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刀加拿大 沙特在賭什麼
2018年08月10日00:30

  沙特從不掩飾自己的強硬。在經曆了驅逐大使、叫停投資之後,沙特與加拿大的外交糾紛不僅沒能熄火,反而有越燒越旺的架勢。沙特外長朱拜爾週三表示,下一波報復措施可能會影響兩國之間的投資。事實上,數據顯示,加拿大似乎並不是沙特“重要的盟友”,在“2030願景”框架下行進的沙特,對加拿大異乎尋常的激烈反應究竟在打什麼算盤?

  摩擦升級

  沙特要對加拿大進一步施壓了。當地時間週三,就在朱拜爾表示要影響兩國投資的同一天,外媒援引知情人士透露,沙特央行和國有養老基金已指示其海外資產管理公司要“不惜代價”出售其所持的加拿大資產,而這將影響價值數億加元的股票、債券和現金。

  對於外界擔憂的能源摩擦,沙特能源部長穩住了市場的情緒。當地時間9日,沙特能源部長法利赫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出口國有一個“堅定而長期的政策”,即石油供應不受政治的影響。

  糾紛始於人權。加拿大外交部3日在推特上發文,對於沙特此前逮捕維權人士表達了“嚴重憂慮”,敦促沙特當局立即釋放這些人。沙特外交部6日淩晨發表聲明,指責加拿大幹涉其內政,要求加拿大駐沙特大使24小時內離境,並召回沙特駐加拿大大使。

  與此同時,沙特也強調決定凍結同加拿大所有新的商業和投資交易。隨後,沙特方面還宣佈暫停往返加拿大多倫多的所有航班以及在加國的一切醫療項目。在加拿大的沙特留學生也沒逃過這場糾紛。

  切斷與加拿大的教育往來並不是件小事。2015年數據顯示,沙特已經成為加拿大第六大留學生來源國,其中沙特短期交換生每週在加拿大平均花費900美元,而長期留學生每年的平均花費能達到3.51萬美元。在渥太華大學教阿拉伯文學的教授迪卜估計,沙特學生每年對加拿大經濟的貢獻約為4億美元,而國際學生每年的貢獻約為150億美元。

  敲山震虎

  沙特不打無把握之仗。朱拜爾在週三的記者會上稱,在危機解決之前,沙特不會在加拿大進行新的投資,但他補充說,現有貿易和投資不會受到影響。加拿大政府的數據顯示,去年沙特和加拿大之間的貿易額為32.3億美元,其中沙特向加拿大出口額為21.4億美元,這也意味著,在貿易上沙特是存在一定優勢的。

  整體上看,沙特與加拿大之間的聯繫並不緊密。此前統計顯示,沙特只是加拿大的第20大進口國,加拿大從沙特進口的原油也僅占其每年進口總量的9%左右。但如果把放大鏡放在地區,那麼情況可能就不一樣了。據瞭解,沙特是加拿大在波斯灣的第二大出口市場,僅次於阿拉伯聯合酋長國。

  更為重要的是,隨著近年來沙特經濟的多元化,加拿大正在加碼這塊土地。加拿大政府的一份報告也顯示,在加拿大2016年對沙特的所有出口產品中,坦克、裝甲車、零部件和汽車占了大約45%,而原油和銅礦石占加拿大進口量的98%左右。

  在本就稀薄的交易中略勝一籌給了沙特強硬立場的底氣,畢竟犧牲一個加拿大對沙特的經濟並不會造成重要影響,而沙特真正的目的也有些醉翁之意。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副院長董漫遠對北京商報記者分析稱,沙特目前在中東地區、阿拉伯世界甚至是伊斯蘭世界的領袖地位均受到挑戰,沙特目前的目標就是要立信立威。如今沙特在能源經貿方面有一定底氣,拿加拿大開刀,為的是敲山震虎,一方面意在警告那些對沙特內政指手畫腳的西方國家會遭到同樣的待遇,另一方面也是對其他穆斯林世界國家的敲打,畢竟後者的經濟普遍較為困難,對沙特的依賴較大。

  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犧牲”加拿大的震懾效果不言而喻,但這或許並不是一個完美的計劃。德國媒體報導稱,多哈研究所專家蘇丹・巴拉卡特認為,“把一切突然中斷,最先讓沙特公民陷入困難,這讓沙特人必須更換學習的地方,或者在別的地方接受治療――這對這些人來說是很睏難的”。

  另一點則在於,“2030願景”的改革計劃擺在眼前,而今與加拿大的關係驟然降至冰點,沒有人能夠預料事情的走向,這也側面影響了沙特的改革進程。有媒體分析稱,如果沙特與加拿大的外交關係破裂,將非常不利於沙特徹底改革本國經濟,沙特吸引外國投資者的努力也恐將白費。

  沙特正在努力戒掉“油癮”。沙特目前為改革經濟推行的“2030願景”,主要內容就是通過減少政府補貼、增加稅收和發展工業、國防、旅遊、娛樂等行業增加國家收入,減少對石油的依賴。其中,吸引外資就是一個重要的方向。

  今年7月,知情人士透露稱,沙特正加大力度吸引外國投資,以推動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的經濟改革計劃,包括建立兩隻總規模超過180億美元的投資基金,以幫助沙特與外國公司組建合資企業。

  沙特在全力搶救自己對外資的吸引力。2017年,外國對沙特的直接投資已經從2016年的74億美元降至14億美元,成了14年來的最低點,而在2007-2008年金融危機前幾年,沙特每年吸引外資的數額平均達到182億美元。

  雖然沙特的投資情況出現了下滑,但董漫遠並不認為與加拿大的這場外交摩擦能在多大程度上影響沙特與其他國家的貿易往來。

  董漫遠認為,沙特現在是一個“香餑餑”,西方國家都在對它垂涎三尺,其他國家縱是對沙特的行事方法有一定忌憚,也不會放棄這個對自己國家經濟利益大有幫助的市場。今年1月,從不允許遊客入境的沙特開放了旅遊簽證,去年末沙特接連解禁女性駕駛汽車、解禁電影院,而這也成了沙特市場開放的一個標誌。(文章來源:北京商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