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網站炒高片酬又限“天價”,這齣戲下步才關鍵
2018年08月17日14:47
如懿傳
如懿傳

  近日,優酷、愛奇藝、騰訊視頻三家視頻網站聯合正午陽光、華策影視、檸檬影業、慈文傳媒、耀客傳媒、新麗傳媒六大製片公司發出聲明,宣稱共同抵製藝人“天價”片酬現象,共同抵製偷逃稅、“陰陽合同”等違法行為。此舉在業內引發強烈震動,再一次將“天價片酬”、“陰陽合同”和“偷稅漏稅”等行業亂象推到大眾面前,成為輿論熱點。首都廣播電視節目製作協會、橫店影視產業協會、中國電影導演協會隨後也都響應“限薪聲明”。

  演員片酬是怎麼到了“天價”的?為什麼要限製天價片酬?到底哪些演員片酬高得嚇人?聲明出來之後,給業內帶來了什麼影響?業內人士怎麼看待此聲明?聲明落實難在何處?新京報記者專訪製片人梁振華、鄧細斌、導演高群書、中戲教授胡薇及多位製片人、導演等,對這些問題一一解析。

  孫紅雷

  據《新麗招股書》顯示:2014年新麗採購《二炮手》,付給雨田(上海)影視文化有限公司勞務費2336.75萬元。該公司法人王駿迪是孫紅雷的老婆,可推斷勞務費是孫紅雷的片酬,《二炮手》共36集,故孫紅雷一集片酬64萬元左右。

  周迅

  據《新麗招股書》信息顯示:新麗傳媒2016年付給天津欣喜相逢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如懿傳》劇組勞務費5350萬,“據合同約定,欣喜相逢介紹邀請周迅出演《如懿傳》並保證周迅參演”,因此這部分錢可以看作是周迅的片酬。

  趙薇

  2014年新麗傳媒付給《虎媽貓爸》劇組勞務費4279.25萬元,趙趙(上海)影視文化工作室的法人是趙薇,可以推測這部分勞務是趙薇的片酬,《虎媽貓爸》共45集,故趙薇參演《虎媽貓爸》的單集片酬為95萬。

  倪妮

  根據華策影視2017年年報顯示,公司前5名供應商中,南京雲鷹低飛影視文化工作室的法人為倪妮。華策與倪妮合作了《天盛長歌》,由此可推測倪妮參演《天盛長歌》的片酬為9777萬。

  鍾漢良 江疏影

  根據領驥影視2016年年報顯示,上海花花影視文化工作室的關聯人是鍾漢良。上海江疏影影視文化工作室的關聯人是江疏影,領驥影視付給兩位演員的勞務費,可推測分別為5000萬和658萬,相差近10倍。

  霍建華

  新麗付給東陽橫店連俊傑影視文化工作室《如懿傳》劇組勞務費5071.70萬,連俊傑曾經是霍建華“華傑工作室”的總經理,因此這部分錢可以看作是霍建華的片酬。

  陳曉

  報告同時顯示,華策對東陽歡娛影視的採購額是6887萬,而在報告期間,該影視公司旗下的藝人陳曉與華策合作了《獨孤皇后》,故推測陳曉參演此片的片酬是6887萬。

  陳坤

  東申童畫的法人是陳坤,註冊於2010年,陳坤和華策合作僅一部《天盛長歌》,推測陳坤的片酬為6890萬,也有可能部分片酬以股份的形式參與投資。

  現狀

  “天價”並非全部以片酬結算

  此次聲明表示,單個演員的單集片酬(含稅)不得超過100萬人民幣,其總片酬(含稅)最高不超過5000萬人民幣,既規定了演員片酬的最高值,也規定了片酬的納稅主體是演員方。但是演員片酬的具體數目,在各大影視公司披露的年報、財報、招股書等公開信息中,很難確切查明具體數據。原因如下:

  其一,很多演員在影視公司中占有股份,到底算商務投資還是有一部分片酬以股份形式結算,有待進一步考察。如《新麗傳媒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招股說明書》(申報稿 報送日期2017年6月20日)(後簡稱《新麗招股書》)中顯示,演員海清(黃怡)和李光潔都是新麗傳媒的股東,分別出資300萬和100萬,占股比例分別為3.3333%和1.1111%。

  海潤影業年報顯示,孫儷(孫麗)股份占註冊資本總額的6.21%,為公司第三大股東;趙麗穎、郭濤、劉詩詩、高雲翔等演員皆在海潤股東名單中。

  其二,很多演員名下註冊了多個影視公司,劇組勞務以何種形式打入哪家公司的賬戶,也很難查詢。

  其三,據《新麗招股書》顯示,“拍攝成本、演職人員勞務及相關支出主要以銀行轉賬、少量現金等方式進行結算。”其中現金結算的部分也很難查明具體數目。但是,可以根據已經披露的公開信息,推測出演員片酬的大致範圍。

