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危機引發 “蝴蝶效應”
2018年08月14日01:25

原標題:土耳其危機引發 “蝴蝶效應”

本報記者?周智宇?深圳報導

土耳其危機引發“蝴蝶效應”

8月1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對土耳其的鋁和鋼材分別徵收20%和50%的關稅,土耳其里拉狂瀉程度達到頂峰,當天里拉對美元狂瀉近20%,土耳其陷入了新興市場曆史上最糟糕的貨幣危機。土耳其貨幣崩跌,使得市場恐慌情緒繼續擴散。8月13日,亞太股市集體下挫,新興市場貨幣也遭到重創。短期來看,新興市場貨幣仍面臨嚴峻考驗。長期來看,新興市場國家受到的影響將強弱有差,里拉的急跌難以破壞部分新興市場國家的積極基本面。(包芳鳴)

導讀

土耳其面臨的“經濟威脅”具備其特殊性,儘管短期內對新興市場國家造成情緒上的影響將持續,但長期來看,這些新興市場國家受到的影響將強弱有差。

暴跌的土耳其里拉再次挑動了本已脆弱的新興市場國家投資者們的神經。

8月13日,亞洲交易時段早盤土耳其里拉一度跌破7.23里拉兌換1美元的關口,但隨后土耳其銀行宣佈為本國銀行間提供流動性,里拉兌美元跌幅縮窄。而南非蘭特則開盤重挫,跌幅超過8%,創2016年6月以來新低。

“脆弱五國”(Fragile?Five,包含南非、巴西、土耳其、印度和印尼)中兩國的彙率――土耳其里拉、南非蘭特近期均出現較大幅度的下跌,土耳其里拉近五日跌幅超過30%,而南非蘭特近五日跌幅超過15%。恐慌情緒也蔓延至其他新興市場國家,馬來西亞林吉特、印尼盾等其他新興市場貨幣也受到拖累,俄羅斯盧布兌美元也跌至兩年低點。

8月13日數據顯示,MSCI國際新興市場貨幣指數下跌至一年多以來的最低水平,MSCI除日本外亞太地區股票指數則下跌1.7%。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綜合採訪獲悉,土耳其里拉的下滑讓本已飽受全球貿易局勢動盪困擾的投資者出現恐慌,加速部分新興市場國家中的資金回撤。但土耳其面臨的“經濟威脅”具備其特殊性,儘管短期內對新興市場國家造成情緒上的影響將持續,但長期來看,這些新興市場國家受到的影響將強弱有差。

不浪漫的土耳其

曾經“想帶你去浪漫的土耳其”,但現實中彙率暴跌和通脹飛漲卻讓土耳其浪漫不再。其不斷髮酵的經濟和金融問題也在8月10日達到一個“沸點”,並隨後引發了全球市場的“蝴蝶效應”。

“土耳其資產價格在過去數月持續下跌,但該新興市場國家價格異動並沒有引起金融的足夠關注。”FXTM富拓中國市場分析師鍾越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

8月10日當日,土耳其里拉兌美元重挫超過18%,歐洲股市普遍收跌,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也收跌約200點,終結了八連漲的走勢。CBOE波動指數(VIX)也在8月10日當天大漲19%,並在8月13日截至記者發稿時漲幅超過26.7%,報14.28,創近一個月的新高。此外,土耳其國債也在8月10日大幅下挫,創下10年期債券收益率達22.11%的曆史新高。

FXTM富拓貨幣策略和市場研究全球主管Jameel?Ahmad認為,土耳其危機以及美元持續走強令亞洲市場和亞洲貨幣面臨進一步震盪的風險。

從股市看,部分被動型基金投資者為了止損土耳其市場中的損失,也不得不賣出其他新興市場國家的資產以降低倉位,導致新興市場國家的資金流速加劇。

Jameel?Ahmad指出,如果土耳其的局勢繼續引人關切,那麼這一週的市場風險偏好可能再受打擊。“目前土耳其里拉處於危機狀態中,投資者對土耳其資產的信心處於極低水平。但令人吃驚的是,完全沒有跡象顯示投資者已完成對‘壞消息’的定價。”Jameel?Ahmad說。

長期市場仍將分化

至少從目前的市場表現來看,土耳其市場的恐慌仍將持續一段時間。

“全球投資者現在需要考慮的問題是土耳其貨幣危機的誘因可能引發其他市場連鎖反應。”Jameel?Ahmad稱,但這隻是交易員需要消化的另一個威脅因素而已,全球市場已深受全球貿易戰、特朗普執政帶來的不可預測性的影響。

Jameel?Ahmad指出,目前市場上的消息主要涉及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和政治風險,但這些消息的不確定性使得投資者的風險偏好變化時點短期內不易預測,未來一段時間內全球股市仍會走向不明朗、新興市場貨幣不受青睞。

“但里拉的貶值是多方面的,不僅僅是因為經常性賬戶赤字和外彙儲備不足等外部疲弱的狀況所導致的。”摩根大通資管公司全球市場分析師Kerry?Craig在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土耳其內部政治環境的挑戰性也是一個因素。從內部政治、經濟環境的角度來看,土耳其里拉下跌的驅動因素是土耳其所獨有的。

摩根大通資管公司全球市場分析師Gabriela?Santos則表示,隨著人們對新興市場的情緒惡化,土耳其確實被視為新興市場中較為脆弱的經濟體之一,其經常賬戶赤字占GDP的比例為6%,政府債務中39%以美元計價。

此外,土耳其在MSCI國際新興市場指數中僅占0.6%,在摩根大通(J.P.?Morgan)新興市場債券指數(J.P.?Morgan?Emerging?Market?Bond?index?Global)中僅占5.9%,Gabriela?Santos認為,投資者對土耳其的敞口可能有限,尤其是在股市方面。

Gabriela?Santos指出,雖然土耳其在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中只占很小的比例,但投資者擔心土耳其的問題會對全球其他市場造成損害。但是,在投資者對新興市場資產類別產生負面情緒之際,其它新興市場國家的處境要好得多,新興市場國家的經常賬戶赤字很小,僅占GDP的-0.1%,政府債務總額的8%是外幣,通脹率達到或接近央行目標。

Kerry?Craig則表示,從2018年整體情況來看,雖然美元加息讓新興市場國家市場承壓,但其中一部分新興市場國家經常賬戶赤字較小,甚至盈餘。使得土耳其里拉、南非蘭特和阿根廷比索的大幅貶值並未在其他的新興市場國家上演。

“這讓人放心,因為市場正在區分強者和弱者。”Kerry?Craig說,從長期來看,里拉的急跌也不應破壞其他新興市場的積極基本面。

“因此,投資者應該記住,土耳其並不是新興市場其他國家的代表。”Gabriela?Santos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