巔峰對話:生物技術創新與投資
2018年08月12日18:06

  新浪科技訊 8月11日消息, 8月10-12日,世界科技創新論壇在北京會議中心舉辦,包括Kip Thorne、Thomas J.Sargent、Michael Levitt、朱棣文在內的20餘位諾貝爾獎獲得者,以及中科院院士曹春曉、美國國家工程院院士陳剛等諸多中外頂級學者專家應邀出席,共同打造史無前例的中國最高級別智慧盛宴,探討全球科技創新成果、描繪未來中國科技創新藍圖。

  對企業家來講如果投資一個新的領域可能賭上一個企業的未來,一個失敗的科研項目不僅意味著金錢和挫折,而且影響整個企業的生存和發展。

  以下是演講全文:

  接下來有請兩位著名的企業家,他們同時也是科學工作者,同時也經曆了在資本市場中的曆練,他們就是正大製藥集團董事長謝炳先生;慈銘體檢創始人韓小紅博士,讓我們一起來探討一下生物科技與創新的秘密。

  發言嘉賓:Richard J.Robert,1993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獲得者、英國皇家科學院院士、美國人文與科學院院士

  Arieh Warshel,2013年諾貝爾化學獎獲得者、美國南加州大學教授

  謝炳,泰國正大集團副董事長、正大製藥集團董事長

  郭家學,西安東盛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廣譽遠中藥掌門人

  韓小紅,慈銘體檢創始人兼總裁、韓博士醫院管理集團董事長

  其實科學從來都需要一定的自助和支援,但科學家最大的願望是把科研成果能為人所用、造福人類,這個過程中我們首先想聽聽正大集團謝炳先生對兩位研究的感悟,以及科學在你的事業中起到哪些作用?有請謝炳先生。

  謝炳:我是正大的謝炳,因為我們公司也是在這些科學前輩和精英們的肩膀上,才能去發展我們的事業。

  因為正大製藥集團下面有一家在香港上市的上市公司,也是目前中國可能在香港的唯一一家進入藍籌股的生物製藥公司,市值也是全香港這個板塊裡面最大的。我們下面有幾個研究院,都是生物的。我們每年大概投資10多個億,去年是16個億,今年可能會到20億,在生物方面的研發。

  這三年來,因為談到投資公司我還可以講一講。這三年來在中國的納稅裡面,我們正大生物製藥光納稅大概有110億,可以說是在中國生物製藥方面,也是一個佼佼者。我們大概有1000多人在做這一方面的研究,大概我們有400多個技術正在做各種不同的臨床。幾天前,我們也出了一個安羅替尼,也是中國1.1類的新藥,當天銷售了一個多億,這也被稱為中國真正一個解決癌症多抗譜的藥物。

  我們下來可能還有很多生物方面的東西(我下面講的都是我們已經成功的),比如潤滑油裡面的生物,我們可以做到都是可以講解的、再生降解的,都是用生物來做,以前都是在石化裡面的汙染非常嚴重,我們也解決了這個問題。

  還有一些萬億的產值,我講的都是成功的,我們的布料非常透氣,但是又可以防水、防蟲,甚至不用洗,抖一下就干乾淨淨;醬油倒下去,擦一下干乾淨淨,這些都可以用在日常生活中。還有一些防腐的,都是用這種生物技術來做,這種科技影響我們人類健康方面和生活方面都起著很大的作用。因為在這些科技應用方面,因為我們進入這個行業差不多二十多年了,所以我們也在不斷地摸索、投資。

  我們上市到現在,可能的投資者在我們這邊的回報大概是300多倍。我相信除了騰訊以外按,我們的投資回報應該算是高的。你們在網上也可以1177香港中國生物。因為我每三個月就披露一次,每三個月派一次息,這是18年來從上市到現在一直都是這樣的。這是我回應我投資在這裡面的好處。

  楊健:因為我們這個對話確實講到了投資,下面請韓小紅博士講一下她自己的生涯中科學起到的作用,謝謝。

  韓小紅:因為我自己做體檢出身的,我一直在追逐著科學解決問題。聽了剛才兩位科學家的演講,當然他們是諾貝爾獲得者,非常尊重和崇拜他們。但我越追逐科學、越學科學,我自己本人也是醫學博士,其實我更多的是焦慮和迷茫。

  比如說我們第一個諾貝爾獎獲得者這位先生,剛才說細菌給人類帶來的好處,這個課題在最近國內也非常時尚和盛行。他們說的很具體,說到螺旋杆菌對我們的益處,說到它可能和哮喘帶來的關係,說到哮喘和螺旋杆菌的關係,像這樣的知識越多就會越迷茫。而且我們在臨床上因為螺旋杆菌和胃癌的關係,導致每一個客戶都要去查螺旋杆菌,而且推動和倡導這種檢查,檢查以後用三聯四聯藥給客戶治病,當然我們經常推薦他到醫院,現在已經標準化了。如果第一次檢查出現陽性接著繼續讓他服藥,把身體的螺旋杆菌殺掉了,本來我們是非常愉悅的,現在聽完他的演講我開始焦慮了,經常各種角度聽到這種科學。

