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邪教大起底:為防退出要求信徒發毒誓
2018年08月12日20:51

  原標題:“全能神”邪教內部機密大起底:關於神的“祭品”

  來源:中國警察網

  滿口“基督”“上帝” 背地斂財害人

  起底邪教組織“全能神”

  “女兒啊,你是不是不想媽媽啊,這麼多年都不回來,你不想媽媽,媽媽想你啊!”在一段家庭拍攝的視頻中,年邁的老人一邊叨念一邊抹眼淚。

  她口中的女兒劉某,因迷信全能神邪教,在2014年離家出走杳無音訊,彷彿父母、丈夫、孩子在其眼中都成了“浮雲”。

  “她的父親在臨終前還掛唸著自己的女兒,最終還是不得見一面,抱憾離世。”劉某的前夫一邊說一邊歎氣。

  因為信“全能神”邪教而走向歧途的信徒絕非個例。

  2017年6月,黑龍江警方破獲一起在東北地區流竄的“全能神”邪教組織案,在齊齊哈爾市、牡丹江市、大慶市等地抓獲多名涉嫌組織、利用邪教犯罪嫌疑人,一舉搗毀了全能神邪教在東北地區的“中樞機構”,並繳獲大量該組織從事違法犯罪活動的數據和證據。

  今年7月31日起,這起“全能神”邪教人員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案件在黑龍江省大慶市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庭審前,記者來到案發地,也是全能神邪教實際操控者趙維山的家鄉,對案件進行深入採訪。採訪過程中,記者發現,在披著“神”的外衣背後,全能神邪教確是一個假借宗教之名,行害人之實的徹徹底底的邪教組織。

  歪理邪說 “夫妻店”炮製“全能神”邪教

  “他啥神啊,他就是一個普通人。”趙維山的弟弟接受記者採訪時言簡意賅,一語道破。他不明白,小時候和他一起上學一起捉魚的哥哥怎麼就搖身一變成了“教主”,對於趙維山當初拋棄鐵路工人的“鐵飯碗”而去“鼓搗神”頗有微詞。

  據辦案民警透露,趙維山1951年出生在黑龍江,1985年曾非法建立過“永源教會”。

  “他身體一直不好,就和我說得信點兒啥。”趙維山的前妻說,“最一開始他是信觀音菩薩,也沒見效果。後來加入了家庭教會,就改信耶穌,說可以治病。”

  她告訴記者,趙維山最開始也是看聖經,並時常結合自己想法對他人講道,吸引了不少“聽眾”。“那時候家裡天天有聚會,不少家裡有病的人還慕名而來。當時都還以為他能給人瞧病。”

  一來二去,趙維山積累了他最初的“信徒”。1991年非法的“永源教會”被依法取締後,趙維山為逃避打擊,拋棄妻子逃亡河南、山東等地繼續從事邪教活動,後與比其小22歲、同為邪教組織活動積極分子的楊向斌結識並姘居。

  1993年,趙維山宣佈楊向斌為“女神”,自封為“大祭司”,冒用基督教名義,打著信神、傳福音的幌子創立了“全能神” 邪教。通過曲解基督教的經典《聖經》,編造《話在肉身顯現》等一系列書籍宣揚歪理邪說。

  “基督教對《聖經》解讀是有一定解釋標準的。這套標準是在漫長的基督教的發展過程中形成的。可以布道的神職人員的產生也必須要經過一個複雜而嚴格的過程,講道也不能為了迎合信徒而恣意發揮。”黑龍江神學院院長呂德誌牧師強調。

  即便如此,趙維山炮製的這套“理論”還是蠱惑了不少民眾,其中大量沒有宗教信仰背景和受教育程度低的信徒對其更是深信不疑。

  2000年9月,趙維山假借“農業考察”之名攜楊向斌逃往境外,繼續開著“夫妻店”,並通過網絡等途徑對國內全能神邪教活動進行操控。

  高壓洗腦 入會容易退出難

  2005年,張某在婚姻家庭中遇到挫折,正處迷茫時,一群“好心人”接近她,以信基督的名義將其拉入全能神邪教。

  “我當時手裡有理髮店的生意,他們贈給我的書我也沒看,但他們也並不強求。”張某表示,“直到過了一段時間,他們開始用各種方法拽我去參加‘聚會’。聚會內容一般分兩種,一個是向我灌輸‘末日要來了’,另一個就是‘耶穌已經來了,是個女神’,唯有看書才能得到拯救。”