  揭秘

  流量演員開價三年最多漲10倍

  2015年,知名製片人X在籌拍一部玄幻古裝大劇時,大部分流量演員片酬已達四五千萬左右。他選擇了當時剛憑藉玄幻IP劇走紅的某小花和某小生,“那時他們的價格才1000萬出頭,現在早就不是這個價了。”製片人S也透露,幾年前他曾籌備一部都市劇,女主角請的是郭碧婷。雖然當時電影《小時代》已經令其身價倍增,但郭碧婷只開1500萬片酬,“這是比較正常的一個價格。”

  三年過去了,一線流量明星價格已經翻了至少2倍,最多的甚至漲了5-10倍。S透露,他所知道的如今市場中的最高片酬,是一部一線導演執導的都市劇,某一線女星以一億八千萬片酬成交。而某知名男演員6年前片酬200萬,但今年年初憑藉某檔綜藝一夜爆紅後,片酬已開到7000萬,“簡直比開煤礦還要掙錢。”

  那演員究竟是如何為自己定價的?據悉互聯網市場通過實時大數據計算出如今一二三線明星的排兵佈陣,“在名單里的就是玉,出了名單就是白菜(價)。目前一線流量至少30個人”,一位不願具名的製片人B透露。

  而演員和團隊對於自己的市場熱度也有所耳聞,他們同樣會根據找來的劇本量、漲片酬的頻率等來報價格,“他們不一定會對標某個藝人,有時候就是瞎報。”據悉,胡一天的片酬約有5000萬,黃景瑜漲到了7000萬;某位今年上半年爆紅的新晉偶像,目前片酬已經報到5000萬。“但就是有人買單。”

  目前市場中當紅女藝人的總體片酬比男藝人要低很多。知名製片人X透露,目前視頻平台公認的一線女藝人是趙麗穎、楊冪、迪麗熱巴、唐嫣,其中周迅、章子怡這樣的電影咖不計在內。但如果拿鹿晗和楊冪相比,仍是鹿晗的市場價值更高,“因為女性觀眾仍是如今互聯網的主體觀眾。”

  但也有一些演員遇到自己喜歡的劇本,不惜自降片酬。B透露,例如某Y姓當紅人氣組合成員,雖然粉絲量數以千萬計,但片酬遠低於他的火熱程度,“沒有突破5000萬,同量級都比他高。”而另一位偶像藝人曾受邀參與周星馳的網劇,當時片酬為他漲了3000萬,但他最後仍不計片酬選擇了另一部戲。

  1 片酬超高原因

  視頻網站“燒錢”入局惹的禍

  片酬急速地上漲,與視頻網站的興起息息相關。在以電視台為主導的購片體系中,天價片酬很少見,主要與電視台購片的天花板有關。近年來,衛視的廣告大幅縮水,衛視購片已經不太會完全考量咖位,且每家衛視購片價格均有最高上浮線,“據我所知,如果是一劇兩星,一個台的上線應該是單集400萬,這已經是頂級了,目前還沒有劇觸到這個價格。《如懿傳》賣了單集300萬已經是很高的價格了。”製片人S表示,購片價格整體偏低,製片方必然會更多考慮成本,演員的價格也會根據市場價值調整。

  但隨著視頻網站入局,優酷、愛奇藝、騰訊視頻三家視頻網站爭相對市場中的頭部資源進行掠奪,購片價格超過單集800萬的並不少見。而單集價格有一部分原因正取決於演員的咖位。製片人B透露,一開始劇方會先拿著劇本到視頻平台進行評估,劇本通過後,平台會根據製作團隊和演員陣容再預估購片價格。“一二線演員的購片價格區間非常大。”製片人B說。視頻平台需要考慮會員拉新率和招商率,因此“流量”一詞應運而生,演員是否會演戲、經驗是否足夠,開始不再是第一考評因素。

  製片人B舉例,若採用一線流量藝人的作品,視頻網站會出單集700萬-800萬左右的購片價,二線藝人陣容的價格則直接砍掉一半,變成300萬-400萬一集,“比如50集的電視劇,一線流量出演,片方可以拿到4個億,但換一個別的陣容,就只有1個多億,中間相差2個多億,哪個藝人也開不到這麼高的價啊,藝人搶奪戰就是這麼開始的。”B表示,通常製片方在開機前早已經把賬算好,無論演員片酬多少,平台出的購片價格大部分都可以覆蓋掉,天價片酬才由此開始成為常態。S表示,五、六年前,某知名男演員片酬才200萬,但他在今年年初參加了某檔新型綜藝引發爆款話題後,其片酬如今已漲到7000萬,“總有人給他買單。一旦流量好了,不少劇方就會爭搶他的檔期,很多都是價高者得。”