  第二位科學家給我們帶來的知識是用計算機怎麼促進蛋白組學的發展,怎麼能進入到殺菌這樣科技的發展,所以你會發現科學家們是非常尖端、細節的領域。因為我們每天在體檢行業面對這些體檢結果,數據非常敏感,其實對科技是非常追逐的,我非常希望用科技的手段解決現在面對的困惑和問題。

  比如大家都知道現在中國已經成為最大的代謝病大國,每一種疾病的數據都是上億人次。但是我們這些慢性疾病,這些不治療的疾病,在我們的主流醫生眼裡又是不可治的,又是要終身服藥的。大量的人要終生服用抗高血壓藥、降壓藥、降血糖藥、抗免疫抑製劑藥,包括得到哮喘之後要終身用抗哮喘藥。這些事情讓我們知道面對科技,一定希望能用科技先進的辦法解決的。

  還有很多讓我焦慮的,比如體檢很正常,但你就是不舒服,就是不健康,你失眠,你焦慮,你抑鬱、記憶力下降,很多很多問題。像這樣的事情每天都在困擾著我們,我們科技的發展,怎麼能和現在這些事情結合起來。還有疾病是動態的,本來我皮膚是很好的,但前兩天臉上長了包包,而且隨著我的心情是變化的,結果我到了海南我的博鼇醫院待了幾天之後,也在高強度的工作,可那樣的環境下,青山綠水,突然一夜消失掉了,內臟的疾病是看不到的,但你皮膚上的變化是清清楚楚的。所以人類的疾病也是動態的,這一切都讓我們想到如何用科技的手段解決,我都想怎麼能用科技怎麼能轉化。

  楊健:謝謝,因為我們不是專業的人,如果一個醫學博士都感到焦慮,何況在座諸位,請兩位諾貝爾獎獲得者,聽聽他們的焦慮,有沒有解決,第二是你們的研究領域和我們的實業有沒有更緊密的聯繫?

  Richard J.Roberts:如果大家認真聽了我的演講,其實我說的細菌可以在很多方面對我們有用,但我們關鍵要清楚哪些細菌對我們有用,以及它們有用的機製怎麼體現,它們相互之間怎麼溝通。這裏有一個有趣的發現,我們腸子裡的細菌和大腦是可以溝通的,只是我們還不知道它具體的溝通機製,還不知道它的信號的機製。但是如果我們知道腸子裡的細菌如何跟大腦溝通就太好了。

  比如說最近發現帕金森和阿爾茨海默症很可能是腸道內出現了問題,已經搞清楚早期階段了。但是到目前為止,沒有人研究或者是沒有人知道比如說腸道內有細菌,沒有人知道如何替代,這也是基礎科學的發現。細菌還是很容易研究的,可以完整獲得它的序列。小的累進的科研的進步多了之後就可以很快轉化到門診,而且在中國可能轉化成門診的速度比在西方更快。就是因為中國的藥監方面的工作會更簡單一些。

  Arieh Warshel:在我剛才的演講中,我說成功的使用計算機與生物技術,這還處於它的早期階段,我們在生物技術研究方面使用計算機還處於早期階段。我們也知道,我們計算的準確性哪怕只能提高一個小小的單位,也可以促進我們預測的準確性。毫無疑問,通過使用計算機,我們可以更好的去設計蛋白質,設計藥物,基礎的分子的結構,我們相信未來這方面的進步會非常得快。不同的製藥公司,需要朝這個方向投資。我們製藥集團還是需要在基礎研究方面投入的。因為一開始在早期階段你也不知道什麼會有用。今天很多公司投入生物製藥,這個雖然同樣重要,但是我說基礎的物理建模非常重要,在這個階段投入非常重要。可能在未來10年在這方面做好投入會有更大的效果。

  楊健:時間關係,我們現在想讓謝總能夠為我們在座的企業家,介紹一下如果想投資醫藥行業或者和科技項目有關的行業的話,我們的投資標準以及怎麼樣能夠規避風險,能夠成功?

  謝炳:這個課題還是比較大,因為我們是一個非常注重科技的公司,因為我們總覺得任何一個企業,如果你沒有掌握到相關的這些科技,你是根本沒有競爭力的,下來會在競爭中被淘汰的。特別是現在這個時空裡邊,光你一種技術還不是不夠的,因為它還要跟它相關的技術進行整合,產生新的這種,你才能夠慢一點被人家顛覆掉。所以,我們特別是這裏講的是生物,我就講生物。今天講的是高科技,高科技來講,如果你有運氣的時候,能接觸到一個科技,那可以去進入。但是,像生物的時候它是一個投資非常大的一個企業,你真的是丟了幾十個億,有時候還看不到什麼東西。所以我們應該是講吧,因為像正大在做什麼樣的?我可以把一個程式給大家講一下。就是你首先是發現了一些有苗頭的可以做的時候,或者是怎麼樣構建一個新的業態。在這個業態構成以後,你還要下來把這種業態,把它變成平台,大家都可以來玩。光這個平台不夠,還要建立你的基地,因為你後面的形象也好,人也好,你是供應不上的。所以這些也要跟著想,你才能夠在剛才的金融方面,你對這些的風險的控製,或者整個支援系統,會再進一步的加強。其實,它是整條鏈的一種做法。

