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公司發聲明抑製“天價片酬” 業界擔心落實難
2018年08月13日08:59

  原標題:多家公司發聲明抑製“天價片酬”,業界擔心“落實難”

  導演高群書則認為:“我不排除演員、編劇拿高片酬,但是片酬要符合他們的能力和作用,不是說演員片酬降下來就代表戲的水平上去了。關鍵要知道到底什麼是好戲,什麼戲才是觀眾真正認可的。”

  繼6月中共中央宣傳部、文化和旅遊部、國家稅務總局、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國家電影局等聯合印發《通知》,要求加強對影視行業天價片酬、“陰陽合同”、偷逃稅等問題的治理之後,各影視平台和公司紛紛積極反饋。

  8月11日,愛奇藝、優酷、騰訊三大視頻網站聯合正午陽光、華策影視、檸萌影業、慈文傳媒、耀客傳媒、新麗傳媒六大製片公司,發出《關於抑製不合理片酬,抵製行業不正之風的聯合聲明》(下文簡稱《聲明》),共同抑製演員“天價片酬”,抵製偷稅逃稅、“陰陽合同”等違法行為。

  此次聲明建議演員片酬的上限為5000萬,片酬產生的稅費由演員方承擔,明確了納稅責任人和實施時間。

  同日首都廣播電視節目製作業協會發表《關於加強行業自律 遏製行業不正之風的倡議》。

▲《關於加強行業自律遏製行業不正之風的倡議》
▲《關於加強行業自律遏製行業不正之風的倡議》

  8月12日,以華誼兄弟為會長單位,彙集了博納影視、橫店影視、樂視花兒影視、唐德影視等400餘家影視企業的橫店影視產業協會也發表了《關於“加強行業自律、規範行業秩序、促進影視精品創作”的倡議》。

▲《關於“加強行業自律、規範行業秩序、促進影視精品創作”的倡議》
▲《關於“加強行業自律、規範行業秩序、促進影視精品創作”的倡議》

  近兩三年來,“天價片酬”爭議不斷,新京報記者採訪多位影視公司、導演、製片人及業內專家,解析“限薪聲明”對影視行業未來的影響。

  演員

  片酬一億才算準一線?

  演員片酬到底有多高?從一些公司的年度財報中可以看出,比如發佈《聲明》的六公司之一華策影視,在2017年年報中就顯示電視劇《凰權・奕天下》(現名為《盛世長歌》)兩位主演片酬合計1.67億元,新麗招股書顯示電視劇《如懿傳》兩主演片酬合計超過1億元,據業內人士透露,吳亦凡、張藝興、李易峰、鹿晗等“流量明星”的片酬都超過1億元。

  執導過《老九門》等劇集和網絡電影的導演林楠說:“通常來講,以目前的狀況所謂一線演員,應該是片酬在1億元以上才能算準一線。至於此次聲明對一線演員和流量演員會產生怎樣的影響目前還不好說,但勢必會對一線明星的實際勞務費結果產生震盪。”此前演員拿到的酬勞都是稅後收入,稅款由出品方承擔。此次明確了片酬稅款由演員方承擔,但卻沒有更加明確的細則規定。

  平台方

  “始作俑者”有苦難言?

  《聲明》規定了演員的單集片酬和總片酬上限,在流量、收視率、點擊率等大數據為指向標的時代,平台方通常會被各種“數據”綁架,平台依靠廣告和會員費贏利,廣告商則願意為高流量買單,頭部劇集的版權交易費用也狂飆突進式地增長,以優愛騰為代表的平台方實際上負擔很重,據財報顯示,愛奇藝第二季度內容成本達到47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長47%。

  國家一級導演江海洋表示,“尤其是近兩三年,高片酬這個問題特別邪乎。這兩三年是天天在叫流量、收視率、點擊率,平台也有自己的難處,他們的盈利模式是需要廣告商或其他讚助商來投錢,流量和收視率也意味著有人來看,看得人越多,廣告商越願意投錢,這個規律違背不了。所以流量和廣告商的投放決定了平台的命運。所有高片酬都是在這個模式下催生的,他們以為這些人出演就有人看。”

  他認為播出平台應該以電影行業為鏡鑒,多多反思,“很多賣座電影並不用片酬高的流量明星支撐,那些不會演戲,單靠粉絲、流量支撐的明星根本不值這麼多錢。把問題想清楚,解決源頭問題,才能真正抑製這個高片酬,能解決才是對國家的文化行業有所交代。”

  製片方

  “弱勢群體”靜觀其變?

