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大二就打爆NBA狀元 MVP在巔峰期為他讓賢
2018年08月14日17:22
馬刺隊史第一人
馬刺隊史第一人

  他是馬刺隊史上最偉大的球星,如果不去打NBA,他將會是一個奧運金牌級別的游泳運動員,他在大學二年級就曾經打爆過NBA的狀元,他進入NBA頭一年就入選全明星,第二年就拿到總冠軍,還差點拿到四雙,他就是《他說》第2季第8期的主角――鄧肯。[安卓專享NBA LIVE!傳奇鄧肯限時搶購]

  天才降小島

  1976年4月25日,我出生於美屬維爾京群島的聖克洛伊島。我的父親威廉-鄧肯是一名建築工人,我的母親萊內-鄧肯是一名助產士。父母給我起了個名字,叫蒂莫西-西奧多勒-鄧肯,但是日後我更常用的名字是――鄧肯。我從小就非常早熟,總比別的孩子要成熟一些,我8歲的時候,更是因為學習成績優異而跳級了一年,這意味著我總比身邊的孩子年輕一歲,這種情況持續到我大學畢業,我也因此養成了喜怒不形於色的深沉性格。

  全能天才

  除了學習成績出色,我的運動能力也非常棒,不謙虛地說,算是天才。得益於我的家族遺傳,我身高臂長,柔韌性和敏捷度都很好。不過在聖克洛伊島,這裏沒有籃球氛圍,只有得天獨厚的游泳環境。我的兩個姐姐謝麗爾和泰利希雅都是游泳健將。泰利希雅曾參加過1988年漢城奧運會,從小,我就被視為未來的游泳明星。而我也確實早早顯露天賦,先後打破過12歲和13歲年齡組的全國紀錄,並以奪得奧運金牌作為畢生夢想。

  禍不單行

  我的游泳奧運冠軍夢,在1989年破滅了。一方面,9月17日,一場颶風駕臨小島,破壞了島上的一切――房屋、醫院,以及我的游泳池。我的訓練必須轉移到海里,但是我從小就害怕鯊魚,進入海里就會引發我對鯊魚的恐懼,導致我完全無法訓練。另一方面,我的母親被診斷患有乳腺癌,在我14歲生日的前一天,母親永遠地離開了我們。從此,我幾乎放棄了游泳。

  籃球療傷

  好在,籃球幫助我療傷。謝麗爾姐姐送給我一個帶有籃板的籃筐,然後我的父親,用他熟練的建築技能,幫我樹立了一個可以投籃的籃架。我的父親非常用心地製作這個籃架,確保籃板離地10英呎,而且用了很多水泥固定,讓籃架經得起任何颶風的摧殘。

  姐夫傳藝

  母親去世後,姐姐謝麗爾和他的丈夫里基-洛威利回到家中居住。里基在NCAA打過球,他看到我在無聊投籃時,認為我當時已經高達6英呎,未來肯定會長到6尺5寸以上,所以他決定將籃球技術傾囊相授。因為他本人是打控衛的,所以他傳給我的技術很多都是後衛技術,比如中距離投籃,控球,看場上局勢,分析傳球時機,掩護後向外拆開,快攻中怎麼跑出去當箭頭……

  初露崢嶸

  1990年的秋天,我14歲了,我進入了聖鄧斯坦公會高中,併成為校隊的一員。我曾告訴家人,打籃球只是為了治療母親去世的心傷,等我傷好了還會回到泳池。但是事實證明,我還是更愛籃球――另一方面,在接下來的3年里,我又長高了9英吋(23釐米),我已經不能游泳了。不過憑藉日漸嫻熟的技術和出色的柔韌性、敏捷度,我的表現開始震驚全美。很多學校都派球探來觀察我。不過最終,維克森林大學派出教練戴夫-奧當,他最終說服了我。

  震驚學長

  我剛到大學時,訓練營還沒開始,於是只能去打一些臨時組隊賽。沒想到我的學長――也是維克森林大學當時的主力中鋒蘭度夫-柴爾德里斯恰巧看到了我,被我的表現震驚。他立即跑到奧當教練那裡,告訴他:“我們球館里有個大個子,他的統治力如風捲殘雲一般,我不知道他是哪裡來的,但是我希望教練能趕緊把他招進來!”

  首秀出糗

  我大學生涯的第一場比賽就碰了釘子,在那場對阿拉斯加大學的比賽中,我第一次見到了雪,也第一次見到了大學籃球的速度和對抗。過於保守的性格導致我在進攻端不敢出手,我一分未得。直到半個賽季過後,我才逐漸適應了一級聯盟的防守強度。好在防守端,我的表現還是不錯的,我在防守端的天賦足以干擾對手的所有行為。

  漸入佳境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的表現越來越好,幾乎每打一場比賽都在進步。我不僅在中距離的打板出手必中,甚至當機會出現時,也能命中三分遠投。由於我的出色表現,我們以20勝11負的戰績打進了NCAA錦標賽,可惜首輪贏球之後,就被堪薩斯淘汰出局。菜鳥賽季,我的場均得分僅僅是個位數,但是我幾乎每場球都能拿下10個以上籃板,而且還有5次左右的封籃。

