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天價片酬影響 26家影視概念股僅6家小幅上漲
2018年08月14日01:36

  原標題:誰推高了片酬?購劇平台還是製作方

  8月11日,愛奇藝等3家視頻網站聯合正午陽光、慈文傳媒等6家影視公司抵製天價片酬一事持續發酵。當天,首都廣播電視節目製作協會也提出抵製天價片酬的倡議。8月12日,以華誼兄弟為會長單位,彙集了唐德影視等400餘家影視企業的橫店影視產業協會也提出抵製天價片酬的倡議。

  各家倡議比較一致的看法是,每部影視劇全部演員、嘉賓的總片酬不得超過製作總成本的40%,主要演員片酬不得超過總片酬的70%。而這也是今年6月中央多部委提出的要求。愛奇藝、慈文傳媒等9家公司更提出,由它們製作、購買的影視劇單個演員總片酬不得超過5000萬元。

  一時間天價片酬、陰陽合同等問題被推至輿論製高點。倡議能否達到立竿見影的效果?片酬下降會對影視作品的質量有多大的影響?抵製天價片酬倡議提出後,業界的諸多關注也隨之而來。

  26家影視概念股僅6家小幅上漲

  在上述兩大協會的倡議發出不久後,多家影視公司紛紛出聲支援。僅在8月12日,就有華誼兄弟表態回應。作為上述兩家協會的會長單位,華誼兄弟表示將攜手協會會員共同維護影視行業秩序;騰訊視頻表示,希望全行業能聯合起來維護影視生態秩序;華策影視回應稱,會積極承擔社會責任,抵製高片酬現象。

  抵製天價片酬的消息在資本市場也引起反應。i問財數據顯示,截至8月13日收盤,26家影視概念股中僅有6家股價小幅上漲。參與倡議的華誼兄弟、唐德影視、華策影視股價分別漲0.17%、2.00%、0.21%,其他幾家影視公司小幅下跌,慈文傳媒跌1.98%、橫店影視跌0.60%、長城影視跌0.36%。

  除了上述影視類公司支援外,據港媒報導,8月13日甄子丹發聲支援抵製天價片酬。他表示,以往曾出現因演員片酬過高,選角開拍不易的問題,應該調整資源分配的不公平。“這個做法是健康的,我非常支援,每個人對社會都有責任”。

  倡議發出不久,網上流傳消息稱,楊冪、霍建華等開始自降片酬。在5月份剛開機的電視劇《巨匠》中,楊冪的片酬已由原來的1個億降到2700萬。

  8月13日,新京報記者向多位影視圈人士求證,未能證實這一消息。不過,楊冪的官方微吧稱,網傳楊冪1億片酬的說法是謠言,並曬圖證明楊冪2017年總收入為1.24億元,這是她當年通過電視劇、綜藝和代言等拿到的全部收入。

  購劇平台執著流量明星推高片酬?

  明星天價片酬已被爭議多時。那麼,明星的片酬有多高?

  根據華視娛樂招股書(2017-06-13)顯示,孫儷及其團隊在《那年花開月正圓》中拿到的片酬為6048萬元,陳曉及其團隊從中拿到的片酬為2750萬。

  《一路繁花相送》出品方領驥影視的2016年年報顯示,第一供應商為上海花花影視文化工作室(鍾漢良的工作室),交易額為5000萬;嘉行傳媒的年報顯示,楊冪從《談判官》中獲取3424萬元收入,楊冪單集片酬為86萬元;華策影視2017年年報顯示,電視劇《凰權・弈天下》倪妮(南京雲鷹低飛影視文化工作室)的片酬是9800萬,陳坤(上海東申童畫文化傳播工作室)的片酬是6900萬。

  一位在國內頭部電影製作和發行公司工作的高管告訴新京報記者,購劇平台對流量明星的執著和明星資本化是推高薪酬的兩個原因。

  具體而言,由於劇集市場觀眾普遍年齡較小,追星慾望強,因此流量明星更容易帶動劇集的收視率和播放量,這反向驅動電視台、視頻平台在挑選劇集時注重有流量明星的參與。此外,一些視頻平台參與到劇集的自製、合製過程中,為了吸引更多的明星從傳統電視劇平台轉向網絡劇集平台,所以投資較大,薪資也相對較高。

