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歲老太申請保外就醫被拒 女兒:盼媽媽活著出獄
2018年08月15日00:59

  原標題:84歲老太申請保外就醫被拒,女兒:希望媽媽能活著出獄

  “媽媽挺要強的,雖然那幾天一直躺著,解小手都在床上,但解大手時必須得兩個人架著去洗手間,除此之外就一直臥床。吃飯也是有人放在旁邊,她在床上吃,當時她根本起不來,也翻不了身。”

今年六月,家人與李淑賢會見時。受訪者供圖
今年六月,家人與李淑賢會見時。受訪者供圖

  在監獄里,84歲的李淑賢兩次腰椎骨折,家屬以“生活不能自理”為由申請保外就醫,但被拒絕了。

  她是河北灤平縣的農民,因尋釁滋事罪獲刑兩年半,被關押在河北省女子監獄,刑期至2019年3月21日。

  “去年母親腰椎骨骨折,躺在床上不能動。今年監獄又打來電話,說母親再次骨折,急需吸管、濕巾、一次性手套、便椅等。”李淑賢的女兒關桂俠說。

  李淑賢家屬提供的《保外就醫申請書》顯示,李淑賢年邁體衰多病,患有高血壓、心臟病、胃病等多種疾病,且在服刑期間腰椎骨骨折,生活不能自理靠人照顧,且已失去危害社會的可能。

  昨日,河北省監獄管理局稱,李淑賢經診斷為自發性第一腰椎壓縮性骨折、腰椎退變、左髖關節退行性病變,遵醫囑服藥治療、臥床靜養。其實際狀況未達到嚴重疾病範圍,也不符合“生活不能自理”規定,不具備保外就醫條件。

  老太獄中骨折“翻身都要人幫忙”

  李淑賢入獄時,已是82歲。

  根據河北省承德市中院的終審刑事裁定書,2014年至2016年7月期間,李淑賢因樹木被修路損壞未得到補償,為發泄情緒無事生非,多次到非信訪場所拋撒上訪材料,破壞公共場所秩序,構成尋釁滋事罪。因其犯罪時已滿75週歲且當庭自願認罪,判決其兩年六個月。

2014年,李淑賢與家人在秦皇島遊玩。受訪者供圖
2014年,李淑賢與家人在秦皇島遊玩。受訪者供圖

  和李淑賢一起以尋釁滋事罪獲刑的,還有她的三女兒關桂香,其被判三年六個月。此前兩年,四女兒關桂俠也因同一罪名獲刑三年,3人均被關押在河北省女子監獄。

  2017年5月,李淑賢腰椎骨骨折。關桂俠說,她6月份得知,當晚被帶著去見母親時,看到她仍躺在床上起不來。“翻身都要人幫忙,走路也得人攙扶。但母親很要強,堅持不在床上解大便,被人架著解手,其餘時間都在躺著。”

  2017年11月3日,關桂俠刑滿釋放,此後多次去監獄會見母親。據其描述,母親告訴她,每次都是用平板車推出來,再被攙扶著上二樓見面。但今年6月中旬接見時,母親稱被人用輪椅推出。

  7月20日,關桂俠接到監獄打來的電話,說是母親再次腰椎骨折,急需吸管、濕巾、一次性手套,便椅等。“我問母親情況,獄方說是不能動了。我就問能不能保外就醫,對方說母親犯的是尋釁滋事罪,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不能保外就醫。”

  監獄稱會給與一定的人道主義救助

  對於“八旬病嫗不能保外就醫”,昨日,河北省監獄管理局通報稱,2017年5月23日,李淑賢自述腰疼,經監獄醫院診斷為自發性第十二胸椎壓縮性骨折、腰椎退行性病變,治療三個月後,病情好轉。

  2018年7月18日,其又述腰疼,經監獄醫院問診,自述能吃飯、翻身、穿衣洗漱、大小便,觀察其能夠自主行動;經CR檢查,診斷為自發性第一腰椎壓縮性骨折、腰椎退變、左髖關節退行性病變,遵醫囑服藥治療、臥床靜養。

  昨日,剝洋蔥致電河北省監獄管理局,一名龐姓工作人員表示,經向監獄和相關部門證實,李淑賢目前的確可以自理。

  根據《暫予監外執行規定》第33條,罪犯因患病、身體殘疾或年老體弱,日常生活行為需要他人協助,“進食、翻身、大小便、穿衣洗漱、自主行動等五項日常生活行為中,有三項需要他人協助才能完成,且經過六個月以上治療、護理和觀察,自理能力不能恢復的,可以認定為生活不能自理。”

