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外賣代理商:本以為前途光明 未曾想竟是火坑
2018年08月10日23:57

  原標題:百度外賣代理商維權調查:“本以為前途光明,未曾想竟是火坑”

  來源:華夏調查

  華夏時報記者 帥可聰 陳鋒 北京報導

  在“魏則西”、“莆田系”之後,百度又因外賣代理商的持續維權站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7月中旬,來自全國各地的近百家百度外賣代理商圍堵了百度公司北京總部,他們喊出“李彥宏還錢”的口號,要求百度賠償自己的損失。

  自2017年8月24日百度外賣被餓了麼收購之後,百度外賣的市場份額不斷下滑,許多地區代理商前期的巨額投入血本無歸。

  誰的外賣江山

  8月9日下午,在北京西二旗地鐵站附近的百度大廈前仍有六七名百度外賣代理商不肯離去,代理商馬東對《華夏時報》記者說,他已經在百度門前靜坐20餘天,“不拿回損失我們是不會放棄的。”

  這是一場豪賭,而他們賭的是“這麼大的一個公司是可以信任的”。馬東入局的時間不長,他從去年6月開始成為百度外賣在山東的一名縣級代理商。他看好外賣市場,並認為與百度合作“前途一片光明”。而他不知道的是,彼時距離百度外賣與餓了麼正式宣佈合併僅不到2個月時間,談判與交割甚至已在進行當中。

  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百度明確AI為發展重心後,對分支業務進行了重新梳理,百度外賣一直在尋找買家。2017年8月21日,《財經》雜誌披露了百度外賣的交易細節:百度外賣以5億美元出售,百度打包流量入口資源給餓了麼,作價3億美元,總收購價格為8億美元。

  曾經的百度外賣在市場中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並與餓了麼、美團三分天下。而在馬東這些代理商的眼裡,“百度外賣的江山是百度和代理商一起打下來的”。

  事實上,在百度外賣的整體運作當中,代理商一直充當的是衝鋒陷陣的角色。據代理商介紹,他們成立的公司更像是由百度統籌管理,提供系統服務、部分資金支援,而同時又獨立運營的分公司,不過有實無名。每一筆外賣交易獲得的商戶佣金和配送費,百度方面從中抽取5%至20%的服務費,其他收入則均歸於代理商。地區代理商需要自行承擔人力費用(包括騎士工資)、市場推廣、辦公場地租金等方面的支出。

  在不同的地區和不同時期入局的代理商,百度外賣有著不同的管理政策。《華夏時報》記者看到的多份合作協議顯示,總體來看,百度外賣在初期為代理商提供了較大的扶持政策,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力度不斷縮減,最後甚至試圖從代理商處“抽血”。

  一份簽訂於後期的合同顯示,代理商簽約後需要繳納10萬元的質量保證金和40萬元的運營保證金。其中,質量保證金在協議到期時返回。運營保證金則取決於代理商在市場推廣物料配置和補貼方面的投入,也就是說,代理商在市場推廣時有所投入,才能拿回自己繳納的相應保證金。這樣的政策令代理商只能一往無前。

  7月18日,百度方面回應稱,感謝百度外賣合作商長期以來的辛勤付出,百度集團是百度外賣投資方之一,不參與日常運營,相關地方合作商與百度外賣之間的代理關係及具體的運營策略,與百度集團無直接關係,並表示,“部分代理商要求分享百度外賣與餓了麼合併交易所產生的股權轉讓對價,於法無據。”

  賣身前的突進

  馬東在成為代理商後,一個月時間拉起了一支三四十人的隊伍,每個月僅人力成本就超過10萬元。而在前期的市場開拓中,吸納商家入駐、市場推廣物料製作、廣告投入等方面也承擔著巨大的支出。基於對百度品牌的信任和對市場的樂觀,他早已做好前期虧損的準備。

  然而,馬東入局沒多久,變故陡生。幾個月後百度外賣被餓了麼收購,百度外賣代理商能夠獲得的總部支援開始縮減,逐漸無力與餓了麼對抗。據馬東介紹,在餓了麼宣佈收購百度外賣後,去年9月份在北京開代理商大會時,餓了麼創始人張旭豪與時任百度外賣CEO鞏振兵曾鼓舞士氣,表示要共同做大做強。張旭豪在公開信中用“強強聯手、藍紅雙劍合璧”來形容合併,並稱將對百度外賣代理商和餓了麼方面一視同仁。

  今年3月,鞏振兵離開百度外賣,此後加盟易到出任CEO,創始團隊成員已幾近走空。7月29日,面對代理商的質疑,在一個代理商溝通群中,鞏振兵回應稱,“商業行為自有商業行為規則,是兄弟是朋友的江湖再見!錢可以再掙,良心壞了就完了”。而後便退群。

  餓了麼看中的或許只不過是百度外賣手中的市場份額。據馬東介紹,在宣佈合併的幾個月後曾出現過一次導流事件。在百度外賣商戶端,可通過“一鍵導入”的方式進入餓了麼平台。儘管引起了代理商的集體抗議,但事情已經發生,在百度外賣將該功能取消後,事情最終不了了之。《華夏時報》記者看到的一份微信聊天截圖顯示,百度外賣方面將之稱為合併過程中產生的一次失誤。

  此外,由百度外賣提供的新用戶立減、滿減補貼等推廣政策支援,還曾一度被全部下架,令代理商們陷入困境。馬東表示:“賣身前幾個月百度方面還大肆進一步招代理,就是想做市場數據,抬高估值,圈代理商的錢。”今年春節過後,馬東遣散了所有員工。據他稱,虧損總額達到120萬元,是他多年的積蓄。

  5月3日,馬東正式提出要求返還8萬元的質量保證金,但時至今日仍未返還。據其介紹,同樣被拖欠保證金的代理商並非少數。

  另一位河北的市級代理商木子同樣認為,百度在被收購前的最後擴張毫無邏輯。她說,在2017年上半年百度外賣還曾做過幾次強力的補貼政策,“滿20減15,全城0元起送免配送費”。這樣的政策給代理商造成了巨大的虧損,“那陣子平均每單虧損在10元左右,特別殘酷”。據代理商介紹,百度外賣的滿減補貼中,代理商承擔最主要的部分,百度外賣僅提供一定額度的支援。在醞釀賣身給競爭對手前,仍在大肆開拓市場,這令代理商們無法接受。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副教授、資深律師劉曉兵認為,從《公司法》來講,併購活動產生的信息披露義務較高,百度外賣與代理商簽訂合作協議,雙方都負有及時將可能對合作產生影響的事務告知對方的義務。百度外賣與餓了麼合併,將對雙方的合作產生影響,而且會影響到合作方代理商的利益,百度肯定有信息披露義務。

  與馬東不同,2016年年中成為代理商的木子至今仍然在堅持運營。在前期,百度外賣有著嚴苛的管理政策,製定了一系列KPI考核政策,3個月未能達成就將取消代理資格。不過,在今年開始,部分地區甚至已經處在“沒人管”的狀態。木子的合同很快將要到期,她累計投入近300萬元,損失慘重。

  據最新消息,8月8日,部分代理商已在北京市海澱法院提交了訴狀,目前仍在等候是否受理的答覆。“現在也正在聯繫美國方面的律師,計劃在美國也同時起訴。”木子說。

  (文中受訪代理商均為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