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秘書長安南的世界
2018年08月18日19:35
安南獲得連任後在聯合國總部接受記者提問
安南獲得連任後在聯合國總部接受記者提問

  原標題:聯合國秘書長安南的世界

  註:2001年舊聞

  文/汪根海

  日前,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宣佈:為了獎勵聯合國在過去的一個世紀中為建立“一個更加和平、有序的世界”而作出的種種努力,2001年諾貝爾和平獎授予聯合國以及聯合國秘書長安南。這是聯合國作為世界上最廣泛的國際組織首次獲得諾貝爾和平獎。而安南則成為聯合國成立56年來第一位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在任秘書長,也是第二位獲獎的秘書長。此前,聯合國第二任秘書長、瑞典人達格・哈馬舍爾德於1961年獲得過此獎,他在1961年9月前往非洲調解剛果武裝衝突的途中因飛機墜毀而以身殉職。

  現年63歲的科菲・安南1938年4月8日出生於加納庫馬西的冊芳蒂部落,他曾就讀於庫馬西科技大學,1961年在美國明尼蘇達州聖保羅市麥卡利斯特學院完成經濟學本科課程。1961年至1962年,他在日內瓦國際高級研究學院攻讀經濟學研究生課程。1962年進入聯合國工作。1971-1972年,他是麻省理工學院斯隆研究員,獲得管理學碩士學位。安南曾任主管維持和平行動的副秘書長(1994年2月至1995年10月;1996年4月至1996年12月)。1997年1月1日,安南就任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他是惟一一位從聯合國職員中產生的秘書長。2001年6月29日,聯合國大會一致通過了安南的連任決定。安南新的任期將從2002年1月1日開始,為期5年。

  安南始終把冊芳蒂部落的5種道德規範,即尊嚴、自信、勇氣、同情心和信仰作為他的行為指南。

  加納人尊稱他為父親

  有一次,由6輛車組成的安南車隊正在加納首都阿卡拉的大街上飛馳。車隊一路前行,警笛鳴叫不止。街道兩旁站滿了男男女女,看著車隊開過來,個個歡呼雀躍,眼裡閃耀著火熱的激情。安南起初還以為街道兩旁的人群是在歡迎卡紮菲。但當他聽見人群中不斷地高呼著他的名字,並稱他為父親時,他這才知道人們已認出了他。當車隊來到加納一個市場後,安南高興地發現加納國家足球隊正在附近練球。於是,他漫步走到一個有人群聚集的地方,希望能看到幾分鍾練球的場面。但是這些人看見安南走過來,頓時又叫又跳。衛兵們見狀迅速將安南擁進車里,試圖開車離去,但這些加納人冒著被踏傷踩傷的危險,近似瘋狂地向安南擠去,高呼“父親!父親!”

  處理危機充滿自信

  1998年,在美國和西方國家因伊拉克拒絕同聯合國武器核查員合作而準備對伊大打出手前夕,安南決定親赴巴格達做最後的說服工作。行前,時任美國國務卿的奧爾布賴特當著許多助手的面氣急敗壞地給安南打電話,大聲斥責他:“這件事你是絕對辦不成的,絕不可能。”其實這是她的一種策略。儘管奧爾布賴特使出渾身解數欲阻止安南與薩達姆的會面,但安南還是毅然決然地來到了伊拉克。安南認為,不應該讓那些無辜的伊拉克人跟著受苦。在與薩達姆正面相對時,安南的直覺告訴他:炸彈不是答案。

  在聯合國秘書長這個職位上,安南要面對許多問題。其中之一就是,對於他自己到底應該做些什麼,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看法。每當遇到這種情況,安南總是熱心地聽取所有人的意見,但如果他們大聲叫喊的話,他就會按他自己的主張行事。

  非凡的智慧和勇氣

  安南的助手說,在遇到重大危機時大家都感到很恐懼,但安南卻越是在這個時候越沉穩。每逢此時,他會比平時更加風趣幽默,他的聲音也更加平靜。與他共過事的人都說,他常常置身於世界上最危險、最讓人難以忍受的場合,毫無畏懼地與有關人士商談如何提供醫藥設備、食品和人道援助等問題。他的一位助手說,在1999年北約轟炸南聯盟期間的一天深夜,在馬其頓,他與安南坐在一個面向科索沃的陽台上,附近不時傳來美軍飛機空襲科索沃的聲音。而安南卻在用手機鎮定地與一些國家的領導人交談,一直談了兩個多小時。

  冷戰的結束給世界增添了更多的變數,也使聯合國背上許多危險的負擔。許多國家因出現混亂而需要聯合國軍隊的參與,如塞拉利昂、剛果(金)、東帝汶等。在盧旺達,80萬圖西族人遭到對立的胡圖族人屠殺。安南說:“聯合國經常要與一幫不懂國際形勢、對什麼都不在乎的軍閥打交道。除非我們做好準備用軍隊來對付他們,否則,我們將一籌莫展。”

  對於這些任務,安南視為使命,責無旁貸。哪裡需要,他就有十足勇氣命令聯合國維和部隊開向哪裡。

  同情心贏來愛情

  去年,安南在訪問東帝汶期間,一位男子衝向安南,大聲哭了起來,向他敘述當地正在發生的一切。已經訂了機票正準備離開東帝汶的安南不顧可能誤機,與這位男子一起聊了一個多小時。在科索沃,他曾與一位百歲老婦人坐在一起,握著她的手,靜靜地聽她一遍又一遍地說:“我這麼大把年紀了,怎麼還會遭遇到這種事啊?”

  安南的現任妻子名叫娜內・安南,是一位苗條而非常漂亮的瑞典女子,是一名律師和藝術家。她曾為兒童寫書介紹聯合國。安南和夫人有3名子女。娜內的叔叔是在二戰中因拯救過數千名猶太人而出名的瑞典外交官拉奧爾・瓦倫貝里。

  有一天晚上,他們倆正沿著紐約市的羅斯福島大街行走。安南看見電話亭里有個人影弓著背,似乎在哭泣。這種事情出現在大街邊上,一般人可能注意不到,但安南卻走過去與他攀談,問他遇到了什麼問題。原來是他的父親病了。安南幫他出主意,並輕聲細語地安慰他。娜內目睹了這一感人的場面,從此便對安南產生了愛情。

  堅強果斷和溫和

  安南認為必須製止不義戰爭,不以惡報惡,而是要以博大的胸懷,高瞻遠矚的目光,果敢的行動對付邪惡。

  安南的信仰來自靈魂深處,來自他部落,來自失敗和挫折。安南早就明白,要想拯救這個世界光靠道德準則是不夠的,但是又必須首先依靠自己。在這個充滿矛盾的世界里,和平的聲音有時顯得如此微弱,微弱得讓你看不到希望的曙光。在科索沃、盧旺達、東帝汶,許多人都經曆了這種困惑,但安南的信仰沒有動搖。他始終堅信人類有能力解決好自身的問題,善良的人們終將會贏來和平和安樂的生活。

  安南說:“我自認為我是一個堅強而果斷的人。人們看不出這一點,是因為人們談論我的時候總是說我非常溫和。是這個職位把我擺到了另一個層次。”

  他總是說,一個人在不被迫做什麼事的時候,他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大能耐的。因此,每個人都應最大程度開發自己的潛能,為世界多做有益的事情。

獲得諾貝爾獎後,安南與妻子在紐約住所前接受媒體採訪。
獲得諾貝爾獎後,安南與妻子在紐約住所前接受媒體採訪。

  來源:《生活時報》 2001年10月25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