  記者在警方收繳的一本2006年印刷的《教會工作原則手冊》中看到,對於新入教的信徒,全能神邪教自有一套“洗腦”流程。其中特別強調:“澆灌新人的工人必須把好這一關,讓新信的人在六個月內能夠紮下根基。”而這裡面的根基實際上就是對全能神邪教的這套理論深信不疑。

  全能神邪教對基督教的《聖經》進行歪曲,對自己的“經典”卻倍加嗬護。在聚會中,全能神邪教的書籍是唯一選項,是生活的第一條原則。而“偏要讀神話以外的書籍,就是違背了神的心意,是抵擋神、背叛神的人”。

  張某告訴記者,自己雖號稱是基督徒,但實際上她根本沒讀過《聖經》,大多數信徒也都沒讀過。“因為全能神告訴我們,《聖經》已經過時了,全能神的書才是神的最新旨意。”

  書中宣揚的內容是對信徒的人身、財產、思想的徹底剝奪。不僅如此,多名全能神邪教信徒告訴記者,聚會和組織生活都不允許使用手機,日常中也不允許看電視和上網,這進一步切斷了他們獲取外界信息的渠道。

  “我其實對於全能神的理論並非沒有懷疑過,但是大家都不敢提,擔心自己得罪神,不能被神‘拯救’。”一名早期趙維山的追隨者郭某表示,“我們都是要手寫起誓書的,而且是要拿你最珍貴的東西或人來發毒誓,越毒越好,到時候想退出都有所忌憚。”

  大肆斂財 一切都是神的“祭品”

  2016年底,趙維山以“擴展福音國度”為名,再次把手伸向國內。

  辦案民警介紹,全能神邪教在國內被劃分為10個牧區,直接和境外聯繫,而僅這次被警方打掉的東北牧區,在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的短短5個月中便陸陸續續向境外彙款高達1.4億元。

  這麼多的錢從哪來?答案還是全能神邪教的信眾。

  張某是東北牧區轉祭組組長,專門負責安排人向境外彙款,她告訴記者,表面上看捐多少憑自覺,要心甘情願,“但是,如果想離神更近,就必須多表達‘善心’,才能蒙神拯救,說白了就是斂財。”張某說,“而且,這些捐款只有少部分用於日常開支,絕大多數捐款都要彙到境外,這是神的祭物,是絕對不能動的。”

  據介紹,全能神邪教組織中,各類全職工作的信徒,每個月每人只能拿到50-70元的“照顧生活開支”,根本不夠正常運轉。為此,不少組織又打起相對富裕的信徒的主意,將其聚在一起開會,聲稱特別賦予他們“預備善行”的機會,實際上也是為了要錢。

  一般運轉節衣縮食,全能神邪教的“忠實”信徒的生活就更為艱難。與趙維山夫婦在境外過“逍遙日子”不同,“吃糠咽菜”是大多數全能神邪教信徒的日常。

  辦案民警、大慶市公安局民警曹警官告訴記者:“他們吃得極其艱難,甚至都有處在比較高位的骨幹成員,他的日常飲食都要靠去菜市場撿菜來吃。我有一次和一名骨幹成員交談,禮貌性地遞給了對方一個蘋果。我明顯感覺她很少能吃到水果,我看著也很心疼。”

  作為超廉價勞動力,信徒們將自己奉獻給邪教組織。但一旦有了嚴重疾病或年齡偏大,他們卻會被“卸磨殺驢”,被無情地打發回家。“2017年5月,趙維山發佈指令,要求統計在外地的50歲以上的和有疾病的信徒,要讓他們回自己家鄉“經曆試煉”。“其實,還是他們勞動能力弱了,怕他們拖累。”一名前全能神邪教信徒對記者說。

  製造對立 鼓吹離家“盡本分”

  “五六年前,我有一次生病很嚴重,怎麼招呼她都不回來,說要為神‘盡本分’。一開始是三五天,後來是十多天,到最後就徹底不回來了。”此次警方抓獲的一名骨幹成員的母親表示,而她所說的也是全能神邪教信徒離家出走的“標準程序”。

