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 | 黃曉明淩晨髮長微博回應:沒有參與任何股票操控,是理財不謹慎
2018年08月15日13:36

原標題:熱點 | 黃曉明淩晨髮長微博回應:沒有參與任何股票操控,是理財不謹慎

近日,證監會的一張18億重磅罰單,直接將影視明星黃曉明置於輿論漩渦之中。

根據證監會披露的消息,高勇利用14個證券個人賬戶及2個信託計劃賬戶,以連續封漲停的方式抬高“精華製藥”股價,之後迅速反向賣出,蓄意操縱市場,最後獲利高達近9億元。因此證監會決定,沒收高勇違法所得的8.97億元,並處以等額罰款,該案也成為了證監會查處操縱單只股票獲利金額最高的案件。

而在罰單中被證監會提及的名為“黃某明”的個人賬戶,被確認為正是影視明星黃曉明。不過,在輿情進一步發酵之際,黃曉明的工作室發佈了一份《嚴正聲明》,對外界所傳聞的“黃曉明捲入股價操縱大案”的說法給予了否認。今日淩晨00:38分,黃曉明也在其個人微博對此事做出了最新回應。

工作室聲明

黃曉明淩晨髮長微博:

沒有參與任何股票操控

是理財不謹慎

在其淩晨發出的聲明中,黃曉明做出了四點澄清:

1. 7月3日證監會就“高勇案”已作出《處罰決定書》,本人沒有參與任何股票操控

證監會已於2018年7月3日就“高勇案”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處罰內容如下:高勇通過實際操控16個賬戶操控股票,證監會決定沒收高勇違法所得897,387,345.82元,並處以罰款897,387,345.82元。所謂“黃曉明操控18億”純屬謠言,本人從未參與任何股票操控。

2. 我再次強調,本人不認識高勇,只是委託路某理財

本人股票賬戶開立後由母親代為管理,我母親將賬戶委託給路某代為理財,經由路某介紹轉委託給高勇管理,高勇賬戶組所從事涉案交易,由高勇決策。我與我母親沒有參與操控股票。

3. 本人從未參與過“長生生物”股票投資

2014年第三季度本人委託路某進行理財的賬戶曾投資過“黃海機械”並在當季度退出。而“黃海機械”2015年才被借殼,2016年才更名為“長生生物”。故本人與“長生生物”毫無關係,有關“黃曉明組團操控長生製藥”等消息是謠言。

4. 本次事件確實是由我理財不謹慎所導致,對此次事件給大家造成的不良影響深表歉意,我一定從中吸取教訓。

最後,我要特別說明一點,此事是因我將賬戶交由母親打理而將她牽涉其中,由此給母親帶來困擾與擔憂,作為兒子,我願意也必須承擔一切輿論責任。

聲明長文

他還在附上了《中國證監會市場進入決定書(高勇)》,將“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及“黃某明賬戶開立後由其母親張某霞管理使用,經路某介紹,張某霞將黃某明證券賬戶部分委託高勇管理,該賬戶涉案交易由高勇作出。”的內容用紅框標註。

還附上了媒體的調查報導:黃曉明委託賬戶與長生生物無關聯。

媒體:黃曉明曾與調查人員見面三小時

不可否認的是,黃曉明無論是否對高勇操縱股票的行為知情,其股票賬戶的確由高勇控製,這意味著黃曉明與高勇之間存在某種法律關係。上海明倫律師事務所合夥人王智斌律師告訴南都記者,如果是委託理財的關係,並且可以確定黃曉明對於高勇操縱股票的行為完全不知情的話,則黃曉明不負擔法律責任。但如果是一種配資關係,在證監會三令五申清理場外配資的情況下,參與股票配資亦構成違規。如果知情並參與了操縱市場的計劃,那麼此時就涉嫌構成操縱市場的共謀。