  製片人S告訴記者,一部戲如果演員片酬預算兩個億,1.8億給了主角,剩下的所有演員只能拿2000萬。相當於有的人4個月只能拿20萬塊錢,有的人可能賺一個億。如果按勞動價值來看,這確實不公平。但如果用市場價值衡量的話,還真不能說不公平,因為一線演員的市場價值就是新人的一千倍,這是一個純市場行為,歸根結底是因為互聯網在燒錢。

  2 聲明初衷

  如今苦不堪言,源頭變成“冤大頭”

  為什麼視頻平台要炒高演員價格?吃虧的究竟是平台還是劇方?某製作過多部大劇的製片人M表示,在天價片酬的市場閉環中,平台是源頭,但同樣是最大的“冤大頭”。平台爭搶所謂頭部大劇的獨播權,除了可以獨立招商以外,更多是為了在“三足鼎立”的競爭中吸引更多用戶,培養更多用戶的收費觀看習慣,“前日騰訊視頻公佈會員數為7400萬,目前一年會員費是198元,如果7400萬用戶都能留住的話,騰訊一年光是會員就可以大致收入146個億,還不算廣告收入。而頭部獨播內容就是留住用戶的保障之一,就像是‘買期貨’一樣,平台其實是在花錢買未來收益。”

  但會員和廣告收入卻仍令平台入不敷出。部部過億的購買,三家平台幾乎每年都在持續虧損。而“聯合限片酬”的聲明便是苦不堪言的視頻平台拉夥影視製作公司,為市場打的一劑預防針,“除了政府主管部門開始重視部分演員片酬過高這個問題外,視頻網站也發現自己燒錢燒得太狠了,不能一直這樣,所以提出限演員的價格,實際上是在限製購片價。把演員價打壓下去,購片價就少了。本來要4個億買,它現在只要2個億就能買同樣的內容。”M坦言。

  3 業內看法

  行業自救行為,更需提高質量

  根據各大影視公司發佈的財報顯示,影視製作公司經營活動的現金流有不穩定性和週期性的特點,其原因正是由於演員片酬太高、收視率和點擊量數據造假、發行困難導致積壓劇過多。

  在《新麗招股書》中可以看出,從2014年到2016年,演職人員及相關支出占製作費用的比例是上升的,分別是45.92%、34.78%、46.96%。從業者對於這次聲明稱:“現在把演員片酬降低、以把更多的錢放在作品本身的製作上,願景很好,但如何落地實施還需要仔細考量,以免有人瞞天過海鑽空子或是誤傷了一直堅守初心、專業過硬的演藝中堅。尤其是,當下藝術作品生產過程中方方面面所存在的問題早已冰凍三尺、積累太多,不是一刀下去就能簡單解決的問題。”

  中央戲劇學院教授胡薇認為,“現在各方的發聲,可謂一種行業自救行為,同時也預示影視圈多年來魚龍混雜的情況即將開始改變,而那些一直以過硬的核心產品來安身立足的優質公司,終將在這一輪的洗牌中被淬煉得更強。”

  導演高群書認為抵製高片酬是件好事,而且他認為控製高片酬的關鍵是平台方。他對新京報記者說:“以前拍戲的時候,沒有流量一說,平台就是看完戲,覺得好就會買。現在是沒有大牌、流量明星,還沒有開拍,平台就表示,如果沒有誰誰誰來演,就不敢確定買。前幾年我監製的一部電視劇《我們的生活比蜜甜》,用的都是實力派演員,戲也很好,但發行的時候電視台就不願意買,覺得演員市場影響力小。我導演的電視劇《父親的身份》也是江蘇衛視的購片組沒通過,後來央視收了,播得很好。現在的問題是,平台的購片人就沒有幾個真的懂市場,懂戲的,一部電視劇看重的應該是人心而不僅僅是明星。”

  高群書說他拍戲演員片酬占整個成本一般不會超過三分之一,“我不是不在意市場,是不願意迎合他們所說的市場,但你說不用高片酬的流量明星,得需要平台認可、鼓勵,不然都到不了觀眾那裡。我不排斥演員、編劇拿高片酬,但是片酬要符合他們的能力和作用,現在很多人拍電視劇就是為了賺錢,不是為了創作,演員、執行製片人、導演都是為了賺錢,只有投資人傻不知道。也不是說演員片酬降下來就代表戲的水平上去了。關鍵還是平台知道到底什麼是好戲,什麼戲是觀眾真正認可的。”

  胡薇則認為除了限製演員片酬之外,提升劇集質量還需從其他方面入手,“在中國影視市場進入爆發期的當下,每年產出的影視劇數量驚人,但具有表達本土曆史、文化以及真實生活的目標、功能與能力的戲劇影視作品卻是鳳毛麟角。因此,除了限酬,提升作品品質和劇本的重視程度、提高其他要對作品質量負責任的主創們的待遇也很重要。”

