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知道人是什麼》廣州首發 餘華現身談什麼是“人”
2018年08月12日18:13

原標題:《我只知道人是什麼》廣州首發 餘華現身談什麼是“人”

12日,餘華新書《我只知道人是什麼》在南國書香節首發,餘華出席首髮式。 鍾欣 攝

  中新網廣州8月12日電 (記者 許青青)“我只知道人是什麼”,原話出自一位沒什麼文化的波蘭農民之口,而餘華卻為了這句話親自創作選編了新書《我只知道人是什麼》。12日,該雜文集在廣州南國書香節首發,餘華出席並與讀者分享了這本書背後的故事,探討人性的力量。

  餘華出生於1960年,浙江海鹽人。1983年開始寫作,是中國先鋒派小說代表人物。著有短篇小說集《十八歲出門遠行》《世事如煙》等,長篇小說《活著》《在細雨中呼喊》《許三觀賣血記》《兄弟》等,其作品曾被翻譯成多國語言出版,曾獲法國、意大利等多國文學獎。

  在談起這本新書的緣起,餘華回憶起2010年5月參加耶路撒冷國際文學節,其間去了猶太人大屠殺紀念館,在紀念館的國際義人區,2萬多名國際義人中的一些人的話被刻在柱子上和牆上,其中就包括這位波蘭農民的話。

  二戰期間,這位農民把一位猶太人藏在家中地窖里。直到戰爭結束後,這位猶太人平安地走出地窖。以色列建國後,這位波蘭人被當作英雄請到耶路撒冷,人們問他,為什麼要冒著生命危險去救一個猶太人,他說:“我不知道猶太人是什麼,我只知道人是什麼。”

  “這句話給我的震動最大”,餘華說,即使是那些名人們的話都不如這句話說得好,因為作為一個農民來說他確實不知道猶太人是什麼,那已經在他的知識結構之外了,但是他知道那就是人,就應該救他。“本來不想寫這本書,但是為了這個好的書名而寫”,現場笑聲掌聲響起。

  在餘華看來,波蘭人勇敢的行為意味著人性的力量,而人性正是文學最關心的問題,“文學包羅萬象。但是文學最重要的是什麼?無論在中國還是在外國,讀者最為關心的仍然是人”。

  除了這句話給餘華的震動,他也感慨猶太人在記錄民族大的劫難的時候所做的仔細的工作。“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納粹殺害了六百多萬猶太人,但他們已經收集到了400多萬人的名字,生前的物證,還有親友們的物證”。

  在餘華看來,所有的遇難者並不是簡單一個死亡數字,而是真實生活過的一個個活生生的“人”,名字、照片、生前用品則是他們存在的見證,這些東西比數字更震撼人的內心。他表示,這些工作在戰後不容易做,“南京大屠殺紀念館一定要向人家好好學習”。

  除了反對將遇難者簡單化一個數字,他還非常不讚成“救1000個人就能坐在主席台上,救過1個人就只能坐到下面去”的類似做法。對餘華而言,每一個人都是重要的,即使這個波蘭農民只救了一個人,他仍然是英雄。

  2017年,餘華在米蘭完成《我只知道人是什麼》為題的雜文,這篇文章與另外22篇雜文以《我只知道人是什麼》為書名結集出版,內容大都是近年來他在世界各國的演講與活動,話題雖然寬泛,但都是從不同角度圍繞著他的創作經驗延伸。如《兄弟》創作中如何處理命名問題,《第七天》的靈感來自何處,文學如何洞察生活和呈現真實?

  來自第三方銷售數據顯示,餘華的代表作《活著》《兄弟》《第七天》等銷售量每年都在飛速增長,《活著》累計已銷售1000萬冊。(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