  執導過電影《西風烈》《神探亨特張》的導演高群書認為控製高片酬方面,製片方始終是弱勢,“抑製天價片酬,主要在於平台。片酬都是平台慣出來的,哪個製片方願意出天價?平台購片人說用哪個演員就得用哪個演員,否則不收啊。於是,演員待價而沽,就要高價。有了這個演員,平台就出高價,製片方敢不從麼?”

  “正在發生”傳媒公司董事長金燕也表示:“我們(製片方)是最被動的一環,聽從政策和市場。具體後續如何,都是觀望。我們一如既往,做好劇本,這是關鍵根本,姑且相信市場會平衡些許。”

  1《聲明》有何積極意義?

  回歸創作本質,做好作品

  曾參與製作《羋月傳》的儒意影業執行董事柯利明非常支持此次《聲明》,“我們希望所有藝術家都回歸創作的本質,大家一起去為這個大時代做出更好的作品。”

  曾製作《旋風少女》、《溫暖的弦》的觀達影視總經理周丹也表示:“藝人片酬是市場行為,但也要符合一個基本的營收規律,大家都冷靜點挺好。”

  導演高群書則認為:“我不排除演員、編劇拿高片酬,但是片酬要符合他們的能力和作用,不是說演員片酬降下來就代表戲的水平上去了。關鍵要知道到底什麼是好戲,什麼戲才是觀眾真正認可的。”

  2《聲明》數字合理嗎?

  片酬透明化,才能更科學

  電影市場專家蔣勇並不看好“一刀切”的執行方法,他認為這個數字並不能算很科學,因為這並非是按照市場行為來規定的,這個數字應該再合理規劃一下。

  “我認為應該公佈之前的片酬情況,行業的現狀,以及除了限製最高演員的片酬,其他演員的酬勞怎樣規定?在數據造假之外,有收視率和號召力的演員是如何被推到如此高片酬的地位的?我們都應該深入思考。”

  3《聲明》如何執行?

  難落實,淪為“喊口號”?

  關於《聲明》中各項規定的落實,林楠認為這是一個綜合問題,需要整個產業的各個環節協同努力,也許也還需要一個更明確的履行章程讓大家遵循。影視劇的“限薪”應該也會波及到綜藝,但這是兩個系統,目前會有怎樣的結果還不可知。之前行業內也有過限令,但這次不同,職能部門、平台以及製作方同時發聲還是第一次,應該會有明顯效果,但具體實施情況有待繼續觀察。

  導演江海洋也表示了對聲明能否執行的擔憂,“這種聲明雖然發出了一種好的聲音,但不從規矩、法製、製度上解決問題,不找出源頭和原因,不分清楚責任,依舊還是喊口號,限製天價片酬的問題目前來說沒有任何推進,賊喊捉賊,能有用嗎?”

  4 “限薪”對電影行業有何影響?

  賣座電影都不靠流量

  電影市場專家蔣勇則認為在電影行業這個問題不顯著,首先,這幾個拿高價的演員很多演不來電影;其次,電影院不靠這些流量,這幾年賣座的電影都不靠流量,主要是票房和內容來支撐。電影的做法越來越在證明老百姓的選擇不是這些高價演員,值得平台方和廣告商深思。

  “事實上,高片酬並不可怕,非市場行規的高片酬才可怕。目前最需要的就是規範市場行為和行業自律。另外還有一個擔憂,演員可以給自己加很多身份,以控製項目的身份從其他渠道去拿錢。”

  新京報記者 武芝 張赫 周慧曉婉 劉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