  因為可能現在都不大一樣,因為有很多有什麼都會來找我們,我們也是剛才講的通過大數據,通過什麼有什麼好的東西,我們也會去接觸,反正來講現在提倡的是“數字中國”,所以你在做任何事業,底部先要打牢,用數字化去完成這個,你能夠做大做強。以後這其他的板塊上邊插一個樹的,怎麼來做,我相信是這樣。

  楊健:因為時間關係,我們已經接近尾聲了,這也是最後一個主場的內容了,在座的諸多企業家一直等到最後,我很希望兩位諾貝爾獎獲得者對中國的企業家提一些自己的建議,兩位不單單是諾貝爾獎獲得者,大科學家,他們也有一些公司有很多經驗,我相信他們的經驗可能有助於我們的成長。首先有請Richard J.Roberts。

  Richard J.Roberts:我經常給出的一個建議就是你要去想,你其實有了這樣一個想法,並不一定要通過一個公司才能實現幾十億的收入。比如說你可以開一個比較小的公司,或者你不需要有很多外部的投資,那麼你可以用這個內容慢慢的讓你的公司增長。因為現在我看到的一個問題就是很多的創業者,有很多的想法,然後他們覺得說,我一定要有一個計劃,然後這個計劃下公司能夠很快賺到幾十億美金,這樣子吸引到進一步的投資者,獲得下一輪、下一輪、下一輪的投資。但是其實你有一小筆就可以做很多的事情,比爾蓋茨就是很好的例子,積跬步以行千里,比如說,找一個小的方法賺,公司持續下去,漸漸的增長,不斷提出新的產品。我們有時候說小而美,而小精,這個公司會有很好的發展。謝謝。

  Arieh Warshel:我是做科學的,我自己發明出來的東西從來沒有想過怎麼賺錢,但是我覺得有一個可以的做法,就是在比如說在這個大學當中,往往會有很多很好的想法,可以把投到大學的研究人員,鼓勵他們在大學之外走出大學花一點時間在外面。我本人一直做研究,但是基礎科學方面做投資,絕對是非常值得的。但是並不一定很快看到收益。事實上很多的基礎方面的研究到現在只是有聲音發出來,但是也許在未來會賺錢,但是我覺得在基礎科學方面做投資,它是可以有利潤的,有這種可能性。但是就像Richard 教授講的要花很長的時間,要有耐心。

  Richard J.Roberts:我覺得我做的這個諾貝爾獎的研究是在1977年的時候做的,但是第一個商業機會是去年才獲得的,大家想想是去年11月份,第一次一個產品真正上市,是基於我做研究的產品。今年公司買了這個藥的公司,利潤是有史以來最高的,賣這一個藥,就達到歷史上最高。所以你不知道基礎科學要花多久的時間才能真正的商用成功。

  但是另外一方面,我們說從基礎科學方面產出來的知識,其實在很多地方都有很多的應用,比如說人類基因組項目,不僅可以給基因組測試,那麼這些基礎的科學也可以應用於其他的領域,但是你可能也不知道它到底可以應用於什麼領域,有的時候這種利用是非常間接的,但是要有耐心。

  楊健:大家用掌聲表示一下感謝。最後因為小紅博士也是我們厚益的佼佼者,代表我們大家向諾貝爾獎獲得者,向大家致意一下,就作為結束。

  韓小紅:非常感謝你們來到中國分享你們先進的技術和理念。剛才我還是要說一下,說其實在中國監管比較容易,技術可以中國盡快應用,但是我是一線的實踐者,在中國監管非常麻煩,中國所有的體系從科技轉化到應用轉化出來到臨床是一個漫長的道路,我覺得在中國要創業的話,做的是跟隨政策,瞭解國情,我們現在因為知道國家目前對先進的技術有了幾個試點的地方,第一個試點的地方是在海南的博鼇醫療現行示範區,四年前進區有一個綜合的籌建的醫院,中國即使這個城市允許你做,大家聽到了科技幹細胞,免疫細胞,允許政策開始走出來,但是想用這樣的技術,必須是在匹配的醫療機構。而匹配醫療機構目前政策是在三級醫院,所以首先得有一個三級的綜合醫院,當地的政策允許你先行先試,我說的很多事情,比如說免疫治療允許一些城市用,比如說PD1,PDL1,歐藥都出來了,但是這樣的藥物是經過了四年才走到了中國。四年前卡特總統因為這種藥物治癒而今天在電影的催化下,前兩天一個電影《我不是藥神》,很快在中國進入臨床六個月批下來了,但是以前這種藥物在中國5-10年的時間,中國目前最大的問題是監管的問題,政府對事業的認知問題,我覺得不僅僅是產品的問題,街巷剛才老總說的是一個整個的平台和大的生態的非常複雜的體系。

  補充幾句吧,因為這個事情很複雜,不是一句兩句說清楚的,今天的時間又很短,謝謝。

  楊健:謝謝兩位分享,也謝謝兩位嘉賓,本場到此結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