  幾年沒見女兒,再見到她,對方卻十分冷漠。無視親情,這也成為他們的共同特徵。

  “如果父母人不咋樣,老拖累你信神,老拖累你盡本分,攔住你信神,你該怎麼辦?這時候就該棄絕了。他們要信,那還是一家人,是父母。要是不信,那就是兩路人,屬撒旦。那絕對是仇敵啊!不是一家人了,你就沒有義務去照顧她。”這是出自 “女基督” “講道”錄音中的一段話。

  不僅僅是製造家庭矛盾,讓大量信徒拋家舍業一心為神“盡本分”,通過不斷散佈歪理邪說,欺騙拉攏群眾,破壞正常生產生活秩序,近年來,全能神邪教更是成為危害群眾生命財產安全和社會穩定的“毒瘤”。

  特別是2012年年底,全能神邪教假借所謂的“世界末日”,組織信眾聚集“傳福音”,散佈“末世降臨,表示只有信全能神才能保平安”等虛假、恐怖信息,部分地區“全能神”邪教人員還集體圍攻公安機關、掀翻執法車輛、打傷執法民警,暴力抗拒執法。據不完全統計,各地公安機關依法處置“全能神”邪教人員幾十人以上規模聚眾滋事超過100起,暴力抗拒執法案件30餘起。

  記者在接觸了大量全能神邪教的音像資料後發現,對於信徒一旦被查,應當如何借“神話”化解 “攻擊”有著詳盡的表述,對公安機關的形象更是無所不用其極地抹黑,企圖製造警民對立。

  辦案民警告訴記者,為了防止有信徒“根基不牢”,泄露信息,全能神邪教的信徒一律另起“靈名”、化名,平日聚會都是以“靈名”相稱,聚會之外也不得打聽他人信息,以保證即便有信徒被查獲也無法交代出關鍵信息。不僅如此,也同樣採取寫起誓書中的方式企圖控製信徒的行為。

  “不管臨到什麼樣的酷刑,我絕不出賣弟兄姊妹的任何信息,不出賣神家的利益。如有違背誓言,願神的懲罰詛咒立即臨到,活著生不如死,死時死無全屍,死後焚燒萬年。”這是一個化名為琳琳的信徒在起誓書所說的話。

  “全能神邪教組織反社會、反人類特徵非常明顯,誘使受騙群眾有家不回、有業不就、有父母不養、有孩子不育,嚴重危害人民群眾切身利益。”大慶市副市長、公安局長安慶華表示,“除了部分頭目和骨幹,絕大部分都是受邪教組織矇蔽的群眾。公安機關還將不斷下大力氣對這些受騙群眾進行教育轉化,讓他們能早日回歸社會,遠離邪教戕害。”

  相關閱讀:

  山東招遠涉邪教故意殺人案兩名主犯被執行死刑

  據新華社電 經最高人民法院核準,山東省煙台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年2月2日依法對犯故意殺人罪、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的罪犯張帆、張立冬執行死刑。

  煙台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裁定認定,被告人張帆、張立冬及呂迎春、張航、張巧聯(同案被告人,均已判刑)、張某(時年12週歲)均系“全能神”邪教組織成員。2014年5月28日21時許,張帆、呂迎春為發展“全能神”教徒,讓張航、張巧聯、張某向在餐廳內就餐的顧客索要聯繫方式。因張航兩次向被害人吳碩豔(女,歿年35歲)索要手機號碼遭拒,張帆、呂迎春遂認定吳碩豔為“惡靈”,張帆率先持餐廳內座椅砸擊吳碩豔,吳碩豔反抗,在場的張立冬、呂迎春、張航上前與張帆共同將吳碩豔打倒在地,張帆手撐餐桌反複跳起用力踩踏吳碩豔頭面部直至無力跳起。後張帆將張立冬購買的拖把分別遞給張立冬和張某,指使張立冬、張航、張巧聯、張某上前“咒詛”、毆打吳碩豔。張立冬掄起拖把連續猛擊吳碩豔頭面部,直至將拖把打斷,又將吳碩豔從桌椅之間拖出,用腳猛力踢、踩、跺吳碩豔頭面部。被害人吳碩豔因顱腦損傷當場死亡。另查明,被告人張帆、張立冬還犯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