  打爆天尊

  二年級,我依然在努力打磨自己的技術,這讓我的實力變得更加恐怖。在該賽季的末段,我們遇到擁有拉希德-華萊士的北卡大學。最終我防得華萊士單場只得到4分,而我拿下了25分,我們也以79-70擊敗了北卡大學。這場比賽過後,名宿傑里-韋斯說,如果我在1995年就參選NBA,那麼我必然是狀元秀。但我表示,我會大學畢業後才考慮NBA,我並不害怕NBA的金錢誘惑。

  獨挑大樑

  大二賽季結束之後,老學長柴爾德里斯畢業了,我也成為了球隊當仁不讓的絕對核心。對手開始對我肆意包夾,但我仍打出一個場均19.1分12.3個籃板的賽季。我連續第二年當選年度最佳防守球員,卻仍然敗在了肯塔基大學教練里克-皮蒂諾的三人包夾戰術之下,全場比賽我只有一次出手沒有遭遇三人包夾,最終,我們輸了,沒能殺進最終四強。

  繼續讀書

  這個賽季結束後,所有人都等著我的決定,雖然有很大機會高順位被NBA球隊選中,但我仍毅然決定打完我在大學的最後一年。這一年,我們成為了冠軍熱門,而我在球場上也變得更加遊刃有餘。可惜的是,在錦標賽中,我們被斯坦福大學爆冷擊敗,讓我大學生涯的最後一場比賽,淪為遺憾。但我個人打出了NCAA歷史上比較出色的一年,我場均得到20.8分14.7籃板3.2助攻,而且命中率高達60.6%,我連續第三次獲得了Defensive Player of the Year的稱號,這在NCAA史上是空前的;第二次入選了全美最佳陣容第一隊,在年度最佳大學球員的評選中,我也以全票當選。

  命中註定

  在1997年的樂透抽籤大會上,塞爾特人和灰熊(當時還在溫哥華)最有機會抽到狀元簽,而因為大衛-羅賓遜受傷戰力受到影響的馬刺,最終以20勝62負的成績排名倒數第三,結果卻幸運地抽到了狀元。這,或許就是命中註定吧?

  雙塔奇兵

  1997-98賽季,我正式披上馬刺戰袍,成為了一名職業球員。在我身邊,還有另外一位偉大的大個子,大衛-羅賓遜。我和大衛,就此成為了一對令聯盟諸強聞風喪膽的組合,人送雅號――“雙塔”。同時,我們身邊還有艾弗里-莊遜、西恩-埃利奧特、查克-帕森等人。普波域治為了發揮雙塔的優勢,可謂是費盡了心機。

  菜鳥明星

  雙塔陣容一開始就有很好的效果。我和大衛都是出色的進攻球員,而且都有很好的身體素質,我們的輪番籃下強攻就算是奧尼爾也防不勝防。而防守端,我們的表現比進攻還要出色,甚至經常逼迫對手選擇外線投籃來對抗。最終,我的菜鳥賽季馬刺就取得了52勝26負的成績,比上賽季多贏了32場。而我個人拿下了場均21.1分11.9籃板的成績,57次雙雙也是全聯盟最多的。新秀賽季我就拿到了最佳新秀獎,還入選了聯盟最佳陣容一隊。

  初嚐季後賽

  季後賽中,我們想向總冠軍發起衝擊。首輪我們面對鳳凰城太陽,當時太陽教練丹尼-安吉(現在塞爾特人掌門)告訴太陽球員不必包夾我,我只是一個被高估的菜鳥。結果我第一戰就轟下32分10籃板,幫助球隊取勝,最終淘汰了太陽。可惜第二輪我們遇到了老辣的爵士,我對馬龍沒什麼好辦法,連輸了2場,第三場我腳踝扭傷,球隊反應贏了,不過最終我們還是被爵士淘汰了。

  縮水賽季

  1998-99賽季,聯盟遭遇了勞資糾紛引發的停擺。有些球員沒有管理好自己的假期,身材走形,甚至酗酒,嗑藥。但是我沒有,我苦練技術,以備來年。結果在縮水的常規賽中,我們總計50戰37勝,我場均得到21.7分11.4籃板,入選了聯盟最佳陣容一隊和最佳防守陣容一隊。

  第一冠

  季後賽首輪,我們遇到了奇雲-加納特領銜的木狼,但他不是我們的對手,輕鬆過關;第二輪,我們遇到了陣容豪華的湖人,但是在教練普波域治的斡旋下,我們戰術更有針對性,竟然4-0橫掃了湖人。西岸決賽,我們又並不太費勁地淘汰了拓荒者,進入了總決賽。總決賽對手是黑八殺進來的紐約人,他們當然很強,但是當時帕泰利克-伊榮已經膝蓋重傷,總決賽他只能作壁上觀,看著馬庫斯-坎比被我們雙塔碾壓。最終,我們以4-1擊敗了紐約人,奪得了總冠軍,我也被選為總決賽MVP,從這時起,雙塔的接班開始了,我開始接替大衛,成為球隊的靈魂。

  我是鄧肯,這就是我的故事。

  (咕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