  對於經紀公司而言,一旦某個影片/劇集給了某個明星超高的薪酬,其他與其知名度相似的明星也會要求提升自己的薪酬,長此以往,水漲船高。

  在資本層面考慮,由於明星的影響力和話題性,經常會引起股價的漲跌,因此一些擅長資本運作的公司,通常會以高片酬、股權甚至合開公司等形式綁定明星,並借此維持市值穩定,這也間接推升了明星的薪酬。

  面對間接抬高明星片酬的質疑,騰訊、優酷、愛奇藝等平台並未直接回應。不過,也有分析認為,明星“天價薪酬”更多的買單者是購劇方。對於騰訊、優酷、愛奇藝等平台更多以合製、購買等形式獲得劇集版權,上遊製作公司的成本上升,必然推動購劇成本上升。

  廣電等部門已多次關注天價片酬

  明星高片酬的問題受到爭議已久,廣電總局也不止一次關注到該問題。

  2016年8月,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黨組在巡視整改情況的通報中提到,堅決遏製“天價”片酬和明星炫富問題。指導行業協會聯合大型影視公司抓緊製訂抵製“天價”片酬的行業自律公約。

  2017年9月,中國廣播電影電視社會組織聯合會電視製片委員會等發佈《關於電視劇網絡劇製作成本配置比例的意見》提出,“全部演員的總片酬不超過製作總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員不超過總片酬的70%,其他演員不低於總片酬的30%。”若超出以上規定,劇方則需要向所屬協會及中廣聯演員委員會進行備案說明。

  今年6月底,中宣部、國家廣電總局等多部委聯合印發通知,要求嚴格落實已有規定,每部電影、電視劇、網絡視聽節目全部演員、嘉賓的總片酬不得超過製作總成本的40%,主要演員片酬不得超過總片酬的70%。

  有業內人士指出,上述措施不是廣電部門下發的正式監管文件,最終起到的可能是一個行政調控的作用。

  此番業內發出倡議後,廣電總局方面是否會有進一步的規定出台?8月13日,新京報記者就此事多次致電廣電總局電視劇司,電話均未接通。

  倡議“緊箍咒”恐被劇集製作商打破

  對於限薪的影響,多位受訪人士認為應該分劇集和電影兩方面。

  一位長期從事劇集製作超過五年的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劇集的製作成本相對固定,如果核心演員的片酬過高,則會導致服裝、化妝、道具、後期等成本被壓縮,影響劇集質量,國外甚至有不成文規定要求演員片酬不超過全部製作費用的30%、50%等等。因此,限薪在降低製作成本、購劇成本上都能起到積極作用。

  但劇集製作領域競爭激烈,如果不形成全產業倡議,由於利益的驅動,必然會有公司為流量破例,難以形成行業自治的合力。

  上述電影製作公司高管則認為,限薪對電影製作成本的影響相對較小。在電影製作環節中,製片人、監製和導演掌握更大的話語權,流量明星反向控製劇組、漫天要價的可能較小;業界公認電影從投資、製片、編導,到宣發、放映的產業鏈條長,影響因素多,通常不會為個別明星過度執著。

  有接近藝人經紀領域的業內人士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幾家公司的初衷很好,但只能說‘理想很豐滿,現實未可知’”,具體而言,片酬超過100萬的明星基本都是一線,全國大概不超過50個人,現在影視公司製作電視劇,一般會在開拍前就找到電視台或視頻網站等買方,而買方判斷是否購買這部劇的關鍵因素之一,就是劇中是否有這些自帶流量的明星,這也是反嚮導致明星片酬不斷溢價的根源。

  也有影視行業人士向新京報記者稱,明星基本都有個人工作室,即使不拍戲也可以上綜藝、拍廣告。同時,影視公司給明星的報酬不一定是片酬,還可以是股權、房產等物品,如果未來抵製高片酬發展成行政手段,一些公司可能會通過這種方式規避。

  還有業內人士認為,只有建立穩定的造星機製,讓更多新鮮血液加入這個行業,才能讓影視業的供需更加平衡,“明星片酬雖然高,但根本上還是市場行為,就應該用市場手段把片酬降下來”。

  新京報記者 白金蕾 林子 張妍E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