  此外,“六十五週歲以上的罪犯,上述五項日常生活行為有一項需要他人協助才能完成,即可視為生活不能自理。”對此,上述工作人員表示,規定提到的五項內容中,李淑賢都可以達到。

  “通常理解的生活自理,指的是當事人能夠自主地吃飯、洗臉刷牙等,最起碼的活動不需要被人幫助。”北京星權律師事務所李楠律師表示,84歲的李淑賢兩次腰椎骨骨折,身體出現嚴重疾病,並不能完全自理。

  但她也提到,“生活自理”這一概念範圍較廣,標準也有很大的主觀性,各監獄有自由裁定的權力,且不同的監獄處理方式也不太一樣。

  李楠律師介紹,保外就醫是監外執行的一種方式,一般來說,年老多病、生活難以自理、沒有社會危害性的,可以申請。從目前報導來看,李淑賢是符合保外就醫條件的。

李淑賢家人為其提交的保外就醫申請書。受訪者供圖
李淑賢家人為其提交的保外就醫申請書。受訪者供圖

  “保外就醫有明確的法律規定,如果不具備條件,監獄為其辦理也是違法的。”上述工作人員表示,但因李淑賢年事已高,監獄在對其生活起居上,也會給與一定的人道主義救助,比如陪護等。

  對話李淑賢女兒:

  母親哭著說,讓我結婚,不要再等她出獄了

  昨日,李淑賢的女兒關桂俠告訴剝洋蔥,她兩次為其申請保外就醫,都被拒絕了。

  剝洋蔥:你母親骨折後第一次見面是什麼情況?

  關桂俠:去年6月,母親骨折十幾天后,我聽說後就去看她。當時她躺在床上起不來,看了我半天才說,“這是我老閨女呀,就拽著我的手說話”。母親說,剛開始鑽心地疼,後來強點兒,不那麼疼了。

  她挺要強的,雖然那幾天一直躺著,解小手都在床上,但解大手時必須得兩個人架著去洗手間,除此之外就一直臥床。吃飯也是有人放在旁邊,她在床上吃,當時她根本起不來,也翻不了身。那段時間家人接見時,還帶來兩大尼龍袋的尿不濕和濕巾,以及用來解小手的坐盆。

  剝洋蔥:此後她的身體情況有好轉嗎?

  關桂俠:她一直腰疼,第二個月還是不行,能偶爾下床,被扶著上廁所什麼的。到第三個月強點了,能下床,但還是不能順暢地走路,必須得有人扶著,或者拽著床沿輕輕地挪,也就能從床到門口走幾步。

  剝洋蔥:什麼時候為母親申請的保外就醫?

  關桂俠:我出獄後適應了一段時間,想著母親有病且80多歲了,此外我也因為沒有穩定工作,實在沒有精力定期探望,就開始寫保外就醫申請。

  去年12月份是接見日,當時剛好也是監獄里領導的接見日。在大廳裡面有好幾個領導,我就把保外就醫的申請書遞給他們,監區長說母親不符合條件,就沒有接(申請書)。

  剝洋蔥:接見時你母親的狀態怎麼樣?

  關桂俠:當時狀態還可以,能看出來有點疲憊,但沒有悲傷的情緒。她問了問家裡的情況,說是想家,自己在監獄裡面什麼都好,不讓我們擔心。

  但6月份再次見面時,感覺就不太一樣了,一看到我就哭。她手扶著腰,臉色也比較差,感覺狀態不是很好,有點疲憊,像是硬挺著。母親說是被人用輪椅推過來,再扶上二樓的。以前我總跟她說自己處了個對象,等她出來了能看看,她這次哭著說,不要再等她出獄了,讓我結婚。

李淑賢接受探視中。受訪者供圖
李淑賢接受探視中。受訪者供圖

  剝洋蔥:之後您再次為母親申請保外就醫?

  關桂俠:7月20日,我被派出所約談時,監獄打來電話說母親再次腰椎骨折,不能動了。讓我準備吸管讓母親吃飯時用,濕巾、一次性手套用來擦便,還要準備便椅等她能下床時坐著用。

  我非常著急,就問母親都不能動了,能不能辦保外就醫?對方直接告訴我母親犯的是尋釁滋事罪,且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不能辦理。

  剝洋蔥:入監獄前您母親身體情況如何?

  關桂俠:她是農民,原來一直種地,此前身體非常好,完全可以自理,八十歲時還能坐車到秦皇島遊玩。之後因為高血壓、心臟病等,在北京住了兩個多月院,恢復得也挺好。我們兄妹共7個,有個哥哥身體殘疾,也一直是母親在照顧。

  剝洋蔥: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

  關桂俠:會繼續申請為母親辦理保外就醫,如果最終還是辦不下來,就等著她刑滿釋放回家,希望媽媽能活著回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