研究方向,任紅一直希望能夠找到這些全世界都想要知道的答案。幾十年,從幾千萬的國家重大科技專項到幾萬塊的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一直堅持不懈地研究下去,希望能回答這些問題!

2011年,出任院長12年。對他而言,培養人才與科研治病同等重要。

2012年,擔任病毒性肝炎研究所所長已17年的任紅教授仍癡迷實驗室工作。

“是病人教會我生命可敬、值得悲憫”

真正感受到醫者仁心的情懷,是從在臨床上接觸到病人開始,一個30歲出頭年輕患者就是觸動他內心悲憫情懷的第一個病人。這個年輕人家裡是農村的,憑著自己的不懈奮鬥在大城市里站穩了腳跟,在一個企業做到了高層,娶了城里媳婦買了房子。因為工作太忙腹痛持續了好一段時間才來看病,任紅是他的主治醫生。

“他一個人來拿檢查結果,看到肝癌的結論時竟然十分平靜,我急著要他住院治療,他反而很平靜要求我給他一點時間,他要把家裡面的事情處理一下。於是他回去用了一個月時間安置家人,然後回到醫院一個人安靜的迎接死亡,癌症後期的巨大痛苦也沒能打破他的平靜……”這個病人讓任紅感受到讓人敬畏的生命力。

1986年,隨著任紅在重症肝炎治療及療效機理方面研究課題的深入,在張定鳳教授的帶領下,他和肝炎研究所同事一起成功的運用一種新的小分子細胞活性多肽對抗腫瘤壞死因子,從而防止了肝壞死,使重症肝炎病死率從80%降到了40%。

“治好的病人越來越多,尤其是那些以為活不了的病人,那種如獲新生的喜悅非常讓人感動。”任紅說,“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發現,越是年齡大成就高的專家越是慈祥和藹,好多七八十歲還在給人看病,不是為了一份收入,而是因為他們離不開病人,因為只有在病人好起來的時候,作為醫者的悲憫心才能得到了釋放,內心才會平靜而滿足。我的導師,張教授現在近90歲的高齡,今天還來要我們的腫瘤免疫治療的幻燈片,說是為一些老人作科普講座。這就是一種醫者的情懷。”其實,我們的初心或許只是選擇一個好的職業,有份好的工作,做一個好人。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老師,同事,特別是病人教育了我們。使我們懂得了什麼叫做情懷!

2016年,任紅院長在重醫附二院智慧醫院系統上線儀式上講話。

2018年7月,任紅院長在江南院區開診典禮上講話,為了讓病人放心,任紅堅持只建新院區,不開分院。

悲憫心鑄就“匠心醫生”

當治病救人的願望已經深入骨髓,會給一個醫者帶來怎樣的結果?從1986年――2017年,任紅與重慶肝炎研究所的團隊在病毒性肝炎的某些領域獲得的國際影響力即是最有力的論證。

1986年,“七五”攻關中,在導師張定鳳帶領下重醫肝炎一研究團隊首次發現腫瘤壞死因子等細胞活性介質在重症肝炎肝細胞大塊壞死中說介導的二次攻擊作用,併成功運用小分子細胞活性多肽對抗,使重症肝炎病死率由80%降到40%。此項研究獲得國家衛生部科技進步二等獎和三等獎。

1992年開始的“腫瘤壞死因子在急性肝壞死、感染性休克及惡病質中的作用”項目中,任紅作為主要研究者之一,發現多種病理生理效應,對後來臨床治療具有極其重大的意義,此項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三等獎。

1993年,任紅赴英國論大學皇家費里醫學院作訪問學者,在國際著名病毒學家A.J.Zuckerman和Tim Harrison教授的指導下,對乙肝分子病毒學進行深入研究,對乙肝病毒的S基因變異進行系統研究並取得突破,引起國際病毒學界重視,一些列研究成果對於乙肝疫苗的改進、乙肝慢性化機理的研究具有重要意義。

1995年,任紅作為我們國家乙肝病毒基因等項目的主要課題研究人員,並得出重要結論:病毒的變異就是引起慢性、重症肝炎的重要原因。並獲得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首個傳染病領域重點項目支助。他的團隊後來也成了感染病領域的國家長江學者創新團隊之一!

1999年5月,任紅被委以重任,當選重醫附二院院長,在附二院任院長職位至今。期間在黨委領導下發起三次人才引進和培養計劃,為附二院儲備和培養了大批的優秀人才,成為重慶醫學高端人才聚集的亮點大型醫院!

自十一五以來,在任紅帶領下,重慶醫科大學病毒性肝炎研究所整合了國內20多家著名醫院的近50名專家的力量,連續承大國家重大科技專項有關乙肝防治的研究項目,經過長達5年的深入研究提出了慢性乙型肝炎的臨床治癒的全新概念,推翻了慢性乙型肝炎不能治癒的觀念,在適合的病人身上臨床治癒率可達30%~50%。這一成果受邀在亞太肝病年會(APASL)、歐洲肝病年會(EASL)、美國肝病年會(AASLD)等國際大會上做報告,並寫入了2015年最新版《中國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也被2017年新版EASL乙肝指南引用。其中部分研究成果獲得重慶市科技進步一等獎,中華醫學一等獎,教育部科技進步二等獎!

任紅教授自98年開始招收第一個博士研究生,二十年來畢業學生50多人,遍及京滬廣深等全國各地,很多學生都已經成為當地學科帶頭人,博士導師。首個醫生節來臨之際,他希望告訴他的每一位學生:

“敬佑生命,悲憫天下,惟精惟一,救死扶傷!做一個懂得感恩的有情懷的人!我們一起共勉。為實現2030消除乙肝公共危害的宏偉目,我們一起砥礪前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