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進入冰凍期 版號停審只是導火索
2018年08月17日15:43

  2015年以來的數據顯示,中國遊戲用戶規模的增長穩定在較低水平。 

  來源:尋找中國創客 記者:張皓月 編輯:魏佳 

  伽馬數據顯示,2018年1-6月,中國遊戲市場實際銷售1050.0億元,同比增長5.2%。

  這是有史以來的最低增長,也意味著中國遊戲市場的寒冬到來。

  移動流量的紅利已然到頭。而網絡遊戲審查被凍結,更是讓無數廠家為之焦慮。沒有拿到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版本號,任何遊戲都無法收費變現。這讓從騰訊網易等遊戲巨頭到二三梯隊的創業公司都陷入了僵局。

  8月13日,騰訊旗下遊戲分發平台WeGame發佈公告,剛剛上線6天的3A大作《怪物獵人:世界》由於監管原因被迫下架。

  而騰訊第二季度的財報則顯示,遊戲的收入環比大幅下降。其中也特意提到了《絕地求生》,承認受到了無法獲得版本號影響了收入。騰訊總裁劉熾平則表示,遊戲的基本面還是很強的,監管的問題我們很難評價,但我相信最終會解決。

  然而不可否認的現實是,目前的遊戲市場已經陷入了冰凍期。除了政策監管之外,2015年以來的數據顯示,中國遊戲用戶規模的增長穩定在較低水平。同時,一些消耗碎片時間的產品例如抖音、快手等不斷出現,從側面消耗了遊戲的流量。

  已有5個月未發放遊戲版號

  暫停遊戲審查的消息並非新動向。

  遊戲在上市前會先向文化部申請備案,同時向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申請版本號。沒有版本號,即使通過了文化部備案,也無法收費。

  今年3月,中央印發《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計劃將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重組,其中的新聞出版和電影監管職能均劃歸中宣部管轄。意味著中宣部將承擔遊戲版本號的審批工作。但目前機構改革仍在進行之中,版號審批處於暫停狀態。

  自3月28日起,國產網絡遊戲版本號就沒有發放過。目前已經過去了近5個月。進口遊戲的版本號則從2月5日以來就沒有發放過了。

  根據遊戲媒體Gamelook測算,此前單月版號審批量大概為700款。如果按照這個數量計算,這意味著,已經有超出2000個新遊被排出了市場之外。在伽馬數據的熱度榜前三中,已經連續三個月沒有出現過新遊。

  此前已經過審的遊戲也不意味著一勞永逸。8月15日,僅僅上線5天的《怪物獵人:世界》下架,雖然此前已經獲得了備案審批和版本號,但依然被要求重新過審。官方給出的下架原因是《怪物獵人:世界》部分遊戲內容未完全符合相關法規政策要求,已經購買遊戲的玩家可以在8月20日8:00之前可以接受無條件申請退款。

  《怪物獵人:世界》是在7月初舉行的WeGame遊戲之夜上,騰訊宣佈代理PC國區的遊戲。這款上線三天就拿下了2018年1月份遊戲銷量榜第一。這次下線,也意味著又有一個網遊的吸金時間將被延長。

  “苦日子”預計還要熬半年

  財報顯示,騰訊2018年二季度遊戲收入占總收入的比重下降至34.19%。此前遊戲收入可以占到總收入的一半。而騰訊財報發佈後,股價一度下跌14%。

  在大部分人眼裡,騰訊是家遊戲公司。《王者榮耀》也一直是移動網遊時代的顛覆之作,僅在2017年就貢獻了全球第一的19億美元營收。 據伽馬數據顯示,在今年7月收入榜單中,王者榮耀依然位列第一。

  而《王者榮耀》之後,騰訊一直沒有接棒的遊戲出現。絕地求生也因為版本號的問題,在變現方面遇到了極大的問題。

  因為版本號的問題,多家公司都已經受到了影響。彭博此前報導,中國網遊股在香港和大陸股市持續大跌,IGG一度跌8.7%;網龍跌5.6%;巨人網絡一度跌4.18%。

  “焦慮的背後是進入平台期的遊戲市場”。業內的獨立遊戲開發者表示,監管的確直接讓遊戲市場進入了冰凍期,但是這最多算是導火索。

  盛大遊戲副總裁譚雁峰曾評論,目前整個遊戲產業面臨三荒,即產品荒、流量荒、用戶荒。根據《2018年1-6月中國遊戲產業報告》,中國遊戲用戶規模5.3億人,同比增長4.0%。結合2015年以來的數據觀察,中國遊戲用戶規模的增長已經穩定在較低水平。

  流量紅利期已過,很多消耗碎片時間的產品也不斷出現,比如抖音等,也從側面消耗了遊戲的流量。

  而大公司生產的超級IP也讓遊戲行業的生產門檻越來越高。爆款IP幾乎都來自於騰訊和網易,中小型遊戲公司的生存空間也越來越狹窄。

  對於未來趨勢,國金證券分析,監管流程的放緩是暫時現象,不會成為常態。改革正在推進之中,文化部、廣電總局對遊戲的審批流程並未真正“凍結”,只是速度大幅度減緩。2018年底、2019年初,新的遊戲監管機製有望徹底建立,流程也將恢復正常。

  但在這之前的半年,中國的遊戲市場,只能暫時陷入冰凍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