王智斌認為關鍵所在就是黃曉明需要對其賬戶為何被高勇控製作出相應說明並提供相關證據。“這樣才能判定雙方之間的法律關係以及該事件中黃曉明是否存在法律責任。”

此外,黃曉明的母親的確將其賬戶委託給了高勇,這其中就可能涉及到出借賬戶的行為。

對此,王智斌表示:“出借賬戶是法律禁止的,但實踐中,出借賬戶與委託理財之間界限並不是那麼明確,是完全無償的借賬戶給高勇用,還是存在某種合作關係,我認為是界定黃曉明責任的關鍵。”

據瞭解,證監會發佈的《關於清理整頓違法從事證券業務活動的意見》和中國結算發佈的《證券賬戶管理規則》中明確規定,不得出借自己的證券賬戶,不得借用他人證券賬戶買賣證券。對於發現並查證屬實的違反賬戶實名製行為,中國結算將視情況對所涉證券賬戶採取限製使用、註銷等措施,對所涉投資者採取禁止新開戶等措施。

因此,其可能的出借賬戶行為完全違反了證監會的相關規定。

據瞭解,對於此次證監會的18億罰單,有媒體瞭解到目前高勇尚未繳納罰金。王智斌表示,如果高勇無力繳納罰款或者逃避繳納罰款,行政機關可以申請法院強製執行,此時高勇可能會面臨資產拍賣、限製出鏡、限製高消費等後續執行措施。

而對於18億的巨額罰款,南都記者瞭解到其並不一定全部由高勇繳納。倘若違法所得已經進入了這16個賬戶中的一部分賬戶並形成了獲利事實,相應部分的罰款應向賬戶所有人追討。正因為如此,上述分析人士認為,黃曉明即便可以逃脫擔責,但其很大可能需要間接繳納罰款。“罰款的資金是從十幾個賬戶里出來的,所以賬戶的實際擁有人才是繳納的人。最後就是扣除14個賬戶里的資金,誰擁有賬戶誰就要承擔責任。”

另據經濟觀察網14日晚間報導,證監會稽查人員在辦案期間曾致電黃曉明,黃曉明曾擠出時間與調查人員見面三個小時。

擅長資本運作的明星

這次的股票操縱案也使得黃曉明的資本版圖得以曝光。天眼查數據顯示,黃曉明名下共有53間公司,其享有實際控製權的公司有46家,作為股東的公司達到42家,作為高管的公司有22家,涉及影視、科技、餐飲、商貿、投資等多個領域。

據不完全統計,在“本專業”領域,黃曉明就投資了11家公司,其中就包括了其工作室北京泰耀文化工作室。而在該領域,黃曉明參與的最引人註明的一次投資就是當年以60萬入股樂視影業,當時一同分羹的還有張藝謀、孫紅雷、馮紹峰、李小璐等明星。

而近年來,黃曉明的投資版圖早已不再局限於影視行業,據南都記者不完全統計,其主控的投資公司也已達到11家,其中黃曉明持股比例高達80%的北京明嘉投資管理公司更是其在投資領域的代表公司。

據瞭解,明嘉資本成立於2015年,該公司是秒拍、小咖秀、一直播母公司一下科技的早期投資者,還是同道大叔、魚泡泡、火辣健身、野馬現場、火樂科技等互聯網項目的投資者。而當時同道大叔以3億元“賣身”的時候,曾以明嘉資本的名義為同道大叔投入過3000萬的黃曉明,更是被外界稱讚投資眼光精準。

天眼查數據顯示,目前明嘉資本已發生30次投資行為,主要集中在天使輪和A輪的投資中,互聯網項目居多,並且很多項目早已變現退出。

據悉,黃曉明曾經在採訪中承認,近年來類似紅酒、醫院投資等項目都為其帶來了不菲的回報,他也認為相比於演員,自己的性格更適合做一名商人。

來源:南方都市報(nddaily 記者?徐冰倩 實習生 鍾偉柔)綜合報導,另據經濟觀察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