  4 改變

  從流量導向到內容導向

  限“天價片酬”的聲明出來之後,傳聞表示不少明星主動自降片酬。例如傳《巨匠》霍建華降片酬到2500萬;鄭爽《青春鬥》只拿1800萬等。製片人X表示,這些全都是杜撰的數據,“合同都簽了,哪有自降片酬一說?大家在市場上看到公佈的幾千萬片酬,很多都不是真的。”不少業內人士均表示,《聲明》必然會對業內帶來極大的震懾作用,但目前仍很難預測效果。最明顯的表現是,預計近期開機的劇很多都暫停籌備,而明星也開始觀望市場,不敢輕易在風口浪尖報片酬、簽合同。

  另外,尚無定論的繳稅方式,也是目前諸多藝人不敢報價的原因之一。據悉以往都是劇方為明星繳稅,例如藝人拿到稅後1000萬的片酬,其工作室會開發票給劇方,劇方再以企業所得稅的方式來繳納。但據傳聞,未來明星片酬將嚴格繳納個人所得稅,稅率或高達35%,加上6%的增值稅和0.78%的增值附加稅,接近42%。製片人M稱,“如果5000萬片酬,稅就要交2000多萬,誰敢現在簽合同啊!都等著繳稅政策正式下來,看看到底怎麼繳稅。”

  知名製片人S表示,“限製片酬”除了一定程度上會改善購片價格以外,也會緩和製片公司的資金壓力。“如果一個演員片酬一個億,如今降到五千萬,整個成本就降了五千萬。本來拍一部戲的片酬可以拍兩部戲了,對公司來講壓力不會這麼大。”

  而外界對於天價片酬的關注度,意味著內容為王,不再只是一句口號。資深製片人梁振華表示,近半年在和藝人團隊溝通的時候,他已經明顯感覺到大家對於作品品質和劇本的重視程度大大提升了,這與外界對於天價片酬和流量IP的關注不無關聯,“因為已經有了價格的天花板,在價格博弈的空間不大,那麼平台方、製作方、演員會把更多的精力和關注度放在作品品質上來,包括選題、市場影響力、人物塑造、文化品質等。因為核心競爭力已經不是價格,而會是內容本身。經過撥亂反正後,行業會回到正常的軌道上來,這是良性的。”

  近一年,流量演員“失效”明顯,不少選用一線流量的作品相繼撲街。例如楊洋、張天愛的《武動乾坤》網絡評分僅有5分;而鹿晗、關曉彤的《甜蜜暴擊》網絡評分3.0。關曉彤更是連撲三部劇,《極光之戀》《鳳求凰》《甜蜜暴擊》評分加起來都沒超過10分。不少業內人士表示,長此以往,觀眾會認為明星價高,還不會演戲,一旦這樣的風氣形成,流量明星讓更多觀眾先入為主地認為反而代表著“浮躁”,平台買劇的評判標準也會開始動搖。“據我所知目前很多製片方都開始慎重選擇關曉彤,製片方也不是完全流量為王,大家也考量演技和口碑。而她現在的市場價值也開始縮水了。”製片人X透露。

  5 落實

  市場會變良性

  製片人S表示,雖然《聲明》是優愛騰聯手出擊,但“三國鼎立”競爭關係是改變不了的。因此當“聲明”直面市場競爭時依然會面臨分崩離析,“看不見的手”還是會指向價高者。“如果一部大劇某平台出500萬,另一個平台想搶,如果沒有政府限價,肯定會出到600萬。只要有競爭關係,《聲明》里的所有合作方目前都不會按兵不動。”

  除此之外,不少業內人士也都對片酬的“暗箱操作”表示擔憂。以往,大多片酬都是直接按酬勞一次性結算,但限價之後,未來明星可能會通過投資、乾股等方式將差價部分消化於無形。例如原本明星片酬8000萬,現在降到5000,他可以將3000萬變成投資或者股份投到這部戲中,但實際上3000萬是由片方替他們墊付,“這跟拿片酬一樣,他只是表面投資,擠壓掉的全部都是製片方的。最後不僅要給他3000萬,還要給他分紅。”

  製片人鄧細斌說,《聲明》具體落實還是要靠公司和平台的自覺。平台做到不以高價購片,不以流量為主要考量,影視公司做到不競爭、不抬價。“而且片酬高低其實並不是最關鍵的,關鍵是演員一定要值得你的片酬,要敬業地好好拍戲。現在是很多演員拿高片酬,還不用心演戲,給的時間和檔期也不夠,這對於公司、觀眾也都會產生不好的影響。”梁振華則表示,《聲明》帶來的震盪和餘波,必然會產生一段過渡和適應期,“我覺得市場會慢慢回歸良性,市場有市場的規則,宏觀調控也會把握尺度。”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